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外逃貪官漂亮女兒成年輕華人領袖

——程慕陽混跡加拿大政客圈 把女兒推上前台

原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的兒子、位列100名外逃人員紅色通緝令之中的程慕陽,“在溫哥華很活躍,有很多大的地產項目”。

“張曙光在活動上表現很低調,別人只知道他的名字,但不知道他的來歷。”

“因為西方國家對程序比較看重,除非再走一遍司法程序,才有可能取消掉在逃官員的移民身份。”

2015年4月22日,中紀委網站公布了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國家工作人員和重要涉案人員名單。

這份名單,是國際刑警組織中國國家中心局按照中國“天網行動”的統一部署,發布的紅色通緝令。紅色通緝令是由國際刑警組織發布的國際通報,因通報左上角的紅色國際刑警徽而得名,通緝對象是有關國家法律部門已發出逮捕令、要求成員國引渡的在逃犯。除了紅色通緝令,還有藍色、綠色、黃色、黑色、橙色和紫色通緝令,紅色屬最高級別。

按照100名“貪官”外逃的國家來看,美國名列第一,共有40人可能逃往該國。可能逃往加拿大的人數排名第二,為26人。此外,紐西蘭、澳大利亞、泰國和新加坡都是外逃人員相對集中的國家。

這些“貪官”為什麼會逃往這些國家,他們在海外的生存狀況又是如何?

“有夢趁早追”

“爸爸給我樹立了很好的榜樣,在別人眼裡他是成功的商人,但他一直很謙虛,從不輕言放棄……”2015年初,當面對加拿大華文媒體的訪問時,漂亮且自信的女大學生程頌蓮如是回答。

程頌蓮是加拿大聯邦青年自由黨卑詩省分部主席。作為一名年輕的華人政治領袖,程頌蓮受到矚目並不難理解。當中國發出紅色通緝令之後,她的另外一個身份更受人關註:她是原中共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的孫女,她口中的“爸爸”則是程維高的兒子、位列100名外逃人員紅色通緝令之中的程慕陽。

據國際刑警組織官網資料,程慕陽1969年出生於江蘇常州,身高1.77米,會講普通話和英語,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離開中國前,他是北方國際廣告公司北京分公司經理、香港佳達利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

2000年8月,程慕陽經香港逃亡加拿大,居住至今。目前,他以涉嫌貪污和窩藏轉移贓物罪名,遭到國際刑警組織全球通緝。

“他在溫哥華很活躍,有很多大的地產項目。”一位曾經接觸過程慕陽的溫哥華政界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他曾經去過程慕陽在溫哥華的公司,跟他交談過,“程慕陽跟加拿大政界混得很熟,也捐了不少錢。他希望自己的案子發生一些變化。”

程慕陽只是特例,多數外逃加拿大貪官都很低調,只與圈子裡的人交往。有時,外逃官員會跟有錢人出沒在高檔中餐廳里,但卻極少參與華人社區活動。上述溫哥華政界人士接觸過一些中國處級和廳級幹部,他發現這些官員只讓老婆孩子跟外界接觸,自己不會拋頭露面,“頂多去賭場偶爾玩一把,其他地方一概不去”。

外逃加拿大的中國貪官主要生活在溫哥華和多倫多,兩個城市的優點明顯——華人社區集中,沒有語言障礙。加拿大《環球華報》總編輯黃運榮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中國外逃人員在溫哥華主要居住在兩個地方,一處是距離溫哥華三十多公里的衛星城,那裡的房價比溫哥華最好的區稍低一點,消費水平與市區相當,“風景優美,重要的是比較隱蔽”。

另外一處貪官聚集區在西溫哥華,那裡與溫哥華市區只隔一座五公里的跨海大橋。“那裡都是全海景大豪宅,可直接看到太平洋。傳統上都是英國貴族住的地方,現在基本上是華人住。”黃運榮透露,“那裡房子比較大,是溫哥華最貴的地區,一套大約三四百萬加幣(1加幣約合5元人民幣),有些甚至要一千萬加幣。因為只有一條路通進去,平常不會有閑雜人等過去。”

外逃到加拿大的貪官基本以花老本為主。有些資金雄厚者看準加拿大房地產市場比較紅火的時機,靠做房地產生意賺了不少錢。另有一批官員絕不出頭,只讓老婆出面打理生意。有的兒女已經成人,則可以直接靠他們贍養。

像程慕陽一樣,將自己女兒推上加拿大政治前台的外逃涉案人員,絕對是異數。2015年最新一期華文媒體《先楓周刊》,就是以程頌蓮甜美可人的形象作為封面。這篇名為《有夢趁早追》的文章里介紹:英文名叫Linda的程頌蓮是家中長女,爸爸是江蘇人,母親是內蒙古人,“身上集合了北方的豪邁大氣和南方的輕靈溫婉”。

程頌蓮生於香港,4歲來到加拿大溫哥華。她高中畢業於溫西著名私校約克豪斯,如今是卑詩大學UBC政治科學一年級學生。程頌蓮覺得自己受父親影響很深,“他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跟我講很多新聞,培養了我的世界觀、價值觀,讓我對事物有了自己的看法和理解。”

在談到自己未來志向時,程頌蓮說,“想當律師,因為希望可以利用司法制度去維護公平公正,幫助客戶爭取應有的利益。”

