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讀書思考 > 正文

讀普列漢諾夫的《政治遺囑》札記

一周前,我從網上所讀到的普列漢諾夫的《政治遺囑》,還不是全文,只是謝冀亮先生的介紹和摘要。不久前,再版的溫輝先生的《列寧主義批判》,已經刊登全文,我還沒有見到。普列漢諾夫遺囑中的預言,已經被列寧、斯大林領導的「社會主義」所證實。當年,中國共產黨正是蘇共一手培植起來的,這幾十年,中共正是沿著列寧、斯大林的「社會主義道路」走下來的,它的結局必然也會是同蘇聯一樣,同途同歸。


我讀了普列漢諾夫遺囑的介紹和摘要後,感慨萬千,思緒如潮。因為這個遺囑太令人震驚了。我這篇文稿,僅僅是對這個介紹和摘要加以再摘要,再進行一點編輯工作,稍稍加一點我的注釋和幾句聯想,把千言萬語濃縮一番,略微加以吐露。「列寧的無產階級專政將迅速變為一黨專政,黨的專政將變為領袖專政,維持領袖權力的,起先是階級恐怖,後來是全面的全國恐怖。」
 
普列漢諾夫的《政治遺囑》,是一九一八年四月寫的。在蘇聯解體以後,到了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才得以發表。到了二○○七年一月,經《博訊》網站播發,我才看到,時間已經過去很久很久了。八十一年後俄國讀者才讀到此文,八十九年以後才傳到我們這些中國讀者手裡,這說明好人、好著作被埋沒了八十多年,還是終於大白天下。蘇聯七十年的專制統治終於垮台。普列漢諾夫真是一個具有遠見卓識的先知先覺者,他的那些驚世駭俗的偉大預言,終於得到鐵的事實證明。中國的社會主義帝國必將同盛極一時的蘇聯、東歐的社會主義陣營一樣,得到必然的終結。老底總要揭穿,無非是早一點晚一點而已。


普列漢諾夫的《政治遺囑》指出:「列寧的無產階級專政將迅速變為一黨專政,黨的專政將變為黨的領袖專政,維持領袖權力的,起先是階級恐怖,後來是全面的全國恐怖。」他又指出:「布爾什維克不能給人民以民主和自由,因為他們一實施民主自由,馬上會喪失政權。列寧很清楚這一點,既然如此,布爾什維克除了恐怖、欺騙、恐嚇和強制,就別無道路可走。」他還預言:「在城市和鄉村的工人階級沒有準備好社會主義革命的地方,任何專政都作不出任何事情來。」相反,「完成了革命可能產生一種政治的畸形現象,有如古代中國帝國或秘魯帝國,即是一個在共產主義基礎上的革新了的皇帝專制。」普列漢諾夫對武裝起義奪取政權,一直保持十分謹慎的態度,他不認為:「奪取政權就是革命的全部哲學」。遺囑批評列寧「死愛面子,絕對不能容忍批評」,「凡是不按列寧意見辦的一切都應該受到詛咒。有一次,高爾基說過,對於列寧來說,每一個在某個問題上與他不同意的人都是潛在的敵人,對這樣的敵人不值得起碼的交往文明。」列寧的政治信條是:「不同我們站在一起,就是反對我們。」「列寧是一個出色的輿論家,能言善辯的論戰者,他能使用一切手段把論敵弄得十分難堪,迫使他閉上嘴巴,甚至加以羞辱。」「列寧是二十世紀的羅伯斯比爾。如果說羅伯斯比爾砍掉了幾百個無辜者的腦袋,那麼列寧將砍掉幾百萬人的腦袋。」「列寧為了把一半俄國人趕進幸福的社會主義未來中去,能夠殺光另一半俄國人。……列寧同魔鬼的結盟是以魔鬼騎著他飛跑而告終,正如當年女巫騎著野馬飛跑一樣」。


我記得列寧說過:「專政的科學概念,無非是不受任何限制的、絕對不受任何法律或規章拘束而直接憑藉暴力的政權。」遺囑說:「布爾什維克有什麼新東西嗎?只有一個──不受限制的全面的階級恐怖」。「利用不受限制的恐怖和戰時法律來實際上消滅一切與他們持不同意見的人。」還說「布爾什維克這一恐怖的意識是以野蠻的、飢餓的無產階級」,「肆無忌憚干粗活的賤民為取向的」,「布爾什維克指望的恐怖是刺刀的力量」。
 
