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陳慧嫻曝患焦慮症否認自殘 和周慧敏沒恩怨

陳慧嫻:符合我擇偶條件的男星也就是張學友

敢標榜自己有50首經典歌曲的歌手,不多,但這句話出自陳慧嫻之口則絕不為過。記得兩年前的7月,陳慧嫻復出後第一次回廣州開唱,竟有半數以上的歌曲掀起全場大合唱,這場面足以證明她的經典。

其實,老歌手開唱,賣的就是情懷和回憶,陳慧嫻這位47歲的女人,唱的每首歌背後都沉澱著故事。本月24日,陳慧嫻將帶著她這些有故事的歌,在廣州國際體育演藝中心舉辦“天后歸來吧嫻情雪飛花”演唱會,但這次,跟兩年前的那場個唱不一樣,除了經典歌,她還將帶來人生故事。

近日,陳慧嫻來廣州為演唱會做宣傳。她說,這場個唱就是要來和歌迷分享人生旅途故事的,所以當日舞台上會出現回顧自己人生經歷的VCR,給大家講述她這些年來在事業、感情等方面的點滴。

陳慧嫻的故事其實並不神秘,當年她要不是在最當紅時毅然放棄事業出國留學,今日,她的樂壇地位將無法估量。而她30年里經歷的三段情,成為她人生中最絢麗的一道色彩,這些故事與她的經典歌曲結合,是份沉甸甸的情懷。

發布會當日,陳慧嫻接受南方都市報專訪,那些塵封往事都在這一小時的傾談中逐一浮現。

第一段情

音樂人

區丁玉連沙發都會幫我修,是最愛我的人

“他真的是個很好的男人。不過想起來,也是緣分註定我們要分開的。曾經在一起過就夠了,至少知道有人曾經那樣疼愛過我。”

聽陳慧嫻的歌長大的人,都會記得《逝去的諾言》這首歌,這是她的首本名曲,不僅讓她正式進軍樂壇,更讓她認識了初戀男友、音樂監製區丁玉。

陳慧嫻和區丁玉的情史是當年香港樂壇的一段佳話。兩人相戀時,陳慧嫻剛出道不久,區丁玉也只是寶麗金旗下的一名普通錄音師,後來他的才華逐漸被發掘,成為香港炙手可熱的音樂監製,他最為人熟悉的身份是張學友的御用唱片製作人。

對南都記者談起這位初戀男友,陳慧嫻頗為得意,“我一直覺得自己看人挺敏銳的。當年我一見到他就覺得他特別有天分,後來聽到他給張學友錄音,‘哇!這人太有才華了!’”

正是為區丁玉這份才華所吸引,20歲的少女陳慧嫻情竇初開,她笑言,當時兩人相戀,其實是自己主動在先,牽線的

“紅娘”正是自己的經紀人,“因為當時我跟我的經紀人說區丁玉這人挺好的,暗示了我喜歡他。”沒想到經紀人真的跑去找區丁玉,問他:“區丁玉,你今年幾歲啊?”“28.”“拍拖沒有?”“沒!”“想不想拍拖?”“想!”……回述起這段相戀過程,陳慧嫻忍不住哈哈大笑,在她的描述中,區丁玉當年就是個獃頭獃腦的傻小子。

人說3歲一代溝,陳慧嫻足足比區丁玉小了8歲,但她欣賞區丁玉的才華,區丁玉也被陳慧嫻的歌聲吸引,兩人就這樣走到了一起。年長的區丁玉溫柔體貼,很是疼愛當時還是“小公主”的陳慧嫻,對她的照顧無微不至,甚至包括生活小事。“他能在各方面照顧我,我家電線有問題他都能幫我修好,電視壞了他也修,就連沙發壞了,他都能修好……”

但兩人的戀情遇到了阻礙,因為陳慧嫻年紀小,父母管教嚴格,對她跟一個年長8歲的男人在一起,父母相當緊張。陳慧嫻對南都記者回憶,兩人戀情曝光是因為一次去看歌唱比賽時被記者拍到,然後就上了報。“媽媽看到報紙後大怒,那天我回到家就被她大罵了一頓,她還很生氣地說:信不信我掐死你……”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陳媽媽剛好也在場,陳慧嫻說到後半段時調皮地大笑,一邊捂住嘴,一邊故意轉移話題,小聲問記者:“你明不明白我在說什麼?”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經過多方考察,陳慧嫻父母這才逐漸接受了區丁玉。這段感情維繫了幾年,最終因為陳慧嫻選擇出國留學、雙方分隔兩地而終止。時至今日,再度談起區丁玉,陳慧嫻仍舊對這位初戀男友予以充分認可。“他真的是個很好的男人。不過想起來,也是緣分註定我們要分開的。曾經在一起過就夠了,至少知道有人曾經那樣疼愛過我。”陳慧嫻的這番話令人唏噓。多年前,她還曾公開表示,區丁玉才是最愛她的人。

