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吳祚來:極權就是一隻籠子 關進去的卻都是百姓!

——極權也是一隻籠子

其實,近代中國已經有一個偉人,從威權統治中走出來,同時走上了一條自由、民主和法治之路——這就是蔣經國。他吃了國民黨的飯,砸了國民黨的鍋,拋棄了國民黨在台的威權統治,以大勇氣和大智慧,借其最後的威權統治,鐵腕結束了威權統治,把公權力關進了籠子里,還以台灣人民一個自由、民主和法治的社會,成就了一代偉人,青史留名。習近平有此膽略成為另一個這樣的偉人嗎?!

古代中國的皇帝還有敬天畏地、有傳統道德價值約束。

習近平說過,“要加強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把權力關進位度的籠子里”。

在沒有權力分立的社會裡,最高權力者會被關進怎樣的籠子里呢?傳統的皇權社會,皇帝被關在宮殿里,有三宮六院侍候,完全靠自我道德律與大臣們的有限制約,來治國理天下。

傳統農業社會結束之後,從農業文明向工業文化過渡的歷史時間裡,出現了一種特殊的政治“文明”,就是紅色文明,或無產階級專政的政治,這一依賴暴力的政權,在二戰結束後,居然佔有人類半壁天下,它們是前蘇聯、東歐、古巴、朝鮮還有中國,這一系列號稱民主的極權國家。

前蘇聯與中國,都是通過所謂的無產階級專政,快速地實現一定程度的國家控制的城市工業化,對內搞階級鬥爭,對外搞封邦鎖國,夢想通過暴力革命與戰爭解放全人類。當全人類無法被自己解放時,也正是極權專政走向解體或轉型之時,極權政治造就極權人物,斯大林、毛澤東(鄧小平)、金日成(金正恩)、胡志明、波爾布特,卡斯特羅、等等,他們多以人民的名義,成為一代大獨裁者,並製造了人類歷史上對自己族群慘無人道的殺戮。

沒有任何力量,能夠把他們關進籠子里,而人民則在他們設計的政治囚籠里。

一代、二代極權者死亡,而其國家政治經濟也開始走向崩潰,蘇聯東歐轉型了,俄羅斯轉型後,還留下了一頂沙皇的皇冠,被普京戴在頭上,而中國呢,轉型之後,既無法回到毛澤東的個人崇拜時代,又難以找到皇帝龍椅安頓自己。西方政治模式呢?獨立的議會、獨立的軍隊、獨立的司法、像屹立的牆,把最高權力權關在籠子里,東方統治者當然不願意被關進去。

絕不搞西方那一套,本質是不願意像西方的政黨與領導人那樣,把公權關在籠子里,讓分立的權力互相制約,人權與正義是核心價值,而不是黨國強大,或中國夢的實現。

古代中國的皇帝還有敬天畏地、有傳統道德價值約束,而無產階級的領袖們,既無宗教與道德約束,又無現代政治制度的權力分立制約,非常容易橫空出世、自我膨脹、目空古今。一個人目空一切無所謂,但最高權力者迷戀上橫空出藝的感覺後,會產生精神幻覺,而身邊的人或利益相關體,會不斷輸送迷幻權力的鴉片,使其每天都有超然飄然的感覺。

我們看到近日的報道,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開完文藝座談會後,並沒有見到藝術家們去農村體驗生活,而是開各種座談會,唱各種讚美歌,趙本山興奮得幾天沒合上眼,范曾在北大與教授文人們唱吟“皇圖八萬里”,以歌頌真命皇帝的方式,歌頌最高領導人帶來的文藝春天。從延安文藝座談會到人民大會堂的文藝座談會,說的都是文藝為人民服務,做的都是文藝為黨服務,文藝為領袖服務。

黨不僅要指揮文藝,還要指揮槍,新古田會議召開之後,槍杆子、筆杆子都要服務於黨的威權,黨領導一切的權力,必然要通過最高領導人領導一切的方式得以體現。對領導人的宣傳歌頌,也就成為必然。習近平在福建開新古田會議,福建日報連續三天頭版予以宣傳,習給士兵夾菜吃,小學生日記里,習是一個害羞的爺爺,都在通過各種宣傳渠道,進入國家主流媒體,近日媒體重要報道的,還有第一夫人彭麗媛,她的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八十年代流行歌曲,也通過航天飛行器,被送往太空,並已返回地面。

有沒有制約習近平有政治力量?極權政治也就是暗箱政治,胡錦濤時代胡被江澤民制約,這種制約是惡意的控制,實現的是權力分贓,結果是腐敗橫行。與胡相比,習沒有受到江與胡的強力制約,但權貴集團與保守力量仍然強大,習要想有所作為,必然要完全威權甚至極權,但,一旦威權達到極權之境,他的身邊又會被另一種力量包圍,這種力量就是頌聖力量,范曾會吟詩作畫,趙本山遙遠地致敬,周小平搖旗助威,李世默理論論證,到處都是自己人,全世界都在稱頌習近平。

極權者需要頌歌,遍地都會出現稱頌的聲音,被稱頌也會上癮,甚至成為一種生活習慣、一種精神寄託。

那些說真話的、批評的聲音呢,都被封殺乾淨了,友好勢力用鮮花與讚美做一個中國夢的籠子,讓習近平在此安居。極權因此也是一隻籠子,但這隻籠子像牛角尖一樣,沒有出路。

習近平幾乎是在一夜之間成為黨國最高領導人的,他的身份:文革時學生、文革受害者、下鄉知青、村支書、縣長、市長、省長、省委書記,中央領導人,最高領導人。而這個整個過程,是國家社會主義化、改革、工業化與市場化,直奔信息化。習近平一直走在通往國家最高領導人的路上,儘管他也意識到法治的價值、傳統文化的魅力、人大實權的重要性、甚至愛在教育中的意義,但他無法告別過去的時代,所以他宣稱不得割裂文革前後的中共歷史,將毛鄧鏈為一體,而從其復興傳統儒學角度看,他甚至要將“““「新中國」”””與舊帝國,也鏈為一體。

如果這一切都成功了,他就成了紅色中華大帝,千古一帝。

講法治,黨在法外,講公權力應該關在籠子里,最高領導人置身籠子之外。黨國,無法回到民國,無法回到中華帝國,也無法進入憲政民主之國。

習近平應該從中國夢裡醒來,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路要通往何方。

編輯註:其實,近代中國已經有一個偉人,從威權統治中走出來,同時走上了一條自由、民主和法治之路——這就是蔣經國。他吃了國民黨的飯,砸了國民黨的鍋,拋棄了國民黨在台的威權統治,以大勇氣和大智慧,借其最後的威權統治,鐵腕結束了威權統治,把公權力關進了籠子里,還以台灣人民一個自由、民主和法治的社會,成就了一代偉人,青史留名。習近平有此膽略成為另一個這樣的偉人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