遺囑說:「社會主義是人道的公正的社會,因此依靠暴力和恐怖是建設不了社會主義的。正如在惡的基礎上創造善,包含著更大的惡的幼芽一樣,建立在欺騙和暴力之上的社會,將帶來惡、仇恨,因而也帶來自我毀滅的炸藥。」遺囑認為:「正如血腥的革命是不發達資本主義的伴生物那樣,布爾什維克主義思想過去和將來始終是無產階級不成熟、勞動者貧窮、文化落後、覺悟低下的伴生物。」「是以流氓無產階級為取向的特殊策略、特殊意識形態。」這不能不使我想起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全面專政」和十年內亂前後的「無情鬥爭」和「殘酷打擊」的令人毛骨悚然的
一系列暴行。列寧的根本錯誤,就是超越歷史發展規律,要使封建落後的俄國跳過資本主義民主革命階段,直接進入社會主義。這就從第一步就違背了馬克思理論。

遺囑認為,列寧的社會主義從一開始就走錯了路。俄國一九一七年的二月革命推翻封建專制的沙皇,建立了資產階級性質的克倫斯基臨時政府。僅僅過了八個月,列寧發動了「十月革命」,就把無產階級專政的社會主義,強加於俄國。普列漢諾夫認為,臨時政府在這八個月中已經給了人民一定的政治權利,如引進陪審團的審訊制度,允許言論出版和集會自由,答應全部赦免政治犯和宗教犯,給勞工組織以罷工的權利等等。搞垮臨時政府就等於取消了這些已經爭取到的自由權利。普列漢諾夫還認為,列寧的根本錯誤,就是超越歷史發展規律,要使封建落後的俄國跳過發展資本主義的民主革命階段,直接進入社會主義。遺囑說:「推翻專制和實行社會主義革命,在實質上原是不同的兩回事,如果把它們結合為一,進行革命鬥爭時指望著這兩件事將在我國歷史上同時發生,就會把前者和後者到來的時間都推遲。」
他還說:「如果一國的資本主義尚未達到阻礙本國生產力發展到那個高級階段,那麼,號召城鄉工人和貧苦農民推翻資本主義就是荒謬的。」遺囑引了恩格斯一句十分正確的話:「對一個階級來說,最大的具有歷史意義的災難,莫過由於不可克服的客觀條件而不能達到它的最終目的的時候就奪取政權。」


普列漢諾夫的遺囑還闡明,「過早地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將帶來嚴重的不良後果。如果過早的否定資本主義的上層建築的政治上層建築更像封建主義的上層建築,而不像資本主義的上層建築。而這引起的危險是,由於缺乏民主(上面已經指出,在列寧的社會主義社會裡不會有民主),群眾文化低下,覺悟不高,國家則是一台沒有個性、沒有靈魂的機器。我相信,列寧的社會主義國家將是這樣的封建主。」這是普列漢諾夫一九一八年四月的預言。果然,以後列寧、斯大林的社會主義,東歐國家的社會主義和中國毛澤東的社會主義國家,在這近百年的所謂社會主義,都一再說明普列漢諾夫預言的準確性。


這是普列漢諾夫在對二十世紀初俄國社會現實的分析論斷,以充分的事實和有力的論據,敘述了資本主義在俄國的發展狀況,他的科學的結論是:「俄國將經過資本主義的『學校』嗎?那麼我們可以毫不躊躇的用一個新的問題來回答:為什麼不在已經進了的學校里畢業呢?他還引用前輩赫爾芩的論斷:「俄國必須經過歐洲發展的一切階段。」遺囑認為,列寧「精通馬克思主義,但是遺憾的是,他以不可思議的執著朝著一個方向(篡改的方向)、一個目標(證明他的錯誤結論是正確的)來『發展』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使他不滿意的只有一點,那就是社會主義革命的客觀條件尚未成熟時應該等待。他是一個假辯證論者,他相信資本主義越來越嚴酷,始終朝著罪惡越來越深重的方向發展。這是一個大錯誤。」這些,不能不令我想起:幾十年來,毛澤東和他的幾代「領導核心」,一直偏執地沿著列寧的錯誤道路走下去,也是「始終朝著罪惡越來越深重的方向發展」,這不是鐵的事實嗎?