第二段情

設計師

得焦慮症,跟第二個男友張卓文有關

“朋友為了控制我的食慾,將吃的東西全都鎖在保險箱里,我還試過晚上起來撬鎖,甚至找鋸子來鋸密碼鎖。”

盤點娛樂圈中愛貓的藝人,陳慧嫻必定榜上有名。她除了工作,其餘時間幾乎都呆在家裡,和7隻愛貓為伴,通過她的微博可了解她愛貓情深。愛貓的她曾經也是一個很有“貓性”的女人,渴望依賴戀人,得不到戀人疼愛是對她深深的傷害。採訪中,陳慧嫻對南都記者大方承認了自己有過焦慮症的事實,並首次道出得焦慮症和第二個男友張卓文有關。

張卓文是一名形象設計師,因參與唱片設計與陳慧嫻認識。陳慧嫻回國後,因傾慕對方的才華,兩人很快走到了一起,但同樣沒有走到最後。之前的報道稱,兩人是因性格不合而分手,問及此事,陳慧嫻笑稱是因為“七年之癢”,分手是兩個人都出了問題,她想要的張卓文無法付出,久而久之,感情就淡了。

陳慧嫻說,當時她的事業到了瓶頸期,開始閑了下來,需要有人陪伴,渴望愛和關心。而張卓文的事業處於上升階段,十分忙碌,經常凌晨4點才下班,兩人相處的時間太少,漸漸產生隔閡。奮鬥中的張卓文根本無暇顧及女友心裡的感受,不知孤獨的陳慧嫻被他的冷漠和事業上的挫折壓垮……

男友的無暇顧及,工作上的無所適從,讓陳慧嫻倍感壓抑。上世紀90年代中期,陳慧嫻留學歸來,繼續回到寶麗金旗下的新藝寶發展,但相隔幾年,公司的人事與當年完全不一樣,陳慧嫻處處不如意,唱片製作上,她認為自己和公司的新同事缺乏默契,“他們不懂得如何將我的實力發揮到極致,不懂得如何打造我的形象。”不僅是製作團隊,和其他同事的相處也讓她不愉快。陳慧嫻說,一次她在公司里精神恍惚,不小心撞到玻璃門,鼻子一直流血,痛得直哭,可前台女生卻假裝看不見,完全沒理會她。後來有一兩個老員工過來幫她,其他同事卻只忙著把玻璃上的血跡擦去。每次一想到這件事,陳慧嫻就唏噓不已。

相比之前在寶麗金整天和同事們嘻嘻哈哈的美好時光,新藝寶同事們的冷漠讓她倍感心寒,這讓原本就很宅、交際圈基本都在公司的陳慧嫻越來越孤獨,加上張卓文對她疏於照顧,以前常常開懷大笑的她逐漸走入一個灰色地帶。

終於,2002年的一個晚上,陳慧嫻發覺自己手顫、頭暈,呼吸和心跳加速,入院檢查後被診斷為焦慮症。吃藥後,她對食物產生了病態的渴望,那段時期,有記者拍到了她爆肥的照片。“後來,朋友為了控制我的食慾,將吃的東西全都鎖在保險箱里,我還試過晚上起來撬鎖,甚至找鋸子來鋸密碼鎖。”

陳慧嫻:初戀男友區丁玉是很好的男人

第三段情

醫生

說我因為醫生劈腿而自殘,全是假的

“焦慮症是屬實的,但說我自殘的那些新聞全部是假的,還說是我的什麼閨中密友、知情人士爆的料。我都沒有朋友,都不知媒體從哪裡聽來的。”

因為得了焦慮症,陳慧嫻邂逅了第三個男友———離婚、育有兩子的醫生謝國麟。陳慧嫻笑稱:“我喜歡成熟的男人,他們比較有男人味。我第三個男朋友是醫生,很多病人都要依靠他,我也是被他治好的。這也是一種才能,所以我才會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下。”說完後,陳慧嫻哈哈大笑。

當然相貌同樣也重要,陳慧嫻也想找個“好看的男人”,但她的審美標準可能跟大多數人不一樣。“你說梁朝偉[微博]很帥,我完全沒感覺,吳彥祖 [微博]我也沒感覺,符合我擇偶條件的男星也就是張學友吧,也許你們不覺得他很帥,可我覺得他有一種男人味,很帥。”陳慧嫻對南都記者說,小時候,她經常跟著爸爸出去和朋友吃飯,然後在一邊靜靜地聽大人們聊天,從中學到不少東西,並發展成一種愛好,所以她最迷戀謝醫生的,就是聽他說話總是能學到很多東西。

但2006年,在兩人相戀3年後,謝醫生被爆出與護士阿欣在酒吧內纏綿,並且在酒店度過了3小時。當時,記者找到了一起購物的陳慧嫻和謝醫生,當記者遞上謝醫生和護士的親熱照時,陳慧嫻的面色沉了下去。過後,謝醫生接受採訪時解釋說,當晚他喝醉了,和阿欣輪流在酒店房內嘔吐,醉到做過什麼都不知道,他說 “很對不起陳慧嫻,很內疚”。

