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周永康這次慘了:大秘被查 三親信連遭剪除

阿波羅新聞網 2013-06-24 訊】

北京時間6月23日,中共官方突然向外界宣布,原四川省委常委、副省長郭永祥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這也是十八大後落馬的第二個四川大員。此前,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因涉嚴重違紀於2012年12月2日被紀檢部門帶走,成為習近平上台後首個落馬的中央委員。而郭永祥的另外一個身份,就是中共十六屆、十七屆政治局常委、原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曾經的秘書。截至目前為止,十八大後中國政壇落馬的三個最高級別的官員----中央委員、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湖北省常委、政法委書記吳永文和郭永祥都與周永康這個曾經的中國“政法王”有著相當的關聯。

不僅如此,包括四川富商成都會展旅遊集團董事長鄧鴻、郎酒老闆汪俊林、四川金路集團董事長劉漢,以及四川成都市最大的國企----成都工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戴曉明都陸續落馬,四川政商兩界草木皆兵。當時在《紅頂川商頻受調查或牽出中共大老虎》一文中曾分析,種種抽絲剝繭之後會發現這些串案背後都指向了曾在四川擔任過省委書記、剛剛離任的那位政治局常委。

郭永祥被調查的標誌性意義

1949年出生,現年64歲的郭永祥此時被調查顯然出乎外界意料。根據中國公務員制度的相關規定,副省級幹部通常會在65歲即退居二線。雖然郭永祥究竟因何問題而被調查尚不得而知,但按照中共以往慣例,即使官員在退休之前有些“問題”,只要不觸及“紅線”,通常也會提前退休,被賦一個閑職。而對於還有1年即將退休的副省級幹部進行如此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調查,則透露出了不一樣的政治意味。著名博主牛淚亦在《周永康羽翼被剪除,處置或效黃菊模式》一文中分析,“郭永祥雖然職務不算太高,在中共黨內也夠不上‘老虎’級別。但郭永祥被查,卻具有非常重要的標誌性意義。分析認為,這可能意味著中共對常委級高層開始建立追溯懲罰機制,中共內部人士也認為這是習近平時代反腐工作的一個標誌性進步”。

\

曾擔任周永康秘書的郭永祥落馬被認為具有“標誌性意義”

通過官方簡歷對比可以發現,石油工人出身的郭永祥,在其前十幾年的政治生涯中可謂平淡無奇,在勝利油田黨委辦公室秘書、副科長的位置上一坐就是10年。但是在1990年開始擔任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處長之後,其仕途開始與時任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副總經理、黨組副書記的周永康有了交集,官運也陡然亨通起來。並在1992年至1998年期間擔任了中石油天然氣總公司研究室的副局級研究員、副主任,成為了周永康的貼身“大秘”。從這以後,郭永祥的政治命運就和周永康牢牢的綁在了一起。

1998年,周永康前往國土資源部擔任部長、黨組書記,同年郭永祥也成為了國土資源部的辦公廳主任。

1999年,周永康前往四川,擔任省委書記,半年之後,郭永祥也離開了國土資源部,前往四川擔任省委副秘書長(正廳級)、辦公廳副主任、常委辦主任。

2002年,在周永康成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法委員會副書記,公安部部長之後,留在四川郭永祥也立刻升職,直接進入四川省常委,成為四川省委秘書長、辦公廳主任、常委辦主任。

2007年,周永康成為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幾乎同時,郭永祥成為了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省長、四川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因此可以看出,從1990年至2012年,整整22年期間,曾任周秘書的郭永祥,就頗有些“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味道,伴隨著周永康向中國政治金字塔頂端邁進的步伐而不斷官運亨通。

李春城案與周永康的扯不斷

而在此前,原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則讓外界第一次將注意力放到了其“政壇保護人”周永康的身上。北京時間2012年12月2日晚間,李春城被調查部門帶走。次日,四川省委召開常委會通報此事;同日,李春城被紀檢部門帶離成都。12月4日,李春城被調查的消息,又在四川省級領導幹部中進行了傳達,範圍包括離退休省級領導。12月13日,中共正式對外公布李春城涉嫌嚴重違紀。

\

李春城與周永康有著扯不斷的聯繫

而李春城在四川,同樣被認為曾與擔任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關係密切。李春城原是黑龍江省委組織部長及省委副書記韓桂芝的愛將,韓在任職期間,對李春城大力提拔,先後提拔其擔任哈爾濱市太平區區長、區委書記、哈爾濱市副市長。1998年又在韓的大力推薦和運作下,李春城調任成都市擔任副市長。2004年5月,韓桂芝因貪污腐敗、買官賣官被調查,並於2005年被判處死緩。據傳當時李春城受到牽連,是周永康通過各方運作將其保全下來,並最終使其在周擔任政治局常委之後擔任了四川省委副書記一職,成為周永康留在四川政壇的一枚重要棋子。