「知識分子是民族的榮譽、良心和頭腦,──知識分子將變成一個異常有影響的特殊階級。」「工人就其教育程度、文化程度、世界觀來說,已經提高到知識分子的水平。在這種情況下,無產階級專政將是荒謬的」。


普列漢諾夫的遺囑認為:「馬克思所理解的無產階級專政,現在,還是未來,永遠不能實現。」因為「隨著高效能的複雜的電動新機器的使用,以及隨之而來的其它科學成就的運用,社會的階級結構將變得對無產階級不利,而無產階級本身也將變成為另一個樣子。」而「知識分子是民族的榮譽、良心和頭腦,我毫不懷疑在不久的將來,知識分子將從資產階級的『奴僕』,變成一個異常有影響的特殊階級。」「知識分子人數的增長,將從根本上改變社會環境。」至於「工人就其教育程度、文化程度、世界觀來說,已經提高到知識分子的水平。在這種情況下,無產階級專政將是荒謬的。」這是普列漢諾夫八十多年前(一九一八)的預言,早在一八八八年,在《共產黨宣言》由德文版譯成英文版時,恩格斯在序言中已經把馬克思的「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口號,改為「全世界勞動者聯合起來」。


這也不能不使我想起幾十年來,中共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都是打壓殘害知識分子的。直到現在,還把大批先進的知識精英打成什麼「資產階級自由化分子」,這難道不值得更深一層來思考這個「堅持無產階級專政」的政黨,究竟造下了多少罪惡!他們那樣憎恨「自由主義」和狠批什麼「資產階級民主」。普列漢諾夫的遺囑在批評列寧時,也說過:「列寧狡猾地玩弄馬克思和恩格斯的語錄,往往對之作截然不同的解釋。列寧從關於個人和群眾在歷史上的作用的著作中,只掌握了一點:他作為『肩負』歷史『使命』的人物,可以為所欲為」。「許多為每一個文明人承認的全人類概念,列寧一概加以否定,或者從消極意義上加以注釋。例如對於任何一個有文化的人來說,自由主義是一個正面的觀點體系,而對於列寧來說,這無非是『自由主義的下流貨色』。對於任何一個有文化的人來說,資產階級民主,即使是打了折扣的,畢竟仍然是民主,而對於列寧來說,這是『庸俗行為』。可是不受任何限制的『無產階級民主』,雖然從原則上說,民主即人民權力,不可以是資產階級的,也不可以是無產階級的,因為資產階級也好,無產階級也好,單獨來談,只是人民的一部分了;而且遠非是大部分。」


普列漢諾夫和列寧兩人的根本分歧:普列漢諾夫認為應該先進行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列寧認為應該跳過這個階段,直接進行社會主義革命。這裡,需要簡單回顧一下,從俄國革命的歷史來看,列寧和普列漢諾夫的爭論,在俄國革命初期就開始了。當時俄共就公開出現兩派:一派叫布爾什維克(即多數派),一派叫孟什維克(少數派),列寧是布派理論家,普列漢諾夫是孟派的理論家。俄國在二月革命(資產階級民主主義革命)建立八個月後,就由列寧發動的十月革命所推翻。普列漢諾夫是第一個把馬克思主義介紹到俄國的。他翻譯了德文的《共產黨宣言》,在俄國創立了第一個馬克思主義的團體勞動解放社,並協同列寧創辦了《火星報》和《曙光》雜誌。他的思想是從一九○三年就開始孟什維克化。他堅決反對推翻資產階級民主主義革命的克倫斯基政府。因此在十月革命後,列寧成了英雄,普列漢諾夫被斥責為反對派。從一九○三年俄國正式成立社會民主工黨時,黨的領導集團中就出現嚴重的政見分歧。兩派爭論很激烈,反反覆覆,各有勝負。一九○五年布派領導武裝起義,終於失敗。一九○六年,孟什維克占多數。一九一二年布又占多數,這時布爾什維克把孟什維克「驅逐出黨」,成立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布)。早在一九一七年,孟什維克派聯合資產階級的社會革命党進行二月革命,推翻沙皇,建立了臨時政府。同年列寧發表《四月提綱》,反對二月革命。同年十月,布派發動武裝革命成功,推翻臨時政府,成立工農兵聯合蘇維埃政府,進行社會主義革命。據溫輝先生的《列寧主義批判》一書中說,在十月革命前兩個月,普列漢諾夫苦口婆心地提醒布爾什維克:「俄國現在正在經歷資本主義革命」,「工人階級奪取全部政權是根本不恰當的」,還勸說俄國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達成協議去完成「俄國面臨著發展生產力的偉大任務」,但是列寧完全不理這些勸說。


