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盼望蘇日瓜分中國

——21盼望蘇日瓜分中國

1939~1940年45~46歲

一九三九年八月二十三日,蘇聯跟納粹德國簽訂互不侵犯條約,瓜分了波蘭。對斯大林與希特勒(AdolfHitler)的勾搭切齒痛恨的中國人中有中共的創始人陳獨秀。陳因觀點獨立被中共開除,在國民黨監獄裡坐過幾年牢。在一個「無月的黑夜」,他悲憤之餘,寫下一首長詩,用古傳說中的大疫厲鬼比喻斯大林,譴責斯大林「是非旦暮變,黑白任其情。雲雨翻覆手,信義鴻毛輕。」

蘇德條約的簽訂打開了通向蘇日條約的大門。蔣介石擔心中國可能成為另一個波蘭,就此警告蘇聯。毛澤東卻非常高興。毛在整個抗日戰爭中的戰略基點就是希望蘇聯捲入,現在柳暗花明,終於有了實現的可能。

這年九月底,斯諾問毛對蘇日條約可能簽訂的反應,毛答道:「可以簽訂」,如果不妨礙「世界解放運動的利益」,「半殖民地,殖民地的民族革命的利益」。這些利益在中國除了指中共的利益,還有什麼呢?當斯諾問:蘇聯對中共的幫助是否會採取佔領半個波蘭那樣的形式?毛積極肯定地答覆:「按照列寧主義,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波蘭模式是毛的期待。*斯大林要是跟日本瓜分中國,毛本人自然會當上半壁江山的統治者。

(*毛關於波蘭模式跟蘇日條約的這段談話引起了莫斯科的不滿。季米特洛夫給毛打電報說:「這個訪問記的破壞性實質必須揭穿。我們緊急要求毛澤東和其他中國同志不要對外國記者發表像對斯諾那樣的談話,因為這噎被用來為搞破壞服務。」毛也明白他說漏嘴了,從此不再接近斯諾,直到中蘇公開分歧的一九六0 年要再利用斯諾時,才讓他重訪中國。)

第二年,毛為蘇聯通過蘇芬條約奪取芬蘭一大塊領土而興奮。他在給中共高層的秘密指示中說:蘇芬條約「保證了世界革命和中國革命的勝利」。在法國被劃分為德國佔領區跟維琪政府時,毛又看到了把一個國家一分為二的可能。在十一月一日給高級軍事領導人的指示里,他用隱晦的語言說:「蘇聯出面調整中日關係的可能性仍是有的,中國要爭得比較法國優勝的地位,只有蘇聯出面調整與我們堅持努力才有可能。」毛設想的一個前景是:日本扶持國民黨傀儡政府,蘇聯出兵,幫助中共,「國共劃界而治」,以長江為界,「隔江而治」搞「南北朝」。

按波蘭模式跟日本瓜分中國,正是斯大林此時的中國政策。蘇德條約簽訂後,蘇聯開始了跟日本的談判,中國問題是中心。談判中,中共實力越強,佔地越多,斯大林討價還價的空間就越大。毛澤東看準了他的擴展對斯大林的好處,一九三九到一九四0年之交,他給莫斯科的報告在調子上有了明顯的轉變,開始直言不諱地談論跟蔣介石軍隊的內戰。蘇德條約簽訂前,毛總是把火併說成是國民黨要殲滅中共,中共都是自衛。而現在,他火藥味兒十足,一九四0年二月二十二日報告說,在內戰中,「勝利一般都是我們的」,「在河北我們殲滅了六千人,山西一萬人。」

斯大林沒有制止他,相反地,他用實際行動表示了對毛的默許。三天後他批准了給中共每月三十萬美金的資助。周恩來離開莫斯科回國時,帶給毛一座新電台專為跟莫斯科聯繫。毛的助手師哲回憶道:「我們同莫斯科建立了非常可靠的空中聯絡,但只有毛主席一人有權使用」,「往來的電訊,不但都由毛主席親自處理,而且全存在他那裡,向誰傳達或傳閱,也由他決定。」

