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陳曉旭42歲冥壽 「寶哥哥」深情回憶

昨天是「林妹妹」陳曉旭42歲的冥壽,距離她去世已經快半年時間,但網友和親朋並沒有忘記她。昨日,在網路上,「柳絮」們進行了大規模的紀念活動,「寶哥哥」歐陽奮強也在博客上撰文紀念她。

歐陽奮強遙祝「生日快樂」

昨日,歐陽奮強更新了自己的博客,他寫道:「今天是曉旭的生日。每年的今天,我都會給她打個電話或者發個信息祝她生日快樂!現在,雖然曉旭已經走了,但今天我還是要對曉旭說:祝你生日快樂!」

他表示,雖然陳曉旭的離去是一個痛,但回憶卻充滿了快樂,所以,在昨天的博文上,歐陽奮強還回憶了很多關於陳曉旭的往事。他說當年他剛進《紅樓夢》劇組的時候,是陳曉旭主動跟他開玩笑,鼓勵他,學他之前電視劇里的台詞,給他出惡作劇的主意,才讓他找到自信。而讓他們走得更近的是一個共同的愛好:寫作。歐陽奮強回憶說:「曉旭的詩寫得很有韻味。」

而在《紅樓夢》拍完之後,他和陳曉旭雖然各忙各的,但一有機會還是會互相聯繫。陳曉旭來到成都,歐陽奮強就開自己的小奧托去接她,帶她吃路邊小攤上的麻辣燙;而每次他去北京,「她都會帶我去好的地方吃飯,吃完飯要司機送我去辦事的地方。」


「林妹妹」陳曉旭昨天42歲冥壽。(資料圖片)

 


歐陽奮強還回憶了最後一次見到陳曉旭的情景:「最後見到曉旭是去年五月,不知道她是有種不好的預感還是知道了自己的身體狀況了,在吃飯的時候她說:認識這麼多年了,我們一次都沒有在一起聚過,今年想開個生日聚會,你是副台長,再忙也一定要來啊!」不過,後來陳曉旭生日的時候並沒有通知大家,而歐陽奮強準備送給她的生日禮物——一張歐陽奮強、陳曉旭、張莉、鄧婕在拍完「紅樓」之後的合影———現在還躺在歐陽奮強的家裡。他說他們四個人再也沒有在一起合過影。「等到來年,也就是今天,曉旭已經走了。」

昨日記者致電歐陽奮強,他說自己正在開會:「我想說的話已經都在博客里了。」至於那張珍貴的照片,歐陽奮強說他會一直替曉旭保留。

網友送花贈詩

在各大網站上,昨日更是充滿了對於陳曉旭的追憶之情。為了紀念陳曉旭,在她的冥壽這天,很多喜歡她的網友都自發地撰文懷念她,她扮演黛玉的很多經典劇照又重新塞滿了網路。

不僅如此,網友們還貼了很多有關花的圖片,送花給這位「葬花仙子」。此外,還有網友為她作詩紀念。一位自稱曾經在陳曉旭公司工作過的網友發表帖子,紀念他的「陳總」生日快樂。據這位網友的帖子透露,昨天上午9點,在八寶山還有一場小型的紀念會,但因為堵車的關係,這位網友沒能趕到現場。

【博客全文】:曉旭生日,我對你要說的話

今天是曉旭的生日。每年的今天,我都會給她打個電話或者發個信息祝她生日快樂!

現在,雖然曉旭已經走了,但今天我還是要對曉旭說:祝你生日快樂!

曉旭的離去這個痛一直在我心裡持續,雖然她走了,但只要一想起和曉旭在一起的那些時光,記憶里就充滿了無限的快樂!

算起來和曉旭認識有二十多年的時間了,是《紅樓夢》讓我們彼此相識。

我是「紅樓」第二期學員,當初見到已經定下的十二釵演員,對她們我是很陌生的――她們都是一期學員,所有的人已經組成了一個大家庭,而我是最後一個扮演主要角色的演員。當導演王扶林決定由我扮演賈寶玉進組的時候,心裡很彆扭,和他們在一起排戲、吃飯、甚至聊天我都很拘謹。

記得第一天進組吃飯,我是和幾個主要演員在一個桌子。那時,我不好意思說話也不好意思夾菜,更不好意思看其他人了。這個時候,剛好有一隻蒼蠅飛過來一直在我頭上轉。曉旭看見了,就和我開玩笑:歐陽,沒有想到你是招蒼(蠅)一員(議員)!――召倉議員是日本導演《追捕》中的一個反面角色!

