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外逃貪官5年抓獲近7千人 居地成「腐敗子女村」

僅2013年中秋和“十一”兩個假期,出境的公職人員中有1100人沒按時返回,其中714人確定外逃。對此,金鳴評論說,外逃官員的級別呈從高向低發展之勢。一些西方國家形成了中國特色的“貪官一條街”、“貪官二奶村”和“貪官子女村”。就這樣為人民服務呢?自信三個在哪?

以下是人民網的原文:


中紀委此前通報,僅2013年中秋和“十一”兩個假期,出境的公職人員中有1100人沒有按時返回,其中714人確定為外逃。今年2月,中國社科院發布的法治藍皮書做出預警性判斷,認為2014年腐敗公職人員外逃現象可能還將加劇,特別是前期已經有關係人和資金在境外的公職人員,外逃機會增大。

在最近一期的羅昌平對話節目中,羅昌平和前司法部原正司級巡視員黃風的對話中得知的外逃貪官數量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我國有18000名貪官外逃。但是在抓捕外逃貪官中遇到了巨大的障礙,國與國之間的法律障礙和引渡條約障礙。雖然這些年偶爾有貪官被引渡回來,但是很多都是迫於無奈簽署了免死條約之後引渡回來的,還有極少部分是通過做貪官的思想工作自願回來接受審判的。

截止到小編髮稿前,引渡回來的貪官中,資金追討成了一項難以完成的工作,根據前司法部原正司級巡視員黃風透漏,追贓使我們的一個薄弱環節,外逃貪官的海外資金追討成功率幾乎為零。下面是人民網的一篇報道中提到的貪官數量是4000-18000名,這個彈性空間太大了。兩者相比,前司法部高官的說法更可信!

中國今年發起了聲勢浩大的全球追逃追贓的“獵狐行動”,加緊海外追緝外逃貪官的步伐。有媒體分析,高層試圖震懾那些“貪飽就跑,一跑就了”的貪官:海外不再是避風港。

“已經有相當一批嫌疑人的動向被掌握,犯罪嫌疑人落地海外就告平安的妄想已經難以實現。”據有關人士披露,目前有關部門不斷加大外逃嫌疑人的信息完善程度。隨著一系列海外追逃行動的相繼展開,中國外逃貪官的現狀再次成為焦點。

外逃貪官數量:

官方數據尚無定論近五年抓獲近7000人

貪官外逃長期以來一直是敏感話題,究竟有多少外逃貪官,官方語焉不詳,而民間和學術界則多有議論,版本眾多。儘管現階段各版本給出的數據存在差異,但外逃貪官數量介於4000到18000人之間。

中國貪官與國企職務犯罪嫌疑人外逃始於上世紀80年代末。據媒體梳理髮現,中共官方公開資料最早有記載的“外逃官員”,是上世紀80年代中國進出口公司武漢分公司保成路商場原經理陳新國。官方正式使用“策劃攜款潛逃”辭彙,最早是在最高檢察院1991年的工作報告中。

1996年6月,號稱“距中南海最近的企業家”、武漢長江動力集團公司董事長於志安外逃,此事轟動一時。此後,貪官攜大量資金外逃現象進入公眾視野,但一直未有系統性研究結論出現,輿論亦波瀾不驚。

直至2003年,中國外逃貪官數據方在學術界和民間出現。《半月談》當年6月上半月刊統計稱,中國至少有4000名貪官攜款50億美元外逃。

2004年,中國商務部研究院的研究報告《離岸金融中心成為中國資本外逃“中轉站”》中給出的數據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外逃貪官數量約為4000人,攜走資金約500億美元,人均捲走1億元人民幣”。此後,媒體大多引用此數據。然而,該數據六年後突然被否定,直到2011年卻又再度被大量引用。

2008年6月,央行在題為《我國腐敗分子向境外轉移資產的途徑及監測方法研究》的課題報告中,援引社科院的一份調研資料披露,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外逃黨政幹部,公安、司法幹部和國家事業單位、國有企業高層管理人員,以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失蹤人員數目高達1.6萬至1.8萬人,攜帶款項達8000億元人民幣。

相較於商務部之前發布的數據,外逃貪官數量翻了4倍多,攜款金額則翻了一倍。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在2013年10月曾披露,2008年至2013年五年間,共抓獲外逃貪污賄賂犯罪嫌疑人6694名。這是官方首次給出的外逃貪官被抓獲的數據。

然而,中國到底有多少外逃貪官,目前依然沒有官方權威數據。從官方和學術機構發布情況看來,外逃貪官數量呈現不斷增加態勢。

貪腐主要領域:

