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和尚參加相親結婚生子 中國網友傻眼

到了今天這個時代,狗都能上網,貓都能網戀,還有什麼事情能讓人驚奇呢?但胖和尚吃燉肉還是讓我感到比較古怪。因為他所在的妙法寺屬於禪宗,按照規矩,這肉,吃不得的(當然有的流派也可吃肉)。

由於人口老齡化嚴重,出生率降低,加上僧侶生活孤寂,導致許多日本寺院陷入香火無以為繼的尷尬狀態。為了改變這種狀況,日本僧侶開始參加各種相親會,以圖結婚生子增加繼任者。

在日本,僧侶允許結婚和組建家庭。近來,許多僧侶開始參加東京的各種相親會。一些沒有男性繼承人的寺廟所有者,不得不派出女兒參加相親會,以尋找未來的僧侶丈夫。就連日蓮宗(Nichiren Shu)的諮詢辦公室,都開始組織僧侶相親會,一名發言人說:“我們願意給那些尋找美滿婚姻的人一個機會。相親會為寺廟所有者的第二或第三個男性後裔、外來僧侶以及需要將來接管寺廟的女性準備的,那些想與僧侶結婚的信徒也可以參加。”

最近一次僧侶相親會在東京御台場(Odaiba)一棟摩天大樓的30層舉行,51名身穿西裝的僧侶被正式介紹給條件合適的年輕女性。一名來自岡山縣倉敷市(Kurashiki)的27歲僧侶說:“很難找到願意嫁給僧侶的年輕女人,除非我們非常主動去接近這些女子。”來自愛知縣一宮市(Ichinomiya)的24歲女子說:“我父親是一名主持,我有3個姐姐。我想找個願意接管寺廟的丈夫。”一名參加僧侶相親會的37歲女子說:“如果與一名擁有寺院的僧侶結婚,而不是嫁給商人,你就不必擔心因公司重組丈夫失業。”

佛教是日本神道教之後第二大宗教,近年來受歡迎程度急劇下降,許多寺廟面臨財政困境。為了提高吸引力和增加收入,日本寺廟開發了諸多新奇項目,比如開放爵士樂休息室、美容沙龍、時裝表演以及嘻哈音樂會等。

日本和尚跟中國不同,有許多流派的僧人是可以結婚的。由於日本經濟不好,年輕人更加鬱悶,所以,現在走訪日本寺廟的女孩子特別多,僧人也越發有人氣,整個社會不景氣,但寺廟的香火卻越燒越旺,人們期盼好轉的心情越發迫切,女孩擇偶要找有錢人的願望更加強烈,而唯一在日本不受風吹雨打的賺錢職業,可能非僧人莫屬。

平時只要在日本,我就去住處旁邊的海濱大堤上晨練,經常一出門就聽到後面傳來嘟嘟的發動機聲音。閃在路邊回頭看時,原來又是附近妙法寺的胖和尚來了。這廝一身黑色僧袍戴著大墨鏡,端坐在他那輛鈴木小摩托上從後面開來。胖和尚底盤極大,坐在小鈴木上壓得可憐的小摩托搖搖欲墜。

在中國,這樣招搖的和尚不會太多,但在日本,和尚們出外作法事,或者出門辦事,騎摩托的很多,司空見慣。有趣的是日本和尚們多喜歡騎這種被叫做“原付”的小摩托。據我了解,這是因為和尚們運動較少,騎大摩托比較危險,在出了幾次慘痛的事故之後,被認為是對佛門弟子的一種重大生命威脅。

於是,在日本佛教界領袖的引導之下,這種小型摩托就成了和尚們出門的首選,它時速低,座位矮,安全性要好得多。不過這樣一來。我們在高速公路上,就看不到日本和尚頭戴墨鏡,大袖飄飄駕重型三菱摩托車風馳電掣的拉風場面了,有點兒遺憾。日本和尚生活富裕,多半體重超標,看到他們騎著這樣的小摩托,常令我有魯智深騎驢的滑稽感受。

中國雖有“職業和尚”一說,但按和尚們的官方說法,自己還是屬於出家修行的人,哪怕賺幾個廣告費,也是猶抱琵琶半遮面。在中國要見到和尚,恐怕非去寺廟不可。而日本僧侶社會化程度很深,是個十分活躍而深入民間的職業。據說日本最知名的主持人或稱女作家就是一個尼姑叫瀨戶寂聽,講人生講社會講真理,舌燦蓮花,葷的素的一起上,連當年以雄辯著稱的日本共產黨政治家不破委員長都得退避三舍。

在平常的生活里,和尚的影子也經常閃現其間。日本許多地鐵站門口,常年有一些頭頂斗笠的托缽僧人在那裡化緣,風雨無阻。僧人從不開口說話,只是有人將錢投入缽中的時候,會敲一下法鈴表示感謝。斗笠很大,將和尚的面孔遮得十分嚴實,讓人產生一些神秘感。不過,你若有心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之所以弄得這樣神秘,是因為這裡幾個和尚輪班,斗笠壓低,就無人注意到現在這個和尚和兩個小時前已非一人。

“半掩斗笠半遮面,敲缽化緣把錢賺”,這一招厲害得很,經過的人看到一個和尚從早站到晚,姿勢也不變,不布施都得給自己找個理由。不過,這樣辛苦的和尚,在日本並不太多。因為大多數日本和尚都很富有。

比如我認識的這個胖和尚,就是這樣一個逍遙的和尚。其在妙法寺旁邊的宅院,據一個房地產朋友估計怎麼也在一億日元以上。要知道天皇的女兒嫁人,嫁妝也不過這個數而已。日本作和尚怎麼這樣有錢呢?

和尚們的收入主要有三:

第一,日本的墓地基本都是寺廟經營的,賣墓地在日本這個地少人多的國家絕對是暴利買賣,一塊就能賣上幾百萬日元。而按照日本的習慣,親人葬在寺院,雖然墓地是自己的,每年還要給和尚交錢感謝他的照顧。廟裡哪兒來的那麼多地?歷代天皇、將軍和大名(諸侯)都有給寺廟送地做禮品祈福或懺悔的習慣。日本沒發生過革命,這地契當然是千年一貫的有效,成為後世佛徒子孫們吃不光的遺產。

第二,日本人的宗教信仰十分奇特,活著的時候,信奉神道教的居多,也有信奉基督教的,或者乾脆是無神論者,死後卻一律要變成佛教徒上西天。想變成佛徒,必須走個儀式,那就是到寺廟請和尚為死人起個法號,否則佛祖是拒收的。法號可不是白起的,通常一個名字要價六位數。您可以豁出去了,說我就是不愛上西天,也不要什麼法號。那也可以,但有規矩,您不是佛教徒,就不賣給您墓地。

第三,和尚們作法事念經。這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這錢來的是否容易我不知道,但是我在日本前不久參加過一次喪禮法事,可以算作一個參考。死者是國會議員兒子娶的一個菲律賓新娘,到達日本第二天就車禍身亡,是個很不幸的人。因為她的身份,做法事的費用由日本地方政府承擔了,儀式也是照搬,其中就有一批和尚前來念經,抑揚頓挫二十分鐘後,拿了紅包就走人。

日本和尚賺錢合法,也是天賦僧權。然而戒律方面,只要有明確規定,日本和尚們還是尊重的,比如和尚殺人這種事情,在日本就已經七十年沒有發生過了。居民小區開晚會,也沒見胖和尚吃過烤腸或者煎肉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哈好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