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陳曉旭剃度出家 目標是在世時覺悟人生

「我的人生目標是:在我壽終正寢之前,能夠把人生真正地想清楚,覺悟,並且在有生之年,把自己以前所犯的錯誤全都贖罪,然後做一些好事。」
陳曉旭的第一段姻緣開始於她在鞍山話劇團工作期間。一進入話劇團,陳曉旭那楚楚動人、弱不禁風的古典小美人模樣,就讓許多小夥子愛憐頓生。其中有一個高大魁梧男人走進了她的生活,他就是後來在《大宅門》中飾演白家二爺的畢彥君。

一天,畢彥君在《大眾電視》上看到中國電視劇製作中心、中央電視台籌拍電視連續劇《紅樓夢》,正在挑選飾演寶、黛、釵等角色演員的消息,便興沖沖地告訴了陳曉旭,但她一點都不想去。他急了,生怕她使小性子,失去這個難逢的機會,說:「你的外形、氣質、愛好都接近林黛玉,而你又喜歡《紅樓夢》,理解林黛玉,難道你就不敢去拼一次?」

陳曉旭外柔內剛,終於被他激出了不服輸的勁兒。她頭一甩:「當然敢!」由此走進了《紅樓夢》劇組。現在回憶起當時的情景,陳曉旭仍然充滿了感激之情:「是他發現了我潛在的素質,沒有他,我真不知道將來會怎樣。」這就是他們甜蜜的初戀。為了給這段感情一個完美的結局,離開鞍山之前陳曉旭與畢彥君確立了戀愛關係,並在《紅樓夢》拍攝結束後領取了結婚證。

「紅樓」熱後離了婚

《紅樓夢》熱播後,陳曉旭憑著「林黛玉」一角成了家喻戶曉的人物。但紅樓一夢醒來,她發現自己正迷茫在北京的街頭----《紅樓夢》的起點太高,讓她再也無法超越,她的演藝生涯似乎只是為了林黛玉。

「那是我生命中的蒼茫時刻。雖然我是眾人眼中的明星,但沒有導演敢請我演其他角色。陳曉旭的名字被林黛玉取代了。」

屋漏偏逢連陰雨,接著,迷惘無措的陳曉旭還遭遇了婚姻危機。

因為真正走入婚姻生活以後,陳曉旭才發現有很多東西是自己以前從來沒有發現的,曾經讓她仰視和依賴的戀人漸漸失去了光環。

為此,兩個漂泊在北京、都在為生存拼搏的年輕人摩擦越來越多,敏感脆弱的陳曉旭常常為一些在畢彥君眼裡毫不起眼的小事生氣,生氣後又喜歡悶在心裡,她認為只要畢彥君是真愛自己的,就應該能夠體察,同時又在發現畢彥君的種種缺點後無法包容,以至於畢彥君不堪其累,兩顆心漸行漸遠,最終只好心平氣和地為兩人的感情畫上了一個句號。

二任丈夫很陽光

此後,陳曉旭獨自漂泊北京,她走穴、閑逛、學英語,兩三年里搬了七八回家。1991年,後來成為陳曉旭第二任丈夫的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的學生郝彤即將畢業,為了完成畢業作品,他和同學找到陳曉旭,希望她在作品裡面扮演一個角色。

第一次見面時,陳曉旭覺得身高一米八三、帥氣陽光的管給人非常溫暖的感覺,但她仍然以一貫的冷淡高傲面孔示人,婉言謝絕了他們的邀請。郝彤並沒有就此罷休,他和同學三顧茅廬,最終以自己的真誠打動了陳曉旭,她同意出演。

在拍戲的過程中,陳曉旭除了認真工作很少主動跟人搭訕,使得郝彤他們覺得她是一個「冷血動物」,拍戲之外很疏遠她。其實細心的陳曉旭注意到這些學生拍攝經費非常緊張,每天都吃最便宜的盒飯,心裡頗為心疼,只是不喜歡錶達而已。

拍攝完畢,郝彤拿出千辛萬苦東拼西湊來的幾千元錢給陳曉旭作報酬。她覺得學生太不容易了,沒多要,就拿了1000元,剩下的全還給他們了。這一舉動立刻把郝彤打動了:「咦,這人還有熱心腸!」後來,郝彤就經常找理由與陳曉旭見面,隨著接觸的增多,兩個人越走越近。