曉旭這個玩笑立即引起了在桌所有人的哄堂大笑,我也笑了,拘謹感一下就消除了;這個玩笑也讓我知道了這個演林妹妹的人很有幽默感和善解人意,對她自然產生了好感。

曉旭不但善解人意喜歡開玩笑,還會鼓勵人。我以前在峨影演員劇團是板凳演員,在進入《紅樓夢》劇組之前給人留下的唯一一點印象就是電視劇《楊小亮》,在這部片子中我演主角楊小亮;在「紅樓」劇組那麼多主要演員里,我是比較沒有什麼自信的一個,曉旭看出我的心思後對我說:我看過你演的《楊小亮》!

我以為她是客氣,沒想到她竟說出了一句當時看過《楊小亮》該片的人都知道的一句「著名」台詞:我給小汽車加點油!(楊小亮是蹬三輪車說的這句話,意思是我累了,要休息一下!)。這說明她的確是看過我演的這部戲的,而且那句台詞曉旭學得挺像。她說這些我才知道自己演的還可以,心裡漸漸的就有了一點自信。

從此以後,我對曉旭就更加有了一種一見如故的好感,這種好感在我們的拍攝中不斷加強。隨著接觸的增多和彼此的了解,我還發現我們倆都有一個共同的愛好,那就是都喜歡寫點東西,都是典型的文學青年,我們之間的共同語言也越來越多。曉旭的詩寫得很有韻味。

在《紅樓夢》劇組惡作劇最多的是我,但主意都是曉旭出的。那是一段非常快樂的時光,充滿陽光、富有理想和激情。

拍完《紅樓夢》,我出版了一本《寶玉日記》,後來又策劃和曉旭、鄧婕還有王貴娥老師一起出版了一本《寶黛話紅樓》。

《紅樓夢》一拍就是三年,然後就是兩年時間的到處演出。演出結束後,我們各自回到自己的單位。

從深圳大學畢業,我調到四川電視台擔任導演工作。由於忙於工作,有一段時間我和曉旭沒有聯繫。一天,辦公室的電話響了,我拿起聽筒就聽見一個女聲:我找歐陽奮強。我愣了一下,說我就是。她說:你知道我是誰嗎?我當然知道了――是曉旭。她還開我玩笑:聽說你做了副台長了?我急得我直嚷嚷:不要亂說,冷靜、冷靜,我只是一個小導演罷了!她看我急了,才說只是好久沒有聯繫,想到成都看看有沒有合作的機會。

很快,曉旭到了成都。我那個時候開的是一輛小奧托車,就說:你是北京大城市來的人,不習慣吧?

曉旭說:你就是騎自行車我坐在後面都高興。

曉旭說得很樸實,讓我們之間已經有了一些的生疏感一下就消除了。她喜歡吃成都的小吃,不喜歡去那種豪華的大酒樓,而且喜歡吃路邊小攤上的麻辣燙――她吃素,就吃蔬菜。

看著她吃的很香的樣子,我覺得很委屈她。她又看出我的心思,說:很好吃,每頓飯吃這些都可以的。

她每次到成都是這樣樸素,不挑剔。我每次去北京都會和她聯繫,去她公司――她家太遠我不想去――每次她都會帶我去好的地方吃飯,吃完飯要司機送我去辦事的地方。

每次去北京,她都這樣,我心裡有些過意不去。

這時她就會開玩笑說:你不是說你是小地方來的嗎?你說北京是北京省,那你就是來省親的,客隨主便――你就聽我的好了!

最後見到曉旭是去年五月,不知道她是有種不好的預感還是知道了自己的身體狀況了,在吃飯的時候她說:認識這麼多年了,我們一次都沒有在一起聚過,今年想開個生日聚會,再忙也一定要來啊!

我專門準備了一個禮物給她,一張我、曉旭、張莉、鄧婕在拍完「紅樓」之後的合影,這張合影之後,我們四個人就再也沒有在一起合影過了。曉旭說她有些我們一起的照片不見了,我就知道她說的是這張合影。

可是到了她生日那天她也沒說聚會的事情,我想她是太忙了吧!準備寄給她,她說還是你到北京送給我吧!

沒有想到這竟是曉旭生前我們最後的一次見面,那個為她準備的生日禮物也一直放在家裡,還想著來年再送給她。

等到來年,也就是今天,曉旭已經走了,走了快有半年了吧。看著桌子上準備給她的生日禮物,我還是要在心底說:曉旭,生日快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