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上博期間人民群眾反專制鬥爭的策略

作者:

20世紀初著名的德國馬克思主義理論家考茨基說過︰知識分子只知道用論據進行鬥爭,而工人階級則知道應該是用力量進行鬥爭。可惜直到今天,全國的訪民和民運人士還在犯這個錯誤︰他們一直是在用論據進行鬥爭。最近遼寧千人下跪曾導致某市長被撤職,別處訪民也誤以為這是一條路,又紛紛下跪了。

可能有人會反駁本文作者說︰你說要用力量進行鬥爭。中共有錢有軍隊,這才是力量。而人民的力量在哪裡呢?人民的力量就在於13億人民本身。這個力量肯定是比中共的錢和軍隊更強大的。問題只是如何組織和使用這種力量。

當前的上博和2008年的奧運的相似點就是︰中共和人民之間正處於戰爭狀態。而不同點則是︰奧運只進行20天左右。而上博則將持續186天。這在某種程度上說已經是持久戰了(中共自已也宣布是二級警戒)。歷史上的持久戰往往是表面上弱而潛力大的一方獲勝。抗日戰爭不就是這樣的嗎?

上訪一開始就是錯誤的,而到北京尤其是上海去訴求則是錯上加錯。因為那是在和中共打消耗戰,你怎麼消耗得過中共呢?上博既然要延續186天,就有初期,中期和晚期之分。每一時期的國內形勢和氣氛都是不一樣的。在開幕式之後的初期(約兩個月)全世界和中共都挺關注,軍警也高度緊張。既然全國的鎮壓力量都集中在上海,你到上海去「呼籲」,不就是以卵投石嗎?因此在這段時期,應儘量勸阻訪民去上海,少作行動,集聚力量等待時機。

當前人民和中共專制政權之間的衝突是遍及全國的,但是中共則把它主要的鎮壓力量布置在上海(也有北京和其它大城市)。這樣就會出現薄弱點和薄弱面。中共雖然指令全國各地各級政權在上博期間加強「維穩」,但又不得不從各地調軍警到上海去加強警戒。這樣它就是在搞「撤東牆補西牆了。會不會出現」捉襟見肘「呢?那是很可能的。

到上博中期(例如7--8月),國內外人們對上博已經有一定概念,興趣減退,而鎮壓軍警則開始懈怠了。而因為上博迫使中共政權在全國加強「維穩鎮壓」,官民衝突更尖銳了。這時訪民和維權人士搞點小動作是可以的,但目的不在於取得中共政權的任何讓步(這是絕不可能的),而是讓「驚弓之鳥」們不斷驚慌,疲於奔命,消耗和削弱他們的鬥志。(可參考「三國演義」第72回描述劉備和曹操爭奪漢中時諸葛亮折騰曹軍的方法)。

當上博進入晚期時,全國人民對中共搞上博的性質和意圖更清楚了,厭惡感上升。上海的軍警們想快點鬆一口氣,而外地軍警則盼著早點結束好回家了。但這時全國的社會矛盾還在不斷升溫。還很難說有沒有什麼地方諸侯想趁機搞一點什麼事。於是乎在上博中晚期時,在中共統治的某一薄弱點或薄弱面上,就可能發生大規模的群眾暴力反抗事件,甚至引起連鎖反應,「辛亥革命」發生了。

中共政權絕不是傻子。它對這種可能性肯定是估計到的。我注意到中共從各地調軍警協助警戒上博時,並沒有從雲貴川桂等地調軍警。就是說它知道這些地區是它統治的薄弱面。但是知道並不等於它能防止某些事件的發生,因為歷史趨勢畢竟強於它的智慧的。

歸根結底,在上博期間人民群眾和民運人士們應如何作呢?全國各地(省,地區和縣)的反抗人群在上博前中期的主要任務是休養生息,以備那「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的到來。有時(尤其在上海)可以搞一點小動作,折騰折騰各地中共的鎮壓力量。但不要採取過激行動。即不要疲憊自已,只疲憊對方。要知道︰疲憊中共的鎮壓力量是有戰略意義的,因為這是一種演習。而在中晚期一旦某地爆發起義時,都起來牽制或制服本地的鎮壓力量,造成「遍地開花」之勢。中共辦上博得算盤可能付之東流,而料想不到的歷史巨變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2010年5月月3日於美國費城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新世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0/0506/165528.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