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破空:鬧錢荒 中國經濟顯露敗相

企業現金短缺,流動資金吃緊。錢荒,只是中國經濟危機加劇的表面現象。大而空的中國經濟,積累形成三大泡沫:房市泡沫,債務泡沫,貿易泡沫。前總理溫家寶卸任前坦承:中國經濟發展不平衡丶不協調丶不可持續。泡沫越吹越大。中國經濟,顯露敗相。

點此看大圖片

大而空的中國經濟,積累形成三大泡沫:房市泡沫,債務泡沫,貿易泡沫。(視頻截圖)

錢荒,這是2013年中國經濟中的一個新名詞。錢荒,指的是,企業現金短缺,流動資金吃緊。2013年6月下旬,中國短期利率一度飆升到25%,創下歷史記錄。長期不振的中國股市,再次重挫。錢荒,只是中國經濟危機加劇的表面現象。

前些年,中國國有銀行集中支持國營企業,而使中小企業丶尤其私營企業陷入融資困境。被稱為〝國進民退〞。因應這一局面,被稱為〝影子銀行〞的非銀行系統,逐漸興起,包括經紀公司的信貸丶典當行和信用擔保貸款協議等,也包括傳統銀行理財業務,都紛紛亮相。2012年,由〝影子銀行〞產生的信貸,高達45%;國有銀行的信貸,退為55%,而早幾年,國有銀行控制的信貸曾高居95%。

〝影子銀行〞的興盛,助長中國熱錢猛增丶信貸無序擴大,進而助長通貨膨脹與房地產泡沫。呈現類似歐美國家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前的癥狀。但中國的情況尤為弔詭:政府不斷出台調控政策丶打壓房市,但房價卻居高不下,甚至逆勢暴漲。2012年中至2013年中,100個中國城市的平均住宅價格,連續12個月上漲。

2013年,中共政府出手打擊〝影子銀行〞,壓縮〝不規範貸款〞,則引發另一個後果:錢荒。其實,釀成所有危機的根源,恰恰是中共政府。

前述〝國進民退〞,即由中共政府一手造成。2008年爆發全球金融危機後,中共政府的做法,是加印鈔票丶擴大發放信貸,且繼續集中投放國營企業丶基礎設施和住宅建築,藉以維持中國經濟的高增長和表面繁榮。

結果,中國幾百個城市裡,不僅工業產能嚴重過剩,而且出現大量空置樓宇;新建公路丶橋樑丶火車站丶機場和購物中心等,基本上都處於空置或閒置狀態。論中國經濟亂象,〝影子銀行〞只能談得上助長,中共政府本身,才是源頭。

而猶嫌不足的是,習近平丶李克強新班子,又宣布了一個宏大的城市化計劃:要在2025年之前,將中國人口的70%丶即9億人變為城市人口,也就是說,在現有基礎上,再將2.5億農民轉為城市居民。

實際上,在過去三十多年間,中國大規模的城市化,一直在進行,如今,中國城市人口已經超過農村人口,53%對47%。中國超級城市的數目,在世界上首屈一指

。過快過猛的城市化,釀成中國一系列社會問題:強行拆遷,賠償不公,民眾洶湧抗議;耕地流失丶糧食日益依賴進口丶城市失業率猛增。眾多新增城市人口,無所事事,終日打麻將度日。

習近平心思,唯恐中國經濟增長失速,而導致政權不穩。李克強誓言:要保持經濟增速7%。據說,保持7%,就可以實現中共〝十八大〞所制定的發展目標:到2020年,中國實現全面小康。與其說是經濟目標,不如說是政治目標。出於對經濟減速的自我解嘲,習李班子玩弄文字遊戲,解釋說:〝7%的內涵大於8%。〞

既然江澤民和胡錦濤都創造了高增長的神話,習近平也不甘落後。因而,繼續蒙上雙眼,追求高增長,罔顧中國經濟迫切需求的結構調整與全面轉型。而這方面的改革,一直為尾大不掉的紅色利益集團所抵制。

盲目和重複建設,在〝城市化〞的名義下,惡性循環,還積累出日趨嚴重的債務危機。據中國國家審計署公布的審計結果(2013年6月):36個地方政府,債務合計近3.85萬億人民幣,比2010年增加12.94%,其中,16個地區債務率超100%,債務率最高達219%。債台高築,地方政府瀕臨破產邊緣。伴生的債務泡沫,正是各國經濟危機的成因之一。

長期的〝一胎化〞政策,導致中國人口老齡化,社會負擔加重;與此同時,青壯勞動力不足丶勞動力成本攀升丶土地和各類原料丶能源價格飆升,導致產品價格升高。連帶拖累之下,作為中國經濟增長引擎之一的出口貿易,大幅滑坡。2013年,中國貿易進出口呈現大起大落,總體下滑。並且出現另一個新名詞:〝虛假貿易〞,即外貿企業謊報出口業績丶以騙取政府的出口退稅。

大而空的中國經濟,積累形成三大泡沫:房市泡沫,債務泡沫,貿易泡沫。前總理溫家寶卸任前坦承:中國經濟發展不平衡丶不協調丶不可持續。泡沫越吹越大。中國經濟,顯露敗相。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