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苦膽:「畢」其功於一役

普通人如此這般,不過是泛起小水花,酒後吐真言而已;大名人如此這般,則掀起巨波大浪,成了酒後吐“震”言。

中央電視台主持人畢福劍在飯局上酒後入戲,藉著表演革命樣板戲《智取威虎山》中“我

們是工農子弟兵”這一唱段,穿插了點評。特別是在唱到“幾十年鬧革命南北轉戰,共產

黨毛主席”一句時,老畢緊接著以粗口說道:“哎,別提那老XXX了,可把我們害苦了!”

這段說唱被人拍下弄到網上,引發軒然大波。有支持的,有點贊的,有同情的,有質疑的

,有反對的,有漫罵的。新華社、環球時報、法制日報、中國青年網等官方媒體則紛紛對

畢福劍進行嚴正的批判,斥之為“不雅視頻”,央視暫停了他主持的節目,聲明要對其認

真調查並嚴肅處理。

“畢福劍事件”由國內熱議發酵到國際輿論,一時間,各種不同的聲音沸反盈天。筆者從

中留意到了替當事人著想的魏京生的聲音:“從老畢的角度看,這正好是脫身的好時機。

這些年錢也賺夠了,名也賺夠了,正需要能屈能伸的那個伸字。一個完滿的下台後可以不必委屈自己,過上神仙的日子了。必須得感謝那個所謂的小人,他幫了你一把。”老魏的想法比較達觀,也言之成理,只是老畢放得下名利嗎?願意捨棄主持人這個職業嗎?願意在此時“功”成身退嗎?如若真能看淡放下,倒也不失為明智之舉,雖然談不上“過上神仙的日子”,但總比呆在原單位被當作犯有“前科”者來對待要強得多。問題是現在事情已由不得他了,你聽聽中紀委機關報《中國紀檢監察報》嚴厲警告的口氣:“黨員畢福劍必須講規矩”,“進了黨的門就是黨的人”,云云。天哪,那份入黨志願書與賣身契何異

!

畢福劍在飯局上的插科打諢,究竟是自娛自樂同時娛樂大家的“無厘頭”呢,還是在趁著

酒興一吐憋悶已久的真心話?尚不得而知。然而,他這1分18秒的說唱所激發的能量和產生的轟動效應,遠勝於幾台春晚。這便是共識形成的共振。本來嘛,小涉一下惡魔毛澤東的歷史真相,何錯之有?未來,會記住那段搞笑而略帶悲情的小小說唱。

新華社的評論稱畢福劍是“自毀形象”,本人卻認為:這是老畢在為自己的形象加分。這

才是大老爺們的形象,真男兒的形象,比舞台上那個畢姥爺的形象偉岸多了。可以這麼說,即使畢福劍再主持十年“星光大道”節目,也趕不上“今夜星光燦爛”;即使他再當十

年央視主持人,其形象和影響力也超不過飯局上的這段微型說唱。罵毛澤東、共產黨的大有人在,而且言語也遠比畢福劍激烈、厲害得多,卻偏偏被老畢一句“(毛)可把我們害

苦了”給引爆了。這是造化弄人,還是時勢造英雄?

畢福劍,作為一位中共喉舌部門的從業人員,能夠突破假醜惡的黨文化的重圍,找機會發出其本身的真聲音,這已近乎自我救贖了。在當下中國,在文化名人和知識精英群體,連“畢福劍”都稀缺,多的是“鄙夫賤”。當然,在中國大陸,說真話不免要付出代價。今

後,老畢可能“星光”不再了,但他也算是“畢”其功於一役了。

怎樣處理“畢福劍事件”,此乃是否“以法治國”的試金石。而這,又是老畢歪打正著地

留給中共當局的一道促狹的難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