採訪中,記者問及當時的真實情況,陳慧嫻連用了4個“相信”表示她對謝醫生的百分百信任,“我是相信他的,我很相信。因為我自己大概知道情況,我經常去診所,我也認識那個護士,我完全不覺得他們之間會有什麼。那照片,我只能說是大家喝醉了酒,但我很相信他沒有第三者,不會故意傷害我。我現在想起這件事還是堅持認為,只是喝醉酒,或者是其他人有些什麼想法。我相信他不會那樣做。”

但這件事後,媒體上出現了很多關於陳慧嫻受情傷的報道,甚至說她因男友出軌而自殘,給陳慧嫻帶來了很大的困擾,她疑惑:媒體為什麼要傷害我?但後來她慢慢理解了這種狀況。她說,曾有記者致電她,告訴她自己的苦衷:“慧嫻,很不好意思,我不是很想做這個訪問的,但我是被迫的,上頭要我這麼做,我也是你的歌迷,真的很抱歉……”

對於當年說她自殘的傳聞,陳慧嫻很明確地否認:“焦慮症是屬實的,但說我自殘的那些新聞全部是假的,還說是我的什麼閨中密友、知情人士爆的料。我都沒有朋友,都不知媒體從哪裡聽來的。”

說起她和謝醫生分手的原因,陳慧嫻強調與什麼劈腿傳聞沒有任何關係,她說:“基本上,我是愛這個人的,可惜我愛的這個人不適合我。”而不適合的原因———陳慧嫻很坦誠地表示,畢竟對方是離過婚,有子女的男人。

“他這樣情況的人,會先希望家人或子女都接受我,之後才考慮結婚,或許我不是他的全部吧。他的子女肯定排第一,媽咪排第二———他的家庭一定在我之前,所以……很複雜。”

未來的一段情

“如果命運沒幫我安排那個人,那我就一個人扶著樓梯走,多吃點鈣就好了!”

陳慧嫻童顏俏麗,但也已經47歲,同齡女星多有愛人相守,她至今仍獨身一人。但她並不著急,經歷了跌宕起伏後,她有了堅定的人生觀。“對於一個女人,婚姻不一定是必需品。”

陳慧嫻說,她從小就生長在思想新潮的家庭,父母不會因為女兒嫁不出去而覺得丟臉,也沒有抱孫的渴望。“我的弟弟妹妹都結婚了,家裡從來不會對我逼婚,他們認為女孩子經濟獨立,能夠養活自己就好,結不結婚無所謂。”

家裡人只是認為,在她老了腿腳開始不方便時,最好有個人扶她上下樓梯。“我已經47歲,想要孩子也生不了了,所以不需要婚姻去組建一個家庭。” 看命運安排吧,如果命運沒有幫我安排那個人,那我就一個人扶著樓梯走啦,多吃點鈣就好了,希望我的膝蓋沒事,骨頭硬朗就還能走……“這是陳慧嫻的自嘲,也是她內心的真實寫照。

鏈接

當年為何要去留學?

1989年的夏天,寶麗金為陳慧嫻推出了一張真正意義上的告別專輯——《永遠是你的朋友》。如日中天的樂壇事業最終沒能挽留住她遠去的步伐———她毅然決定出國留學,不僅放棄事業,也放棄了跟區丁玉的一段珍貴感情,這讓很多人不解。

她對南都記者解釋說,自己成長在一個十分重視教育的家庭里,嚴厲的父親原本反對她出道,要求她好好讀書,上大學。最終,陳慧嫻用自己的成就說服了父親, “在當了歌手不久後,我和爸爸就說好了,一人退一步,讓我先出道當歌手,圓自己的心愿,等唱片公司的合約滿了,我也存夠錢了,就供自己出國讀大學,繼續學業。”因為答應家人在先,所以陳慧嫻只能放棄一切,義無反顧地踏上飛往美國的航班。

跟周慧敏有恩怨?

陳慧嫻回國後加入新藝寶旗下,當時她遭遇的不公平對待,曾讓歌迷們頻頻為她喊冤。因為那時期正是同公司的周慧敏當紅之時,新藝寶上上下下都重視周慧敏而忽視了陳慧嫻,即使一同坐飛機去外地演出,周慧敏坐的是頭等艙,陳慧嫻則被安排坐在後面的經濟艙。

回想起這些,陳慧嫻坦言,當時自己的確很難接受,但這麼多年過去,很多事情都想通了,現在也能站在對方的角度看問題了。她坦言,自己那時出國讀書,離開了幾年,公司里的人換了好幾批,後來她回到香港,老闆和她簽約,她回到公司時,新員工跟她完全沒有感情。

“但周慧敏不一樣,在公司員工眼裡,她就像是他們一手帶大的女兒,所以理所應當對她有更深厚的感情。現在無端端跑來一個陳慧嫻,在樂壇也有一定地位,以後會發生什麼事?他們都擔心自己帶大的女兒會受到威脅,所以他們對我不好是正常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南方都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