十月革命勝利後,普列漢諾夫認為,俄國無產階級還沒有成熟到掌握政權的程度,「把這樣的政權強加給它,就意味著把它推上最大的歷史災難的道路。」他主張以各階級聯合取代布爾什維克一個黨掌握的政權。他說:「政權應該依靠國內一切生氣勃勃的力量的聯合,即依靠所有那些不願意恢復舊秩序的階級和階層」,但是列寧堅持一己之見。以後普列漢諾夫流亡國外,仍然注意研究和總結這一段歷史經驗。到了一九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普列漢諾夫回到俄國,四月七日到二十一日,普列漢諾夫在病中口述這一《政治遺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才由俄國《獨立報》發表面世。


據我初步分析概括,布爾什維克和孟什維克的根本分歧,可以歸納為如下幾點:
 
    一、布派主張無產階級領導的社會主義革命,主張暴力革命;孟派主張資產階級領導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主張和平過度。

    二、布派主張共產
黨一黨專政,搞階級鬥爭,建立統一集中的專制制度,進行恐怖統治;孟派主張搞議會鬥爭,建立各黨派聯合的自由民主制度,保證基本民主。

    三、布派主張公有
制,計劃經濟;孟派主張各種所有制合作,主張市場經濟。

    四、布派主張平均
主義的等級供給制;孟派主張充分體現平等博愛的社會福利制。

五、孟派主張資產階級民主革
命是一個很長的階段,要幾十年、一百年、幾百年;布派主張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時間很短很短,實際上是跳過資本主義階段直接進入社會主義。
 
經過幾十年的列寧、斯大林的社會主義到毛澤東的社會主義,再看看這五條概括,就更加清楚地看出:沿著列寧的道路走下去,同馬克思、恩格斯所指出的社會主義,從一開始就偏離正確的方向,結果越走越遠,在錯誤的沼澤里越陷越深。根據九十年前普列漢諾夫的闡明,我們所堅持的什麼「馬克思主義」,不是太荒唐了嗎?


普列漢諾夫在《政治遺囑》的最後一部分,也很簡單明了地重申了馬克思、恩格斯關於社會主義的理想。遺囑說了這樣一段話:「馬克思和恩格斯理解的社會主義,即使在西方國家裡,也是一百年間的事,更不說俄國了。因此,在俄國目前(註:指十月革命後)的歷史階段里,應該增加生產力,擴大政治權利和自由,形成民主傳統,提高公民的文化程度,宣傳和實行個別社會主義因素,應該逐漸改變國家制度,同時從經濟上、政治上和宣傳上影響各階層的居民,目的是使俄國富裕起來,使俄國民主化和人道化。一個國家只要它的公民還貧困,就成不了偉大的國家!公民富裕,國家富裕!決定一個國家真正偉大的,不是它的國土遼闊,甚至不是它的歷史悠久,而是它的民主傳統、公民的生活水平。只要沒有民主,國家就難保不發生社會動蕩,甚至難保不土崩瓦解。」


深入思考列寧和普列漢諾夫的幾個根本分歧,就更加明確:毛澤東說的和所推行的社會主義,走的的確是列寧的路線。回想在延安時期,毛澤東雖然一再向世界宣稱:我們現在所進行的是資產階級革命,不是社會主義革命!而且他還批評過,跳過民主主義革命階段,把這兩個不同的階段合而為一的「畢其功於一役」的錯誤思想。但是,這幾十年的實際,他所進行的還是執著地朝著一個錯誤的方向堅持走下去。他急於消滅資本主義,把「走資本主義道路」視為罪大惡極。他的繼承人也是這樣,執著地反對什麼「資產階級自由化」。這樣,我們就可以更深刻地了解到他們所謂的「堅持馬克思主義」、「堅持社會主義」同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想,是多麼的南轅北轍、背道而馳了!