外逃貪官握有實權級別呈現從高向低走勢

在外逃貪腐官員中,央行發布的報告建議加強對重點地區、敏感行業、特定人群和特定消費方式的監測。其中,特別提到的敏感行業包括金融業、壟斷性國有企業、交通、土地管理、建築等行業、稅收、貿易、投資部門等。

據媒體梳理報道,從1992年至2014年的22年間,公開報道的外逃人員共有51人。其中,21人為政府部門各級官員,佔總人數的約一半。還有19人為國企負責人,11人曾在銀行等金融機構任職,其餘多為企業負責人。

21名外逃政府官員中,多數是地方或部門的“一二把手”。如廈門市原副市長藍甫、貴州省交通廳原副廳長盧萬里、深圳市南山區政協原主席溫玲等。

19名國企負責人中,比較著名的外逃者均為“一把手”,如昆明捲煙廠原廠長陳傳柏、上海康泰國際有限公司原董事長錢宏、河南服裝進出口公司原總經理董明玉、黑龍江省石油公司原總經理劉佐卿等。

11名金融機構外逃人員中,比較著名的是中國銀行開平支行三任行長許超凡、余振東、許國俊。此外,銀行機構中出納、會計等基層人員外逃的就有4人。如建行東莞分行金庫原保管員林進財、北京市房山區河北信用分社原會計楊彥軍等。

在外逃人員中,多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利用職權為他人牟利,還有部分外逃人員涉嫌暗地轉移財產、逃稅、洗錢等罪名。涉及資金比較巨大的,多為國企負責人和金融行業者。外逃企業負責人中,多數涉及罪名是涉嫌利用職權牟利,騙購國家巨額外匯,走私普通貨物、逃稅,合同詐騙等。

相對於高級官員,地方基層幹部出入境管控相對寬鬆。從2008年至2014年,外逃官員的級別呈現從高向低發展的走勢。此外,外逃官員所在的部門也由“熱”向“冷”變化。

中山大學的一項調研發現,隨著公眾對公共服務需求的增加,公共衛生、園林綠化、環保等部門也變成了“熱衙門”,可以支配大量的資源和資金,為滋生腐敗提供了溫床。研究人員指出,近兩年養老金、保障房、三農資金管理等與民生相關的政府部門官員外逃數量呈上升態勢。

外逃選擇去向:

美加澳成為首選藏匿地加拿大成“貪官樂園”

儘管關於外逃貪官的數量還沒有形成權威數據,但是對於外逃貪官的去向,中外媒體都一致認為,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是排名最靠前的幾個藏匿地,這些地區甚至已經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貪官一條街”和“腐敗子女村”。有分析稱,這三國是傳統移民國家,生活質量以及教育水平等均有很大吸引力。另一方面,我國與這些國家在司法合作方面還存在許多不足。

日前,中共公安部和澳大利亞聯邦警察已制定一份在澳中國經濟逃犯名單,這份優先順序名單採集於一份“不少於100人”的更廣泛名單。澳大利亞“商業觀察家”網站日前刊文稱,在中國59個公開備案的“裸官”外逃案件中,有7名“裸官”身在澳大利亞。

除此之外,美國、加拿大也和澳大利亞一起,同被列為貪官外逃的首選地。英國路透社8月援引《中國日報》消息,稱《中國說有150多名“經濟逃犯”在美國逍遙法外》。文中提到,中國媒體援引公安部高級官員的話報道說,目前有150多名中國經濟逃犯正在美國逍遙法外,其中許多是貪官或涉嫌貪腐人員。據報道,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局長廖進榮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了該數據,他還表示,美國已成為“中國逃犯逍遙法外的頭號目的地”。

另一個貪官多選的目的國是加拿大。《華爾街日報》稱,很多中國人將加拿大視作“貪官樂園”,不管是合法還是非法,中國人喜歡把財產存放在加拿大,有時甚至帶著一箱箱的現金來到加拿大。根據加出入境管理局的文件,從2011年4月到2012年6月,多倫多和溫哥華機場查獲來自中國人的1300萬美元未申報現金。

不過,美國彭博新聞社認為,不少貪官其實是“能去哪就去哪”,有時迫於無奈或為了隱蔽,會選擇一些“冷門國家”或地區。“獵狐2014”涉及的國家就包括柬埔寨、烏干達、奈及利亞、斐濟等,此前還有在加彭、肯亞、塔希提等國家和地區發現中國外逃貪官的消息。據了解,9月底啟動的專項行動以香港為頭號目標,緊隨其後的是北美、歐洲、澳大利亞、新加坡和其他東南亞國家和地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