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金正恩普京眉來眼去 各懷鬼胎尋求外交突圍

朝俄蜜月背後各懷鬼胎尋求外交突圍

從國際政治的邏輯而言,朝俄接近是符合規律的,也就是共同制衡威脅,能夠改善各自的境況。與俄羅斯友好的朝鮮應該是普京手中的一個籌碼,至少在朝核談判再次啟動之際,俄羅斯能夠佔住一個重要的位置,也可以此為契機換取美國在其他議題的讓步。

有跡象表明,金正恩急欲打破目前的孤立狀態,為此朝鮮外交已呈現突圍之勢,全球四處出擊,而最後的突破口則落在了俄羅斯。普京在歐洲一線面臨重壓,西方不亮東方亮,朝鮮是俄羅斯“東向”戰略的一個支點,兩個孤獨的權勢領導人出人意料地一拍即合。這是朝俄關係熱絡的根源所在,與日本不一樣,俄羅斯是個完全的主權國家,外交上不會像日本那樣受到美國的掣肘。朝俄關係會比朝日關係更具有韌性,也可能改變東北亞的僵局。

這一次,崔龍海以特使身份出訪,極可能與普京會面,相信朝俄領導人會面的議題也會提上日程。當外界普遍關注朝日之間在人質問題上的合作的時候,朝俄關係已經到了新階段,照此下去,俄羅斯可能成為對朝鮮最有影響力的國家。

崔龍海訪俄主要涉及到三方面問題:朝核問題、東北亞局勢問題以及雙邊關係。朝核問題幾乎是個死結,俄羅斯是不可能讓朝鮮棄核,但也不會承認朝鮮核國家的資格,自己的鄰國變成核國家終歸不是件好事。雙邊關係是有可能獲得突破的,比如提高雙方關係的政治層級,加強經濟貿易合作等。這也是朝鮮求之不得的,第三次核試驗之後,朝鮮遇到了嚴厲的經濟制裁,朝俄關係若能突破,金正恩就有底氣與美國繼續周旋,也可以落實他提出的核武力與經濟建設並行的戰略。俄羅斯給朝鮮經濟支持,也是給金正恩雪中送炭。

時下談論朝核問題時,主要牽涉中國、美國和韓國,日本主要關注的是人質問題,俄羅斯似乎並不是最直接的利益攸關方。最近朝俄關係的熱絡證明這種想法是一種錯覺,俄羅斯從近代之後一直是東北亞的介入者,最終變成了這個地區的一部分。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的勢力縮水,再加上其外交重點在歐洲,從而形成了一種錯覺,俄羅斯並不是朝核問題的核心攸關方。當普京準備向東看的時候,俄羅斯在東北亞的影響力也彰顯出來。朝俄關係改善不足以扭轉地區局勢,卻可以大大改變朝鮮目前的孤立狀態。

烏克蘭危機之後,普京面臨美歐的嚴厲制裁,在這次G20峰會上還遭到了西方領導人的言辭圍攻。朝鮮也是被制裁的對象,同是天涯淪落人,抱團取暖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朝俄之間恐怕不止於抱團取暖,而是各取所需。首先,兩國都擅長玩耍地緣政治的遊戲,普京在克里米亞的做法已經讓西方國家勾起了對19世紀的記憶,而朝鮮在過去幾十年中一直在大國之間搖擺,玩弄大國於鼓掌之中。對俄羅斯來說,朝鮮半島應該是亞洲戰略的重要支點,朝俄之間不僅有哈桑-羅津鐵路,而且還計劃鋪設俄羅斯到朝鮮半島的油氣管道。

此舉既可以強化朝鮮半島與俄羅斯的經貿關係,同時也為俄羅斯油氣出口尋找替代市場。

朝鮮的政治基因中就包含了濃烈的地緣政治色彩,朝鮮戰爭是金日成在中蘇之間穿梭的結果,此後,一直在中蘇之間搖擺。冷戰結束之後,蘇聯解體,朝鮮失掉了一個靠山,依靠蘇聯廉價能源建立起來的經濟體系陷入困境之中。俄羅斯復甦,加上目前的戰略調整,朝鮮又有機會搖擺於中俄之間。與之前不同的是,中俄關係的對比發生變化,中國是強大的一方,普京更倚重中國,不會拿中國看中的原則問題作為籌碼,比如朝核問題。

英國學者博爾丁將權力分為三種類型:威脅權力、生產權力和整合權力,而朝俄在國際問題上最願意使用的是威脅權力,比如G20峰會期間澳大利亞海岸出現了俄羅斯艦隊。

但威脅權力從長期來說是不穩定的,如果一直恫嚇而沒有行動,就像那個喊“狼來了”的孩子一樣,最後失信於人。在權力資源和運用的理念上,朝鮮是孤獨的,猶如俄羅斯在歐洲一樣。從這一點來說,朝俄之間的合作有著權力結構的因素,彼此了解對方的理念。

從國際政治的邏輯而言,朝俄接近是符合規律的,也就是共同制衡威脅,能夠改善各自的境況。與俄羅斯友好的朝鮮應該是普京手中的一個籌碼,至少在朝核談判再次啟動之際,俄羅斯能夠佔住一個重要的位置,也可以此為契機換取美國在其他議題的讓步。

對朝鮮來說,抓住俄羅斯這根救命稻草,至少可以造成一種態勢,朝鮮不再孤立了,而是有了更大的選擇和迴旋空間。這一情況也會激活大國在制裁朝鮮過程中的集體行動困境。當其中一個國家與朝鮮緩和關係之後,其他的國家就坐不住了,制裁的木桶出現了短板之後,效果就大打折扣。各方對朝鮮都不滿意,但是程度和目標有差異,中國希望朝鮮穩定並棄核,韓國則希望半島統一,日本則關注人質問題,美國則看中對朝核問題的主導權。金正恩加強與俄羅斯關係的同時,也在與日本和韓國嘗試緩和關係,但效果並不好。等朝俄關係打通之後,其他國家的制裁決心也可能會發生變化。

這是金正恩的如意算盤,但普京也不是等閑之輩,不會為朝鮮承擔太多風險,更不能因朝鮮而損害中俄關係。金正恩即便成功訪問俄羅斯,也不代表中國陷入了被動之中,如果在制裁問題上作出大讓步,才是真陷入被動。對朝鮮,中國以整合權力為主,但結果是朝鮮並不願尊重中國的利益,也不領會中國的善意,比如最近鴨綠江大橋,中國一方已經建成,朝鮮一方卻沒有行動。同樣應該保持定力的是韓國,韓國既希望中國制裁朝鮮,同時又希望自己打開與朝鮮的溝通渠道。

對於制裁意志不堅定的國家,朝鮮都採取了外交行動,日本、韓國和俄羅斯都是朝鮮的外交對象,而對在朝核問題上態度堅決的中美,朝鮮則是繞著走。半島無核化是各方的共識,但朝俄關係的熱絡則可能使朝核問題更加複雜。考驗中國、美國、韓國戰略定力和耐心的時候到了。“跛腳鴨”奧巴馬如果將朝核問題作為外交突破口,朴槿惠總統任期即將過半,也想在半島問題上有所突破的話,朝核問題恐怕就陷入了“公地悲劇”之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