有了蘇日條約簽訂的前景,毛開始了同日本情報機關的合作,目的是打擊蔣介石,保存、發展中共。負責這項工作的是潘漢年,他聯繫的對象有日本駐上海的副總領事、高級情報官員岩井英一。岩井給了潘漢年一張日本駐上海總領事館簽發的特別證件,上面明確寫著:凡日本軍、憲、警如對持證件人有所查詢,請先與日本總領事館聯繫。延安派去的情報幹部一度還在岩井公館裡架設了電台,以便直接同延安聯繫,後因「困難太大」而沒有使用。

潘漢年給岩井提供蔣介石的抗戰能力、他與中共的矛盾衝突,以及他與列強的關係等情報,還有英美情報人員在香港、重慶的活動訊息。日本方面對這些情報評價很高,其中一份曾讓日本駐華大使「高興得發狂」。日本侵佔香港時,岩井派專人把中共在那裡的情報人員安全撤走。潘漢年對岩井說:這些人將「一部分去內地,繼續幫助我搜集那邊的情報,一部分轉到上海來幫助我們搞和平運動。」所謂「和平運動」是日本脅迫中國投降的非武力運動。有個著名的「興亞建國運動委員會」,由潘漢年參與組織,裡面主要成員都是中共派去的。

日本人的手被用來更直接地打擊國民黨。一位當時的中共情報人員回憶說:「「用敵人的手,來打擊敵人,瓦解敵人,這是最機動最巧妙的革命策略。」康生同志過去曾屢次對我們這麼說。然而,只有這次在杭州,我才看到如此生動的例子:在敵人的偽組織機構中,大量的充斥著我們的同志劍,「據我直接知道的,上海兩次破獲三民主義青年團的組織和一次在江南日本人對忠義救國軍的圍剿,都是我們的黨在日本人的合作之下的傑作。」*

(*據現有資料,中共沒跟日本人在戰場上具體合作。只有一份蘇軍情報局駐延安組長對莫斯科的報告說:一九四三年夏天一次中共軍隊在山東「與日軍配合」進攻國民黨軍隊。)

除了打擊蔣介石以外,潘漢年的另一項任務是使日本人放過中共。經岩井介紹,他會見了日本在華最高情報首腦影佐禎昭,向他建議在華北停火。這一建議終因日方沒有反應而無結果。但在華中,潘漢年與日本方面(通過日本華中派遺軍謀略科長都甲大佐)達成默契:新四軍保證鐵路交通線的暢通安全,日本人對新四軍在鄉間發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數年來,日本火車通行無阻,新四軍也成長壯大。日本人為什麼要容忍中共?我們問日本天皇的弟弟三笠宮崇仁,他曾是日本侵華軍隊的軍官。他答道:日本認為中共不具備戰略重要性,只能搗亂。日本始終把蔣介石作為主要敵人。

一九四0年春,華北的大片土地都掌握在中共手裡。三月份在斯大林的默許下,八路軍集中三四萬兵力,全殲六千國民黨部隊,在華北佔據了絕對優勢。這時,朱德、彭德懷感到他們也應該打打日本了,不然說不過去,四月一日,他們準備大規模破壞日本運輸線。毛對這個要求拒不批准,反而令他們把部隊調到華中去搶地盤。朱彭的破路計劃只好作罷。

朱德心裡是不願意繼續打內戰的。這時,蔣介石因為想解決華北內戰問題,邀請他去重慶談判。途中毛堅持要他回一趟延安,理由是開「七大」。到了延安,不但沒有「七大」的影子,重慶也不讓他去,這位八路軍的總司令連部隊也回不去了,只能待在延安。毛把朱的名字簽在自己的指示上,作橡皮圖章。