開公司首掙3萬元

就在那一年,郝彤得知長城廣告公司要對外承包,因為他自己剛好從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畢業,身邊有幾個學美術的同學,就想拉著陳曉旭一起承包廣告公司。陳曉旭一片懵懂,猶豫不決,跟著郝彤去與長城公司談,結果人家一眼認準了她:「委託法人只能是一個,我們不了解別人,但是了解林黛玉。」陳曉旭就這樣簽字畫押了,儘管還不懂什麼叫代理什麼叫製作,更不清楚每年能不能交上10萬元的管理費。

公司初創,頂著「長城國際廣告公司製作總部經理」頭銜的陳曉旭,手下除了幾個大學生外,幾乎一無所有。沒有辦公地點,沒有資金,一切要從頭學起,從頭做起。她拿出了自己僅有的3萬元積蓄,磨破了嘴皮子,在京都假日酒店賒賬租了一間房子,每天優惠價100元……幸運的是,一個月後,正當酒店催交房租時,吉林一家藥廠聽說公司總經理是「林黛玉」,便給了他們一筆業務。20多萬元的代理費,按15%提成,公司掙了3萬元。這一場及時雨讓陳曉旭激動得直掉眼淚。

全家住一套大房子

1992年,陳曉旭把父母接到北京,跟父母、妹妹、妹夫和他們的小孩都住在一套大房子里。終於實現了家人團聚的心愿。

1995年,陳曉旭和五糧液的合作讓她的事業步入了快車道。「名門之秀,五糧春」這句話就是陳曉旭的原創。經過多年打拚,陳曉旭領導的北京世邦,已成為一家年營業額近兩億元的4A廣告公司。

但不久她就發現物慾的增長,並沒有給自己和家人帶來真正的快樂。她變得越發忙碌和煩躁,很少有時間和父母相處。直到有一天,她突然發現,父親母親不知何時開始衰老、虛弱了,好像隨時都有離開的可能。而與郝彤結婚後,也同樣面臨著兩個人性格的摩擦,這促使陳曉旭徹底明白:無論和誰結婚、無論之前有多相愛,只要來到一個屋檐下朝夕相處,就必須要雙方都更加寬容忍讓,真誠地去彼此調整和適應。

新加坡拜師受皈依

1999年,她偶然在朋友的車上聽到凈空法師講解的《無量壽經》的錄音帶,「突然我的心明亮了,那個世界彷彿印證了我從小到大對清凈仁愛世界的無限嚮往。我對經中所描述的一切沒有絲毫懷疑,就像有人將你心中多年描繪的藍圖突然呈現在你面前那樣驚喜、感激。」

兩個月後,她聽說凈空法師在新加坡講經,便立即辦理了簽證,飛了過去。「看著老法師慈祥光明的面容,我感到自己與佛法很早就相識了。我問老法師:『我可以做您的弟子嗎?在我心裡,您早已是我的師父了。』第二天,師父為我和妹妹傳授了皈依。我們從此踏上了學佛的道路。」

其後每天早上,法號「華嚴居士」的陳曉旭以誦讀《無量壽經》作為一天的開始,在入睡前讀誦《地藏經》,來檢討和懺悔自己當天的過錯,替一切正在造罪業和受苦的眾生懺悔,祈願他們能和自己一起斷惡修善。

「白天的工作很繁忙,我會在午休時靜坐30分鐘恢復體力,效果很好。失敗和成功就變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從中學到了什麼,智慧是不是增長了,靈魂是不是長高了,道德是不是提升了。學習在我的生活中佔著很大的部分。以後,我希望自己能做更多的有關智慧、道德、教育的公益事業。」

「我的人生目標是:在我壽終正寢之前,能夠把人生真正地想清楚,覺悟,並且在有生之年,把自己以前所犯的錯誤全都贖罪,然後做一些好事。」

淡淡祝福

陳曉旭應該是個很低調的人,即使在最紅的時候也從不張揚,所以,她沒有順著慣性紅下去,而是選擇了悄無聲息地退出娛樂圈,淡出人們的視線。但是,在採訪了陳曉旭公司的員工以及她的眾多朋友後,剛剛還震驚、抱憾不已的我竟然有些釋然,不是為情所困,也非逃避壓力,這個奇女子完全是出於一種對信仰的熱愛,對世俗名利的看破。一個人無論貧窮與富有,無論學識深淺,把一切想明白了也就不受任何東西的束縛了。金錢算什麼?地位算什麼?感情又算什麼?

陳曉旭自己曾說:「我希望生活儘快過去,像流水一樣,然後進入一種特別平靜的狀態,看書寫作,親近自然。」。其實這只不過是她所選擇的一種生活狀態而已,對對錯錯不用評說,我們只需送上淡淡的祝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重慶晨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