當時大陸媒體財經網即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表示,李春城此番被調查或與成都工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戴曉明案有關。2012年9月11日,戴曉明被紀檢部門調查,據悉調查期間,戴曉明檢舉揭發了他人多條違紀違規線索。戴曉明在李春城治下,長期擔任成都市青白江區區委書記、成都市經濟委員會主任等職,後又出任成都市最重要的政府投融資平台----成都工投集團的董事長,為李春城“得力幹將”之一。

對於這一地方實力人物涉案的緣起,當時據接近案件調查的人士披露,“戴被‘雙規’,直接原因是經濟問題,首當其衝則是由於在中石油彭州項目上的諸多糾葛。”《國家財經周刊》報道中寫道:據消息人士說,正是由於該項目受到爭議且投資巨大,戴曉明利用自己多年積累的政界關係以及在成都金融領域的影響力,為該項目的推展做人際“勾兌”。結果便是其自身、中石油四川方面少數中層,以及成都政界和金融界關鍵節點的一批權力人物實現“權與利”的結合,“人數起碼20-30人,這個項目(中石油彭州項目)幾乎成了這些人利益尋租的工具”。在這其中,傳由周永康之子周斌執掌上海惠生公司,則是中石油四川彭州石化乙烯項目的主要承建商,期間曾在中國網路上爆出過“AV女優門”的特大丑聞。

不僅如此,另一個由李春城案牽連進來的四川金路集團董事長劉漢更被盛傳與周永康之子周斌有著密切的經濟聯繫和商業往來。

吳永文落馬和四川政壇的異象

除了郭永祥和李春城,另外兩則此前並未被關注的政壇消息似乎也正在將所有猜測指向了周。

2012年年末,被稱為“政法王”的原湖北省政法委書記、省委常委吳永文被中紀委調查。隨後大陸媒體《中國經營報》證實,2012年12月13日吳永文已經被帶往北京接受“組織審查”。

\

吳永文被認為是周永康“鐵杆中的鐵杆”

按照中共的慣例,犯事官員被押往北京受審是很罕見的舉動。省部級腐敗高官實行“跨省異地”審理,而廳局級幹部腐敗案件則在“省內異地”審理。即使官職高如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也只是在天津受審;廣東省原政協主席陳紹基在重慶受審,而杭州原副市長許邁永在寧波中院、蘇州原副市長姜人傑在南京中院受審等。若省部級高官被直接押往北京受審,背後一般涉及更高級別的官員。譬如,黑龍江省綏化原市委書記馬德在北京受審前,曾檢舉了國土資源部原部長田鳳山和黑龍江省政協原主席韓桂芝。韓桂芝案件又牽涉了已經落馬的前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

之所以注意到吳永文被中紀委調查,是因為這個吳永文也與周永康頗有淵源。吳永文在大陸坊間,被普遍認為是周“鐵杆中的鐵杆”,頗得周的好感。吳從2007年到2012年7月期間擔任湖北省政法委書記,正是周永康政法系統權力處於最頂峰時期。吳執掌湖北政法5年期間,引起其“鐵腕治警”政策,受到周永康極大的賞識。

此外,根據2013年4月2日《四川日報》消息,原四川省省長蔣巨峰以“省委副書記”身份參加植樹活動,排名在省長魏宏之前,這也意味現年65歲的蔣巨峰將不會離開四川前往其他省份任職,只能在副書記一職上等待退休。接替蔣巨峰出任代省長的魏宏,不是省委常委,也不是中共中央委員、候補委員,按中共慣例屬破格提拔,這也是繼楊雄任上海代市長後,中共中央第二次撇開地方直接破格任免官員。這一系列人事安排雖然可以認為是蔣巨峰年齡已大,逐步退休,但是亦有內部消息透露,此舉亦是為打破周所留在四川的人事安排。

當然,熟悉中國政治的觀察人士普遍認為,根據中共以往的行事風格,雖然目前來看習近平、王岐山等中共現任領導人“反腐”決心甚大,亦有傳言習近平欲打破中國政壇“入局不死、入常無罪”的舊例,但是即使已經有三個高級別的落馬官員與周永康有聯繫,很有些“順藤摸瓜”、“剪除外圍”的意味,但仍然很難斷定已經不再擔任任何黨務、公務的周永康將會是習王反腐的試刀石,要打掉的“終極打老虎”。這幾個案件接下來是否會有進一步牽連,掀起中國政壇地震,依然需要觀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明報
看完這篇新聞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