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肯尼迪遇刺50年後,目擊者追憶刺殺場景

護士菲利斯.霍爾還記得那一天,一個典型的、陽光明媚的德州北部星期五的上午。
 
菲利斯.霍爾說: “我站在那裡看著窗口,有什麼東西映入眼帘,在這裡的右邊,我轉過頭,這是總統的飛機,我知道,因為飛機足夠接近,在醫院兩個樓區之內,我可以看到旁邊的總統徽章印記。”
 
空軍一號在1963年11月22日抵達達拉斯拉夫菲爾德機場標誌著新聞記者採訪總統訪問的一系列活動開始,其中包括記者鮑勃·胡法克。
 
鮑勃.胡法克說:“我的任務是去梅因街和阿科爾德街播報總統車隊,那裡是KRLD電台的最後一站,報道車隊情況的最後一個記者。我出現了,並且高興地看到,看起來好像整個城市都到場了。”
 
總統車隊通過達拉斯時,人潮洶湧。吉姆.塔格正在前往一個午餐約會的途中,當時他在車流中被堵住了。他把車停好,尋找其他途徑。
 
目擊者吉姆.塔格說:“當我看著人群,來了一輛車,通過這裡,車身上有小旗幟,這時候我想起在報紙上看到,肯尼迪總統今天在城裡。”
 
塔格發現自己在迪利廣場的一端,站在三層地下道前面的路邊。
 
吉姆.塔格說:“我剛剛看到總統的車,幾秒鐘後,有人放了一個鞭炮,我想。原來那是第一槍。然後稍微停了一下,然後就是兩聲步槍射擊。這時候好像有什麼東西刺痛了我的臉。我獃獃地站在那裡,試圖弄清出了什麼事,於是我想,難道有人朝總統開槍了嗎?”
 
基因.布恩達拉斯縣警長說: “一點沒錯,就是這樣。”
 
達拉斯副警長基因.布恩是車隊外面首先作出反應的執法人員之一。
 
基因.布恩說:“當時有兩個人在這裡倒在地上,我來的時候,我自言自語說,有兩個死了,但我走近,靠近他們時,他們又站起來了。”
 
在這同時,總統車隊加快速度開向帕克蘭醫院,護士菲利斯.霍爾正要結束她當天的值班。
 
帕克蘭醫院護士菲利斯.霍爾說:“一道道門被沖開。我沒有時間去想發生了什麼事情。”
 
沖向創傷一室的醫療車上的總統,霍爾只能依稀分辨他的頭部和胸部。
 
帕克蘭醫院護士菲利斯.霍爾說:“我沒有戴聽診器,但我感覺不到任何脈搏。”
 
在醫生和護士們不僅僅搶救肯尼迪總統,同時也搶救德克薩斯州州長約翰·康諾利的時候,一大群人開始在外面聚集。
 
KRLD記者鮑勃.胡法克說:“車隊里的政要們受到震驚,只是四處徘徊,低聲談話,惶惶不安。”
 
胡法克在急診室外面離他的汽車不遠的地方,傾聽著他的電台有關總統的最新情況,同時急切地努力收集目擊者的採訪。
 
在救災醫務人員努力搶救總統生命而無力回天之際,美聯社記者邁克·科克倫設法進入醫院,去了解總統的最新病情。
 
美聯社記者邁克·科克倫說: “我們看到的第一件事是一群人,幾乎都是護士涌到走廊上,嚎啕痛哭。我們立刻知道,總統已經身亡。(白宮新聞秘書助理)馬爾科姆.吉爾達夫剛剛宣布,總統下午1點去世。”
 
KRLD記者鮑勃.胡法克說:“隨著時間推移,這個消息顯然通過人群傳播開了,更多人落淚。如果我有空閑這樣做,我也會哭的。”
 
對於在德克薩斯州的許多人來說,1963年11月22日永遠地改變了他們的生活。它標誌著籠罩這個地區多年的一個長長的陰影。肯尼迪總統被暗殺後的50年來,這個城市的領導者們一直在努力改變這個陰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