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陝西副主任拐嬰案一審死緩,網路輿論認為過輕

2014年1月14日,原陝西省富平縣婦幼保健院產科醫生張淑俠因拐賣兒童罪一審被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新浪微博)

備受關注的陝西富平縣產科醫生張淑俠拐賣兒童案星期二一審有了結果。張淑俠被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網路微博輿論普遍認為,這一判決太輕了。

去年8月,陝西富平縣產科醫生張淑俠拐賣兒童案剛披露出來時,有媒體報道說她拐賣新生嬰兒多達數十人。當時在網路輿論中引起極大的憤慨。星期二,陝西渭南市法院認定張淑俠以營利為目的拐賣新生嬰兒事件只有6起、共7人。法院宣判說,張淑俠不僅觸犯國家法律,同時令社會公眾對醫療機構產生不信任感。雖然她有坦白情節,但法院綜合全案犯罪事實,認為應該對她從嚴懲處,所以判了死緩。儘管如此,很多網友仍然認為,判死緩不夠重,應該判死刑、立即執行。

新浪網友“死牛角尖”說,張淑俠為什麼被判死緩?我不理解為什麼不立即執行?判的太輕了。

新浪網友“我家有丑”得知張淑俠被判死緩後在微博中表示,這下人販子就更加有恃無恐了,這麼惡劣的行徑、嚴重的後果、極壞的影響,還死不了。

中國洞察事物監督網創辦人、北京的光遠先生也有同樣的看法:

“渭南這個事情判死緩,我有意見。必須槍斃。美國取消死刑,這在中國行不通。中國道德都沒有底線了,再取消死刑是不對的,賣嬰啊倒賣毒品啊越來越多。”

在這個案件中,檢方曾指控張淑俠在拐賣過程中導致1名嬰兒死亡。但是,渭南市法院最後沒有認定張淑俠對這個嬰兒的死亡負有責任,只認定張淑俠犯有拐賣罪,因為這個嬰兒是在被張淑俠賣給另一人後、被他人遺棄後死亡的。

今年55歲的張淑俠曾在陝西富平縣婦幼保健院工作10多年,被捕前是婦產科主任。她在接生過程中,多次告訴剛生下孩子的家庭,新生兒有傳染性疾病或者是先天畸形,建議他們放棄嬰兒,把孩子交給自己處理。去年7月,富平縣薛鎮村一個家庭在張淑俠的勸說下,同意放棄剛出生的孩子後又產生了懷疑。這個家庭報警之後,張淑俠長期拐賣嬰兒的犯罪行為才被發現。

光遠先生說,中國拐賣兒童的現象很多,最近內蒙古赤峰市也發生一例新生嬰兒被護士拐走的案例,都有執法不嚴的問題:

“打擊力度不夠,必須嚴懲。內蒙這個孩子剛出生就給抱走了。警察知道在哪兒,不作為,不立案。媒體報道了,才把不立案的警察處分了。”

據中國媒體報道,中國每年失蹤兒童估計高達20萬人,找回來的比例僅有千分之一。湖北獨立作家曾仁全在網路上發表的長篇小說中有農村孩子被拐賣的情節。曾仁全先生說,在現實生活中,農村的留守兒童沒有父母的照看,被拐賣的案例很多。他說,陝西富平縣產科醫生拐賣新生嬰兒案暴露出中國社會道德沒有底線的問題。

“拐賣兒童現象在中國非常普遍,在農村司空見慣。原因就是社會道德敗壞,沒底線,公安管理不嚴。”

每次中國有重大拐賣兒童案件曝光之後,都有很多人敦促公安司法機關加大打擊力度。曾仁全先生說:

“社會要多關注這個問題。公安機關的維穩費用不少,都沒有用到刀刃上,他們的精力沒有放在這方面。”

中國刑法規定,拐賣兒童罪可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情節嚴重,最高可判死刑。現在許多地方兒童被拐賣事件頻頻發生,有網友提出修改刑法,建議以營利為目的拐賣婦女兒童犯罪一律判死刑。

在戶籍方面,有網友建議兒童在入戶口時,一律採集指紋入電腦資料庫,這樣保證孩子被偷後不能入戶口、幫助及時找到孩子。

另外,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限制家庭生育孩子的個數,也被認為是導致拐賣兒童現象猖獗的一個原因。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安培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