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遠古兇猛大鳥成頂級掠食者:高達3米鉤狀巨嘴

哺乳動物常常成為駭鳥的口中食

駭鳥與人的大小對比

Kelenken的頭骨化石,長度約為76厘米

早期藝術家和他的駭鳥復原作品

駭鳥的復原圖

北京時間3月21日消息,看著鴿子的時候,你或許無法相信它們是由恐龍演化而來。這些如今只在追逐人類麵包屑的鳥類,其祖先曾是地球上所能演化出來的最成功的獵手之一。不過在數百萬年前,鳥類也曾經佔據過食物鏈的最頂端。事實上,它們佔據的正是其兇猛的獸腳亞目祖先——如迅猛龍——留下來的生態位。

這裡所說的便是駭鳥,這些好勇鬥狠而又力量十足的掠食者長著巨大的鉤狀喙,能輕易地敲破哺乳動物的腦殼。在已知的18個駭鳥物種中,最高的可以長到3米多。它們不需要飛,在地面上就可以追逐眾多驚慌失措的小動物。

在6千萬年前,南美洲還沒有與北美洲相連,在那片土地上,駭鳥成為了最頂級的掠食者。不過,儘管在演化上獲得了成功,但它們的化石卻極端稀少且零碎。古生物學家路易斯·齊亞佩(Luis Chiappe)在2007年描述了最大的一種駭鳥:Kelenken,以巴塔哥尼亞的原住民切韋勒切人(Tehuelche people)的鳥靈命名。

“這是已知最大的駭鳥頭骨,”路易斯·齊亞佩說,“事實上這也是目前發現的最大的鳥類頭骨,足足有2英尺半(76厘米)長。這是一種龐大的怪物,喙部末端有巨大的鉤,如同老鷹一般。”

“我們知道,一隻小小的鸚鵡,如美冠鸚鵡,就能把你的指頭咬下來,”他接著說道,“想像一下這麼大的一隻鳥、這麼大的頭骨和喙能帶來多大的殺傷。它們如何殺死獵物也就顯而易見了。”

駭鳥居住在森林中,很可能通過伏擊的方式,捕獵小型哺乳動物。在恐龍消失之後,哺乳動物在南美大陸上繁盛起來。不過,生物力學研究顯示,它們的頭骨和喙可能還不足以應付較大的獵物。它們長有發達的雙腿,可以追逐許多活蹦亂跳的小動物。科學家估計,這些敏捷的掠食者可以達到近50公里的時速。

駭鳥的腳上長有利爪,它們很可能先用鉤狀的喙給獵物致命一擊,再用爪子將獵物殺死。它們也可能是將獵物咬住,然後摔打,直到獵物的脊椎斷掉。或許我們可以從駭鳥現生的近親——叫鶴科(學名:Cariamidae)的種類身上尋找到更多的線索。叫鶴大概有60厘米高,是嫻熟的獵手,它們可以用利爪抓起蜥蜴或老鼠,然後摔在岩石上使其骨折。

有的科學家認為,駭鳥其實根本就不恐怖,它們其實是完完全全的素食者。去年,德國科學家發布了對駭鳥骨骼的地球化學分析結果,稱其中的鈣同位素組成表明它們更可能是草食動物。不過,路易斯·齊亞佩認為這個說法是錯誤的。他爭論說,駭鳥突出的巨大頭部與身體的比例,更像現代的老鷹,而非常不同於現代的陸地雜食性鳥類,如鴯鶓、鴕鳥和食火雞等。

“我認為,就個人而言,你可以提出這些十分有新意的觀點,但我覺得說它們是掠食者應該靠譜得多,”他說,“這和有人提出霸王龍是食腐動物一樣。我確信它們是吃過腐肉,但我也確信它們會進行捕獵。”

“或許駭鳥的咬合力不夠強,”他補充道,“或許它們只能捕獵某些特定的動物,但這並不能讓我相信它們不是掠食性鳥類。”

無論食譜是由什麼組成,無論捕獵的手段如何,到了大約450萬年前,駭鳥王朝開始逐漸衰落。當時,中美洲地峽形成,將兩個曾經自給自足的大陸連結在一起,在兩個大陸上隔絕了數百萬年的生物也開始了生與死的較量。

駭鳥向北擴散到了今天的美國南部,而北美洲的頂級掠食者——熊和大型貓科動物也來到了南美洲。“它們必須面對新的競爭,”路易斯·齊亞佩說,“氣候的變化或許也有影響,它們並不能很好地適應環境的變化,這可能影響到了它們的捕獵策略,進而導致它們的滅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 新浪科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