毛澤東的人品性格很多都像列寧,但有一點根本不同:列寧「不尚虛榮,不唯利是圖」,毛卻是一個謀權又貪財的人普列漢諾夫對列寧的人品性格有很深刻的了解。《遺囑》指出:「列寧是一個性格完整的典型,他看到自己的目標,以狂熱的執著一往無前地去追求它。他十分聰明,精力充沛,工作能力極強,不尚虛榮,不唯利是圖,但病態地愛面子,絕對不容忍批評。」又說,「列寧是一個典型的領袖,他的意志壓制著周圍的人,使他們自我保存的本能退化。他勇敢、堅決、從不喪失自制力,剛強、能算計、策略手段上很靈活。但同時他不講道德,殘酷無情,毫無原則,從本性上說是一個冒險主義者。但是應該承認,列寧不講道德和殘酷無情並非出於他本人毫無道德和殘酷無情,而是出於他對自己真理在握的信念。列寧不講道德和殘酷無情是通過使道德和人道服從於政治目標來擺脫個性的獨特辦法。」還說:「普遍認為,政治是骯髒的事情。遺憾的是,列寧現在的行為十分直觀的證明了這個說法。沒有道德的政治是犯罪。一個大權在握的人,或者一個享有巨大威望的政治家在其活動中,首先應該遵循全人類的道德原則。因為沒有原則的法律,不道德的號召和口號對國家及其人民來說,可能變為一場巨大的悲劇。列寧不懂得這一點,他也不想懂得這一點。」
 
我以為,經歷過毛澤東統治時期這代的同志,只要看看普列漢諾夫對列寧的批評,就可以明白的比較透徹,毛澤東的人品多麼像列寧!但是有一點,我要特別指出:毛澤東絕不像列寧那樣「不尚虛榮,不唯利是圖」。以前的,就不說了,只提一點:解放初期,毛澤東進入北京就住進皇帝的御花園--中南海,而且是一個好色之徒。在三年困難時期,毛在全國很多地方大修豪華行宮。在十年浩劫時期,批判領取稿費,停發稿費,可是毛澤東偏偏領取而且存入銀行的稿費就有好幾千萬(又一說上億)。僅僅這三點,就可以肯定毛不僅是一個貪謀權力的人,還是一個貪謀錢財的人。我以為毛在人品上這些污點,就在「文革」時期,也是影響很壞的。他死整走資派的政策時,紅衛兵普遍進行「抄家」,還「掃地出門」,掠奪了大批財物。江青、康生、陳伯達等等「中央首長」,也撈了一大把。那時,社會普遍貧窮,人民更是一貧如洗,造反派造出來的新官們無錢可貪,只有多吃多佔。以後,特別是實行「先富起來」的政策以後,很多高級幹部的子女、親屬都成為富翁,貪污腐化之風吹遍全國,以致成為當前國家的一大災難。這不僅僅是毛澤東所傳下來的一黨專政、集中統一體制的毒瘤,我看,也是受到毛澤東貪圖個人私利的帶頭作用。這也是毛澤東的又一個政治遺毒。他的什麼「主義」、什麼「思想」、什麼「制度」、「體制」,當然遺禍嚴重,而這種個人質量道德的遺毒也是不可輕視的。

至於毛澤東所創建的什麼「社會主義」,不只是那些權貴政治者謀取權力的制度,也是他們霸佔財富、謀取財富的制度。


僅僅突出這幾點,略微提一下,也就更加看出:至今仍然把這位「偉大領袖」的鬼魂奉若神明,是多麼愚昧的了!
 
二○○七年一月三十日完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讀書思考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