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皇甫容:康熙帝推崇的滿族禮節

在清朝的皇家教育中,康熙帝特別推崇一些滿族的禮節,比如冠帽要放置有序;吃東西不管多寡要與人分享;不要回顧斜視等。儘管這些禮節至細至微,但今天品來別有一番風味。

在《庭訓格言》中,康熙帝親述到:“冠帽乃元服最尊。今或有下賤無知之人,將冠帽置之靴襪一處,最不合禮。滿洲從來舊規,亦最忌此。”滿族認為把冠帽和鞋襪放在一起,是最不合禮儀的行為,按照滿族的規矩,最忌諱這樣的人。

單單的冠帽放置,如此細小的禮節,康熙帝特別留在庭訓中,訓誡滿清皇室子孫。這並非小題大做,中國自古就有從細節看人修養的習慣。這種秩序鋪開來看,傳達著從上到下各個階層應該遵循的規矩和秩序,這個禮節也是帝王實現德治、仁政的必經之路。

正如《禮記-樂記》中所說的:“樂者,天地之和也;禮者,天地之序也。”這些禮節小到維護人際的和睦和尊重;大到順應天地的秩序。中國文化的燦爛、經濟的富庶,都是基於人們遵循有序的禮節,不亂綱常,不亂人倫,不亂道義,從來帶來文化經濟上的繁華。即使放到今日來看,經濟發達的國家,也必定是在秩序的遵循中更高一籌,取得經濟的強盛,比如,日本和德國,以及推崇禮節的韓國。

歷史上,春秋時期,晉國的智伯瑤聯合韓、魏兩國攻打趙國,圍攻晉陽城三年,都沒攻下趙國。後來,趙國的公卿襄子派謀臣張孟談夜裡出城,策反韓、魏與趙聯合,反戈一擊消滅了智伯瑤。趙襄子論功行賞,有五人獲賞,其中高赫第一個受賞。張孟談好奇的問:“晉陽戰事,高赫並沒有立什麼大功,為何先賞他?”趙襄子說:晉陽被圍,國家危在旦夕,群臣個個傲慢無禮,只有高赫不失君臣之禮,畢恭畢敬,因此先賞他。有句話說:“國尚禮則昌”。韓、魏兩國聯合攻打趙國三年,都不能取勝,反而被趙國滅了智伯瑤。趙國的成功,和尚禮的趙襄子有著密切的關係。因為遵禮就是遵守天地的秩序,沒有什麼能夠比以天地作為後盾,更強大有力。

康熙帝談到:“凡人行住坐卧,不可回顧斜視。”,“此等處,不但關於德容,亦且有犯忌諱。我朝先輩老人,亦以行走回顧之人為大忌諱,時常言之,以為戒也。”一個人在行走、停留、端坐、躺卧的時候,都不可以回頭看或是斜眼瞧。這不但關係到儀容是否符合禮儀,而且也關係到是否觸犯了忌諱。

康熙帝一生雄韜偉略,還特別的時常告誡皇子,要引此為戒鑒,不可回頭斜視。想必其中的涵義,並非只限於儀容的端正與否,也透露著一個人的眾多信息,帶有“全息性”的特點,強調的不可回頭斜視,從眼睛面目的表現能看出一個人的真實境界。

除此之外,也有一個特別的涵義。無論東西方都流傳著類似的故事,發生重大災難變故時,那些提前得到神的告誡的人,萬萬不可回頭看,否則變成石頭等。比如,崇尚同性戀的索多瑪和蛾摩拉,因為罪虐深重,神決定銷毀這兩個城市。天使警告羅得一家,不要往回看。但是羅得的妻子不聽警告,在回頭斜視時,變成了一根鹽柱。又或者,歷史上那些修道的人,在修成即將飛升時,也切忌回頭斜視,否則就會掉下來,使多年的苦心修行毀於一旦。

看看現在的一些報導,最常被人詬病的是國人出國旅遊,屢屢曝出不雅行為,令國人顏面尷尬盡失。在一個處處要求“禮”的時代,中國的經濟和文化繁榮了數千年。而黨文化要求的“與天、與地、與人斗”的思想,混亂了天地人倫的正常秩序,致使很多人無禮可循,從而造成了我們自身的困境。康熙帝推崇的這些禮節,細節雖小,事關卻大。古代的禮節現在看似古老遙遠,也能帶給人一些額外的啟迪。每種行為有禮可循,就能正確應對社會,不亂人倫,就不會有那麼多的社會亂象。人們走出自身的困境,也就不會是一項難以解決的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