毛另派周恩來去重慶。從現在起毛規定中共任何人跟蔣介石聯繫都要通過延安轉周。就這樣,莫斯科和重慶這兩個關鍵通路都徹底攥在毛的手中。

一九四0年五月,抗日戰爭到了緊急關頭。日本對戰時首都重慶加強了轟炸,山城成為世界上被炸得最厲害的城市。在六個月的時間裡,重慶承受的炸彈噸位是整個太平洋戰爭中日本全國承受的炸彈的三分之一。一場空襲下來,成千上萬的平民死去。日軍同時沿長江逼近重慶。日本要法國關閉滇越鐵路,要英國關閉滇緬鐵路,以封鎖中國對外交通,斷絕軍用物資的接濟。除蘇聯外,這是僅有的兩條通向外國的陸運要道。六月二十日跟七月十八日,英法兩國先後照辦(儘管英國的閉路只持續了三個月)。在重慶,悲觀失望、要求跟日本媾和的空氣比這個著名霧都的霧還要濃。蔣介石和中國都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

對毛來說,這簡直是天賜良機。他後來對斯諾透露他「希望他們[指日本人]一直打到重慶去」。他企望的是,那樣蘇聯將不得不出兵干預。

然而,朱德走後統領八路軍的彭德懷不這麼想。彭想幫重慶一把,幫蔣介石減輕些壓力。彭在華北發動了一場大規模破路戰役,給它取了個響亮的名字:百團大戰。七月二十二日,他命令八路軍準備於八月十日起事,並把計劃兩次電報給毛。毛沒有回答,毛慣用的手法是「默否」。彭第三次電毛仍無迴音,就不再等,下令在八月二十日動手。

彭知道毛會對這場戰役深惡痛絕,因為它「幫了蔣介石」,損害中共的利益,日本一定會加強對八路軍根據地的掃蕩。彭預先就考慮到這一點,但他把民族利益置於一黨利益之上。

百團大戰進行了一個月,它主要不是打日本軍隊,而是破壞交通要道、戰略經濟設施。日本「華北方面軍作戰記錄」稱:「此次襲擊,完全出乎我軍意料之外,損失甚大」。供應東北鞍山鋼鐵廠的井陘煤礦遭到嚴重破壞,「至少半年以上不能出煤」。日本不得不把進攻蔣介石的一個師調回來,暫停奪取通向華南的兩條鐵路。

百團大戰的主要影響是提高中國的士氣,特別是在被日機炸得苦不堪言的國民黨地區。報紙紛紛讚揚八路軍主動出擊,《大公報》說這是對日本人謠言攻勢的 「致命的打擊」,「敵人不是常在造謠說我們分裂互訌嗎?把這鐵的事實給你們看。」周恩來從重慶給毛打電報說:「華北百團大戰影響極大,蔣也說最好。」「我們在此到處鼓吹,連日報紙登大字新聞。」百團大戰為毛爭光不小。

但毛憤怒已極。一方面是因為八路軍遭受了沉重打擊--據朱德說傷亡九萬。日本人說他們「由痛苦的經驗中取得了寶貴的教訓,改變了對共產黨的認識,從而採取各項治安施策,使華北的治安肅正效果得到空前提高」。根據地被壓縮成一半,人口由四千四百萬降到兩千五百萬。但這還不是毛最生氣的原因,彭德懷不久便重建根據地,在兩年多的時間裡,八路軍軍力超過百團大戰前,達四十萬人。

使毛最生氣的是百團大戰減少了蔣介石被打垮的可能性,也就減少了蘇聯出兵干預的可能。彭德懷打亂他的戰略部署。這一場八年抗戰中中共軍隊打的唯一的大仗,成了彭在以後的歲月里挨整的罪名。

日本人的大舉進攻沒有能使蔣介石投降、垮台,毛還得想別的辦法把蘇聯人拉進來。蔣此時為了停止國共火併,計劃把兩黨的軍隊分開,讓他們駐在不同區域。這時八路軍在華北噎佔領了所有能占的地方,跟國民黨已沒什麼仗好打,內戰的焦點移到了長江流域的華中,新四軍活動之地。蔣介石要新四軍撤出長江流域,北上到八路軍的地盤去,他允許中共在那裡基本保留所佔的土地。一九四0年七月十六日,蔣正式發布這一計劃,用詞是「中央提示案」,要新四軍一個月內到位。

