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短評 > 正文

任照:不要以為誰能置身事外

民主

今天有位網友提醒我:說假話的人遲早會死,說真話的人立馬會死。他的意思我完全明白。

類似的話我還聽過,前段時間有位網友似乎很不耐煩的提醒我:我很忙,但是還是要提醒你一句,少說為妙!

同樣身為法律碩士的同學對我說:反正我又不追求民主,我只是提醒你注意,其實跟我沒有太大關係的!

更久以前,那時我還沒有真正理解民主的含義,但是天生正直的我卻對民主充滿了嚮往,然而教我認識民主的那位同學顯然覺得得逞似的對另一位同學說:當任照去碰得頭破血流的時候,我們就能去競選總統了。

事情過去了很多年,當年教我認識民主的同學早已選擇發財之道了,但是我還在傻傻地為此奮鬥著,堅持著。“傻就讓我傻一輩子吧”,我如是對自己說。

這幾個人都還不算是對民主一無所知的人,然而就是很懂的情況下,他們依然選擇不去做任何事情,他們甚至認為民主是別人的事情,與他們沒有關係。

是這樣的嗎?誠非然。他們之所以認為民主跟他們沒有關係,是因為沒有認識到民主會帶來什麼,帶給他們的是一個人如何真正成為人的東西。換句話說,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的人,真正的人應該享有什麼權利,而沒有這些權利,是不能成為人的,頂多算個直立行走的動物而已。

當你們遭到公權力侵害時,你們如何去維護自身的權利,是利用憲法賦予你的作為人應當具有的權利和渠道,還是像奴才一樣跪倒在青天大老爺面前苦苦哀求呢?

台灣的一個士兵被虐待致死,政府願意支付高達1億元的賠償,但是士兵的家屬拒絕在事故認定之前接受哪怕是大陸同胞看來是天文數字一樣的賠償。

但是面對同樣的甚至更加嚴重的公權力侵害時,國內的同胞像台灣士兵的家屬一樣態度嗎?還是乾脆選擇忍氣吞聲,如果能有一點施捨般的賠償,甚至都要給領導下跪了吧!

台灣這個事情發生以後,不但是士兵家屬,毫無關聯的25萬人走上街頭合唱《悲慘世界》,以此聲援這個事件。

權利是要爭取的,即使在已經是民主社會的台灣,依然適用。台灣人正是明白這個道理,才會出現25萬人聚集街頭,為遇害士兵爭取。

僅僅隔了窄窄的台灣海峽,中國大陸國民的表現卻讓我大失所望。有一天,我去一個小販的攤位上買點東西,問他是不是經常碰到城管找麻煩,他立即說是。我問為什麼你們小販為什麼不能團結跟城管抗爭以維權,他不屑一顧:我們不敢惹他們的,再說,沒有侵犯我的利益之前,我為什麼要管閑事啊?

我想,城管正是利用他們這種想法才以少量的人員配置對他們各個擊破的,否則如此眾多的小販怎麼會被幾個城管追得滿街跑呢?!

法西斯德國僅用兩個士兵就能將幾百人趕到集中營,這幾百個人明明知道進入集中營後,只有一條路:死亡。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於反抗,如果有幾個人聯合反抗,他們或許有生存的希望,當然或許也有可能死亡,但總比一個個被趕進集中營,全部死亡好吧?

專制就是豬圈體制,生存就是為了被宰割。問題是,當今的國人似乎並不認為自己是豬,也不認為自己會被宰割。

他們沒有選票,他們不計較,因為他們已經習慣被代表;他們沒有免費醫療,他們不計較,他們小病撐大病抗,扛不住就死;他們買不起房,他們不計較,他們只怪自己沒本事;他們沒有乾淨的空氣,他們仍然不計較,他們可以戴口罩啊!

他們始終可以安慰自己,他們始終相信:點兒背不能怨社會!他們還會嘲笑那些不願意像他們一樣當奴隸的人們:他們是不是吃飽了撐的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一五一十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