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奉孝:政治二奶

作者:

提起「二奶」這個詞,大概國人是再熟悉不過了。當官的包二奶,大款包二奶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了,人們聽這類故事已經聽的耳朵都磨出犟子來了,單從媒體揭露的事例已經是舉不勝舉,因此也就無需贅言了。現在竟然有女大學生在網上發貼,聲言自己願意被包二奶。作為教師的我不能不產生一種莫名的悲哀。我想這樣的女大學生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除了受當前社會的物慾橫流的影響外,畢業後就業難,工資低可能也是一個重要原因。但我想,作為一名大學生,應該是懂得一點法律的,主動去當二奶可是觸犯了婚姻法呀,我不知道她們想過沒有。哎!今天的社會怎麼變成這樣了呢。

不過更使我感到驚奇的是今天又出現了一個新名詞:政治二奶。名詞的發明者竟然把政協和民主黨派說成是政治二奶,我不由得有點生氣了,因為我曾經是政協委員,而且也是某個民主黨派的成員,我可從來沒有想當政治二奶的想法!不過冷靜下來想想,該名詞的發明者講的確也不無道理。就個體的二奶而言,大體可分兩類。一類是那些願給大款當二奶的女士,其目的不過是為了追求物質享受;那些甘願為當官的做二奶的女士除了經濟目的外,恐怕還有政治目的:把當官的伺候的舒服了,可以被提拔升職。就「政治二奶」而言,仔細想來可是淵源流長。歷史上各朝各代都有不少專門對當權者溜須拍馬的佞辰弄臣,只會為當權者歌功頌德的文人墨客,這些將其歸為政治二奶之列,大概是不錯的。

魯迅先生把為當權者做事的人分為幫凶、幫忙、幫閒三類。我想,政治二奶應該屬於幫閒之類。因為這些人一般不會直接幫助當權者去殺人,一般也不是當權者的助理秘書什麼的,因此只能將其歸為幫閒之類。近來陳行之先生又發明一個新名詞「文化利益集團」,其定義是:依附於國家權力之上、以壟斷性文化行為向社會攫取精神和物質財富的社會階層。既然是依附於國家權力,那麼將其歸為幫忙或幫閒之類我想是不錯的。例如在「百家講壇」上宣揚維護封建統治秩序的「儒學」,含淚勸說地震受難的學生家長不要遊行要求懲辦豆腐渣工程的官員和開發商,說什麼因為國家領導人已為死難者開了追悼會,因此「縱做鬼,也幸福」的等等先生女士,將其歸為幫忙、幫閒之類大概也不會錯。因為當權者不便說或不能說的話(做鬼也幸福)由他(她)們說出來了。由於這些人並非官場裡的人物,講其歸為「政治二奶」也許更準確些。

那麼名詞發明者為什麼將政協和民主黨派說成是政治二奶呢?就政協而言,其全稱叫政治協商會議。全國政協的情況我不清楚,但沒聽說過有哪一個省、市、縣的哪一屆政協會議對重大的政治問題提出過什麼協商議案。政協委員們討論的問題和提交的提案百分之百都是一些事物性問題,有關政治問題或重大政治事件的處理,政協委員大都自覺地迴避。每次政府官員換屆先進,政協委員們也只能充當拍手的角色(人大代表也只能充當舉手的角色),你說把地方政協說成是政治二奶豈不也名副其實?

就各「民主黨派」而言,八個「民主黨派」無一不把接受共產黨的領導寫進自己的黨綱,各「民主黨派」的領導人,特別是 「民主黨派」的地方領導人,無一不是共產黨員,換屆選舉時,候選人都由共產黨的統戰部指定,實行等額選舉,「民主黨派」要發展成員也必須得到統戰部的首肯,這恐怕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由於一切都老老實實地按統戰部的指示辦事,因此各「民主黨派」的大小頭頭都獲得了一個什麼政協副主席、常委、人大副主任、常委之類的官噹噹,從而得到政治經濟利益,你說不把它歸為「政治二奶」歸為什麼呢?「政治二奶」這一新名詞的發明者,我真服了你了。

責任編輯: 於飛   來源: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08/0730/97195.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