毛一口回絕了蔣介石。他不想放棄富庶重要的長江流域,更想要蔣介石用武力強行趕走新四軍。這樣一來,全面內戰就可能爆發。蘇聯大使潘友新當時寫道:「毛的打算是,如果內戰打起來,俄國人會援助中共。」毛就是想把事態朝這個方向推。

那年夏天毛給莫斯科發了許多電報,不斷要求莫斯科幫助他「重創」國民黨。新四軍不但沒有北移,反而於十月初在黃橋殲滅了一萬一千國民黨部隊,擊斃兩名將領。蔣介石一聲不吭,就像對其他同類事件一樣。蔣伯事情暴露出來鬧大了,引起全面內戰。他只在十月十九日再次重申,新四軍必須在一個月內北移到規定地區。

毛充耳不聞。他想激怒蔣介石,促蔣採用武力,展開全面內戰。他對周恩來說,這時蘇聯就會「出來調整」。蔣介石怕的也就是這個,怕蘇聯進來同日本瓜分中國。「一個月」期限到了,蔣仍然沒有採取行動。毛清楚蔣的弱點,十一月三日給周恩來的電報說:「蔣介石最怕的是內亂,是蘇聯,故我們可以這點欺負他」。

十一月七日,「十月革命」節,毛向莫斯科空前強烈地懇求批准他大打內戰。電報由毛本人署名,收電人不僅是通常的季米特洛夫,而且加上毛在共產國際內的主要支持者曼努伊爾斯基,特地註明抄送斯大林和國防部長鐵木辛哥(SemyonTimoshenko)。毛報告說他的計劃是,出十五萬精兵抄到他[蔣介石]後方,打幾個大勝仗」,把這一行動稱為「預防性的先發制人」。

毛這樣不加掩飾地要求主動挑起全面內戰,源於形勢的最新發展。蘇聯正加緊了同日本的談判。毛的主張等於是同日本合作,對蔣介石兩面夾攻。這樣一來,蔣很可能垮台,按波蘭模式瓜分中國就成了現實。

這時蘇聯外交部長莫洛托夫(VyacheslavMolotov)正要起程去柏林,目的是請希特勒幫助莫斯科介入中日戰爭。莫洛托夫的議程寫道: 「討論在中國(蔣介石的中國)實現光榮和平的必要。為了實現這一和平,蘇聯準備同德國、義大利一道做調解人(滿洲國歸日本)」。莫洛托夫對希特勒說:「我們必須在中日兩國之間給目前這種局勢找條出路。在這個問題上,蘇聯和德國可以起重要作用。」但希特勒對這件事不感興趣。

日本無意與蘇聯分享中國。這年十月二日起草的日方文件顯示,日本只同意「外蒙古和新疆為俄國的勢力範圍」。這說了等於沒說。日本考慮「承認、接受西北三省(陝甘寧)繼續作中共根據地」,但有個條件,蘇聯必須「約束中共的抗日行為」。只給陝甘寧對斯大林當然遠遠不夠,中共已擁有的地盤早就大得多。

莫斯科無法同日本達成協議。這意味著日本仍然可能掉過頭來進攻蘇聯,斯大林的當務之急仍然是國共合作拖住日本,毛澤東也就不能打全面內戰。剛派往蔣介石處的軍事顧問崔可夫問斯大林為什麼派他去「幫蔣介石,而不是幫中國紅軍」。斯大林答道:「你的任務是把日本侵略者的手牢牢地拴在中國。」

十一月二十五日,克里姆林宮命令毛:「目前暫時不要動,爭取時間,在華中地區軍隊北移問題上,與蔣介石盡量周旋,討價還價……絕對關鍵的是你不要首先挑起軍事行動」。同時,莫斯科同意毛一旦被蔣攻擊時實行自衛反擊:「如果蔣介石進攻你,你必須全力反擊。在這種情況下,分裂、內戰的責任就都落在蔣介石頭上。」

這份命令帶給毛的既是失望,也有希望:蔣介石放第一槍,他就可以動手。問題是蔣介石堅決不肯開火。新四軍北移的期限來了又去,蔣介石沒有動武。毛得出結論:蔣「大舉進軍是不可能的」。毛澤東決心製造一種局勢,使蔣介石的手不得不扣動扳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