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南海動態:只恐小胡舴艋舟 載不動許多愁

作者:
2009/11/30/20091130183755719.jpg

這篇文章的標題是套用了李清照(號易安居士)《武陵春》一詞的最後兩句。原詞為:「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二 ○○二年九月中共十六大後,胡錦濤泛上了他在歷史長河中的中共那艘輕舟,欲一顯他治大國如烹小鮮的兩下子。他的輕舟相對風平浪靜地泛過了二○○七年的中共十七大,又泛過風高浪急的二○○九年的六四二十周年和中共建國六十周年大慶。如果他的輕舟能順利地泛過二○一○至二○一二年九月,即只剩下兩年零九個月的時間到中共十七大閉幕,他就可以把這輕舟付與下一代的「泛舟者」,自己則上岸回家抱孫子去了。

但問題是任何舟艇的載重量都是有限的。到二 ○○九年底時小胡的輕舟似乎已經裝載了不少的「愁」了。這些「愁」就是:企業改制;許多官員自殺;大閱兵後反而用四百萬美元贖回被索馬利亞海盜劫持的船和海員;中國在哥本哈根會議上形象不佳;房屋拆遷引起的唐福珍自焚事件;各地土地徵用引起的群眾抗議;洋秋菊上訪和河南省安陽市內鄉縣機關被抓空反映出中共中央對地方官員的貪污腐化和胡作非為無能為力;馮正虎回國問題如何應對;西班牙和阿根廷法院裁決批捕江澤民等等。舊「愁」未化而新「愁」源源而來,這艘舴艋舟承載的「愁」是在不斷增加而不是減少之中。那末無須等到二○一二年九月中共十八大召開,輕舟上的「愁」增加到超過的負荷量,就會發生可以想像的情況。

然而問題還不僅限於小胡輕舟的載重量,更重要的是這輕舟是泛於世界和中國歷史的長河之中。那麼這輕舟與歷史長河之間的關係如何呢?從宣判劉曉波十一年徒刑一事可以看出,小胡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要和歷史戰鬥的。小胡不是不知道連毛澤東都沒有鬥過歷史,他還能行嗎?但是他實在沒有選擇了。

小胡的輕舟還面臨著與舟下面的水的關係問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是一條公理。本來經濟發展、生活略有改善,可能使十三億人民中的大多數尤其是農民不問國事,知識分子中溫和的民主派對中共也會有諸如「和解」和「改革」之類的幻想。但是由於一審宣判劉曉波,無疑是中共在喚醒中國人民方面作出了民運人士花費九牛二虎之力也達不到的效果。用曾節明先生的話說:中共向全國人民下革命的反面動員令了。多年來人們已經有這麼一個共識,即當前中國的政治形勢與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前的政治形勢相似,不同的只是現在還沒有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孫中山先生。現在這個空白被填補上了。謝謝中共:你送給了十三億人民一個中國的曼德拉!

這麼一來,胡錦濤的這艘舴艋舟前面的航程(到二○一二年九月為止)將如何呢?不外乎三種可能:

第一種可能是在「紅藕香纏玉壇秋」的二○一二年九月,中共十八大順利結束了。胡錦濤「輕解龍袍,獨下舴艋舟」,回家抱孫子去也。但從今後形勢發展看,這種可能在遞減之中。

第二種可能是由於中共內鬥,某一派(不一定是江派)感覺胡錦濤實在是太無能了(據說曾慶紅就說胡錦濤愚蠢),乾脆來一個政變,把他踢下舴艋舟。胡錦濤仍然可以回家抱孫子,但不太風光而已。

第三種可能是小胡和中共一意孤行到底。於是「愁」不斷加載,「水」不斷地掀起巨浪,河面(國際)上還颳起了大風。於是「舴艋舟」變成小小的「鐵達尼」號沉沒了。中國歷史進入了一個新時代。

行文到最後,作者感覺對易安居士有點歉意:你怎麼能用這麼好的詞來描寫一個流氓的專制政權呢?這不是玷污了那美詞麼?作者可以辯解的一點是:清照女士擔心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她可以不去泛就是了。但胡錦濤在中共的這艘舴艋舟上,是願意也得泛,不願意也得泛的。他的命運是自己決定不了的。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動向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0/0118/155801.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