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京滬穗房租上漲 低收入打工者留守難

010年來,中共政府對樓市的進一步調控,使許多潛在購房者保持觀望,進而變為租房客;通貨膨脹的背景下也導致了社會上各種商品及服務的價格普漲,加上前兩年房價不斷上漲而房屋租金變動不大,種種因素推動了房屋租金的上漲。
北京近郊一個小區。(AFP)
 
2010年來,中共政府對樓市的進一步調控,使許多潛在購房者保持觀望,進而變為租房客;通貨膨脹的背景下也導致了社會上各種商品及服務的價格普漲,加上前兩年房價不斷上漲而房屋租金變動不大,種種因素推動了房屋租金的上漲。

做為眾多外來打工者聚集的地方,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房屋的租金持續上漲,年前以來,北京房屋租金已經上漲15%,上海也上漲了10%,廣州相比去年同期也上漲了20%。房租的持續上漲或將給眾多外地進城打工者帶來困境。

北京:年內房租或整體上漲20%

統計數據顯示,2月北京住房租金繼續攀升,相比去年同期上漲15%。但業內人士稱,由於北京清理地下室和隔斷間(在一間大房裡間隔多間小房),房租還將上漲20%左右。

北京一位對租房業務相當熟悉的業內人士穆溪告訴大紀元記者,北京西城區的房子比較貴了,一個10平的次卧大概1400元左右,一個14平的主卧大概1800 元左右,床位大概在700元左右,隔斷間大概在900元左右,正規的一室一廳一衛需要2700元左右,兩居已經漲到了3800元。

穆溪認為,漲價不單獨是年初到北京人數增多和通貨膨脹的原因,還有政府清理房屋租賃市場的因素。

穆溪說,北京房山區目前正在清理地下室和隔斷間,那邊的房租大概漲了20%,朝陽區年前就開始清理地下室了,昌平區通天苑附近也在拆除隔斷間,當地一位知情人士稱,私建隔斷間出租被抓到要罰3萬元。而隔斷間拆除後,地面上的住宅就只有按照原來的建築結構出租了,「所以房租才這麼貴。」

而地下室和隔斷間租金便宜,過去一直是低收入打工者們租住的地方。據有關部門統計,截止2009年底,北京常住人口達1972萬,早已突破國務院批複的確定到2020年北京市常住人口總量控制在1800萬人的目標。近幾年交通的涌堵也讓市政府想方設法減少常住人口。

「這可能是市政府減少常住人口的一個辦法。」穆溪分析,北京一般的收入者房租得過千元,吃飯花費近千元,日常支出300-500元,這樣合計就2500元,打工者每個月就很難有節餘的資金了。「當你感覺在北京沒有客觀剩餘收入的時候,就不得不離開北京到其他城市了。」

「北京多個區房價都漲了」,穆溪說,估計北京房租今年整體會上漲20%,他擔心近半低收入打工者會在2011年底搬出北京。

上海:小居室房租近幾個月上漲10%

居住在上海閔行區的打工者龍惠蘭同時也是一位地產中介行的員工,對當地的地產行情相當熟悉。

龍惠蘭說,「近幾個月來,月租3000元以下的小居室就漲了10%,但大戶型的比如15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租金就沒怎麼漲,年前月租2500元左右的戶型已經漲到2800元左右。」龍惠蘭所在的地方因離上海漕河徑開發區不遠,放租的房子供不應求,新放租的不斷提價。

龍惠蘭做為一個底層的打工者,收入並不高,底薪每月才1200元,其餘的要靠自己業績去提成。

龍惠蘭表示,自己和一些夥伴們住的是最便宜的房子,群租房,等同於北京所說的隔斷房,一間大房子里隔成許多小間,10平方左右,月租700元。由於群租房的屋主整體上一套房收的租金較高,目前還沒有提升租金。

龍惠蘭說,如果房租上漲,她會去找更便宜的。如果上漲10%,雖然只有70元,對生活影響不大,但對心理感到難接受。

她並不認為上海會像北京那樣清理群租房(隔斷房),如果那樣,租一個小單元就得1000元以上,她們這些低層的打工者難以承受,只有「不幹了」,而像她這樣低層的打工者在上海並不在少數,她估計要佔打工者群體的30%-40%。

「上海的發展還得靠我們呢!」龍惠蘭樂觀地說。

廣州:房屋租金同比去年上漲了21.9%,近期稍為平穩

據統計數據顯示,2月份廣州房屋租金同比去年上漲了21.9%,但環比僅上漲1%。

天河區的一位地產中介楊昌告訴大紀元記者,去年3月份到7月份,當地房租大概上漲10%,年底時房租也有上漲,但幅度不大。過年後到現在,由於空房放出用來出租的比較多,房租市場比較平穩,租金並沒有怎麼上漲。

廣州滿堂紅白雲區一位中介經理阿毅表示,在白雲區,一些城中村的租金並不高,僅有幾百元,從而也使附近小區的房租難以上漲。而東山區一位物業管理人士也表示,周圍的租房價格最近沒有上漲。

白領楊昌自己在廣州天河區天河北租住在一間約35平方米的房間里,房租每月1000元。他說,「房租再上漲10%還可接受」,如果超過10%則讓他心理上難以承愛,生活上也會超出他的預算。

在天河燕塘一個城中村住的打工者凌平,帶著女兒租住在一間10平方的房子里,每個月房租水電要花去近700元,佔去了他的收入的三分之一。他家對面的一間屋還沒有租出去。因為合約沒到期,去年簽的房租還沒有漲價,但他感覺到了周圍關於房租上漲的議論,這令他感到壓力。

凌平表示,如果房租上漲10%-20%,他就得縮減開支,因為女兒正上學和長身體,吃的方面不能縮減,只能在穿的方面縮減,不會再買什麼新衣服,而且也沒有什麼余錢帶女兒外出看電影或參觀一些付費的場館如博物館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