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三家在美上市中國公司宣布退市

中概股私有化退市其實應該說已經不再是新聞了,而是呈現出了一種快速加速的這種跡象。

據經濟之聲《交易實況》報道,美國當地時間10月15日,三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同時宣布了退市,其中勝達包裝宣布收到董事長每股1.40美元的私有化要約;綠潤集團宣布收到董事長每股1.6美元的私有化要約;永業國際收到董事長每股6.6美元的私有化要約。

中概股私有化退市其實應該說已經不再是新聞了,而是呈現出了一種快速加速的這種跡象,從2011年到2012年10月10日共有45家中資概念股從美國股市退市,我們知道前期曾經看到過很多的這種中國公司紛紛赴美上市,而今天又再次看到了大量的公司紛紛在美國股市中退市,問題來了,為什麼這些民營公司紛紛會退市呢,到底是這些公司本身估值被低估了呢,還是本身出現一些什麼問題了呢?或者說美國市場的這種種種的合規的成本太高,政策是我們公司目前國內這些公司難以企及難以控制的呢?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教授作出解析。

從2011到2012年10月10日一共有45家中資概念股已經從美國股市退市

您怎麼來看,這種退市它原因何在?

董登新:中資概念股應該說在前幾年這個批量的蜂擁而上,到美國去掛牌,這個很大程度上應該說有美國投行的這個功勞,美國投行的忽悠。

各種新聞說各個中國的董事長站在納斯達克,站在紐約市場那兒敲鐘。但是如今退市的時候不需要敲鐘,但是退市似乎越來越多了,我們看到目前宣布私有化退市公司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價值被嚴重低估了,其中不乏一些好公司。甚至有很多的公司目前來說應該有很大的風險回報的空間,我們看到相關的一些機構統計。目前今年有多達14支尋求私有化退市的中概股的股價都低於它的發行價,而且使得公司的股東是嚴重的受到了一些利益的損失,比如說我們看到剛剛宣布這個私有化退市的三家公司的估值其實都不高,包括勝達包裝市盈率只有2倍,綠潤集團的市盈率只有4.3倍,永業集團市盈率只有3.4倍,遠遠低於美國市場平均11-15倍的這種市盈率的水平,同時如果這些公司到我們的A股上市的話,那麼相應的市盈率相信也不值這個目前的這種情況,那麼為什麼,為什麼會出現這樣一種局面呢?

董登新:一窩蜂的上市,一窩蜂的退市,這應該說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一個就是在上市這方面一窩蜂,有美國投行的忽悠,也有國內一些中介不正確的引導,所以使得我們中資概念股它認為在每個上市非常簡單,但是沒想到進去容易,但是進去之後的監管非常嚴格。

它的信息披露成本相對較高,而且更多的中資概念股上市應該說沒有這樣足夠的心理準備,我們大部分的這個在美國的這個上市公司都是通過在場外市場買殼反向收購之後進入納斯達克的,我們看一看在美國的股市裡面,境外的就是非美國公司大約有600多家,但是其中絕大部分境外的這個企業都是通過IPO到美國上市,而且在紐約證交所掛牌比較多,中國情況剛好相反,我們中國企業大多數都到美國納斯達克掛牌,在紐約證交所掛牌數量非常少,比方我們在紐約證交所掛牌僅僅有20家,絕大部分幾百家基本上都是在納斯達克或者場外,所以這個掛牌檔次不高,當然反映我們這個掛牌主要是小企業,中小民營企業多一些。

納斯達克大家一聽好像多麼的牛,實際上它不過也就是相對於中國來說可能就是一個創業板,到場外市場無非也就是目前可能大家看到政策方面反覆正在推的三板,這種情況也導致上市的這種層次不是很高。

董登新:還有一個很主要的問題就是在信息的披露成本,信息披露成本在美國應該是相對較高的,我們的企業的話在這方面信息的透明度還不是太到位,這可能是做空機構藉此做空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說到做空機構很多人都說這個公司到美國一窩蜂上市,然後又一窩蜂的退市,總的一個原因就是對於美國市場整體的一個水土不服,剛才董登新教授也談到了,信息披露方面的一個成本,同時我們知道美國方面像香櫞、渾水等等一系列的做空機構對於中資概念股的這種傷害也是很深的,俗話說蒼蠅不盯無縫的蛋,你們你有縫人家就會咬住你,這個可能在我們的A股市場是難以見到的。

董登新:是的,惡意做空使中資概念股可以說是成為不幸的受傷者,但是從做空當中我們也可以看到,你剛才講到的,正是因為存在某些方面的問題,雖然不嚴重,但是做空機構會放大它,做空機構放大它從中牟取暴利,所以這使得中國很多在美國上市公司遭到錯殺,就像你剛才講的能夠組成私有化退市的那都是真正被冤枉被錯殺的或者估值被嚴重低估的,它寧願私有化退市,中概股只有等待死亡,走向場外,重新回到場外,好不容易上市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掛牌之後又重新回到場外,股價等到只有2美分或者是5、6美分,這個是一種沒有經營的掛牌。

香港那邊我們經常知道仙股,其實他們已經論為納斯達克的仙股了。現在這樣的公司已經越來越多,其實也應該引起大家的重視,怎麼來解決這樣的一個問題呢?

董登新:不能夠一窩蜂的上,要把上市看作是一種理性的選擇,在美國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企業是否上市需要仔細慎重的掂量,而我們企業一聽到說要上市就一定是好事情,所以不達目的不罷休這樣一種上市動機,恐怕對我們企業是一個教訓,到這個海外上市是一個很重要的警示。

其實在納斯達克上市有很多家公司其實都是非常強大的一些好的公司,比如像我們看到東方紙業、奇虎360、新東方等等一系列的這些公司他們都曾經受到了做空的傷害,同時也不是非常的適應美國的這種情況,但是畢竟這些公司都是先行者,先行者董老師給我們說一說他們帶給我們所有未來要上納斯達克要在美國要在海外市場拓展融資的這些企業什麼樣的一些經驗和教訓?

董登新:最近三年的中資概念股的經驗給我們一個很大的這個啟示,也可以叫教訓,那就是我們的企業到海外上市一定要謹慎,首先認清楚上市的目的是什麼,然後的話對國外的市場你要有相當的了解,你掛牌的成本有多高,信息披露的成本有多大,還有的話是否會,你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去承受這種公眾的監督,在這方面是我們國內市場目前還缺少的一些方面,我們在這方面也為A股市場未來的這個上市公司的治理以及這個證券市場的監管都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參照的一種可以叫經驗,也是一種教訓,但是也是一個經驗。

相信有一些公司如今已經後悔了,我還不如在國內多花點在工夫在A股上市呢,剛才董老師也談到,A股方面從整體制度建設到結構到公司治理等等多方面也需要和美國的這種成熟市場來進行一些借鑒和學習,那麼董老師給我們的A股市場,給我們的國內的證券市場有一些什麼樣的建議?

董登新:目前的話,國內市場應該說在逐漸的走向市場化的改革方向,加大市場的這個約束,加大市場力量的約束,淡化行政的干預,這方面來講其實我們也是在學習西方的做法,盡量給予上市公司一種它責任自負,同時也給予我們投資者買者自負的權利,當我們監管機構不再替上市公司作主,不再替投資者負責的時候,我們這個市場就會逐漸走向一種市場約束佔主導的這樣一種市場化的方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中廣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