“只知道名字,不知道來歷”

毗鄰加拿大的美國,是中國外逃貪官人數最多的國家。貪官們多喜歡生活在華人較多的洛杉磯、紐約等地。

作為旅居洛杉磯十多年的華人,張翔(化名)經常與來自國內的官員和富人打交道。通常美國住什麼區就是什麼身份的人,華人社區公寓一般價值幾十萬美金,大多數普通華人家庭都居住於此。張翔發現,有一定“身份”的華人不願住華人社區,“主要是目標太大,容易碰到熟人,他們住在洛杉磯旁邊的馬利布,那裡一個別墅要賣四五百萬美金。”

生活在馬利布其實並不方便。許多中國人為了見朋友,不得不開車一兩個小時,跑到洛杉磯的華人社區吃飯、喝茶。對於過去,這些頗有背景的華人常常諱莫如深。然而只要仔細留意他們的言談舉止,張翔明顯感覺得出,他們多數有官方背景,“看女士比較明顯,手上動輒拿十幾萬美金的名牌包。”

與加拿大的外逃貪官一樣,無論是否在國內涉及案件,在美國的官員及其家屬,都不事張揚。美國華文媒體《世界日報》的一位資深編輯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通常這些人都特別低調,像做地下工作。”

美國另一位華文媒體女士透露,她在本世紀初前後,曾經在洛杉磯華人社區舉行的迎新春活動上,見過原鐵道部涉案官員張曙光。“張曙光在活動上表現很低調,別人只知道他的名字,但不知道他的來歷。”她說,後來就很少有知名貪官曝光了。

由於對自己家庭背景非常敏感,從外在表現看,官員親屬們在美國生活時與常人無異。美國杜克大學教授劉康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他的班上有許多中國學生,很多都來自官員家庭,“平時跟他們來往不會談及家庭,你也不可能知道,對方的父母有沒有因為貪腐而遭查處。”

即便是真的外逃貪官,他們在美國也不做事。倒是許多官太太非常活躍,他們在美國做“空手套白狼”的生意,主要依靠國內資源,拿到訂單後在美國採購。“他們都是做涉及壟斷行業的生意,官太太也不會親自出面,只要找個美國當地的公司全權代理就行。”

張翔就認識一個官太太,她在美國籃球明星科比·布萊恩特的住宅旁邊,花五百萬美金買了一棟豪宅。平時她什麼也不做,就在她的大房子里接待國內來的各種官員,她常常炫耀地談及最近又接待了國內某個官員,“不過,最近她提得明顯少了”。

前些日子,張翔在洛杉磯參加了一位國內某二線城市市長女兒的婚禮。婚禮花費十幾萬美金,著實把美國人嚇了一跳:婚禮的攝像師、化妝師都是美國頂尖級別,車輛、婚宴場地也是當地一流,“對中國人來說婚禮花個一百萬不算什麼,但在外國人眼裡已經很奢侈了。”

雖然如此風光,但是鑒於目前國內如火如荼的反腐形勢,這位市長女兒已經決定不回國了,“說不定她父親今天還在台上講話,明天就進去了。自己萬一回去了,就全進去了。”張翔認為,判斷一個官員出事與否,主要看他家人的回國頻率,“有些人可能在觀望或者等待,一年中一兩個月在美國,多數時間在大陸或香港。總體來看,真正出事的還是少。”

其實,洛杉磯並非貪官最為理想的避風港,生活不便是重要原因。一位久居紐約的華商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福建廣東那邊的貪官一旦出事,基本上都往紐約跑,因為紐約有老華僑,有根基。

“紐約就是城市,跟上海和北京差不多,可以坐地鐵,不開車也行。”上述紐約華商透露,紐約生活很方便,華人多,講中文,“即便是生活成本高,房價高,但對他們來說都不算什麼。”

“只要沒有人舉報,移民局也不會去查他”

紐西蘭也是中國外逃人員喜歡去的國家之一。在那裡,具有“中國偉哥之父”稱號的閆永明表現最為高調。

閆永明是通化金馬葯業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2001年11月,他因涉嫌職務犯罪而逃到紐西蘭。到紐西蘭後,閆永明改名為劉陽,憑藉從國內帶來的雄厚資金,在紐西蘭過得非常滋潤。

閆永明投資了很多房地產,在許多餐廳也有股份,並且還跟政界保持了良好關係。據一位紐西蘭華文媒體記者透露:“一些政客舉辦選舉造勢活動時,經常被閆永明邀請到他在奧克蘭南區的餐廳舉辦。2005年,國際刑警組織曾經發出針對閆永明的紅色通緝令,但他依靠當地律師以及移民中介的強大遊說能力,最終讓自己安然過關。”

“他之前經常去賭場,生活也比較奢侈,比較放蕩。”旅居奧克蘭多年的華人李旭明(化名)曾經多次接觸過閆永明,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可能是得到了風聲,近一年多來,閆永明都不是非常高調。從今年3月份開始,閆永明就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了。”

中國涉案人員出逃的路徑不一而足。比如閆永明,當初他是以所謂的政治避難為名逃到紐西蘭。還有相當一批人準備已久,很早就把錢轉出國,然後通過移民中介把移民身份辦下來。有人總結過貪官外逃的七步法:轉移資產→家屬先行→準備護照→瘋狂撈錢→辭職/不辭而別→藏匿住所→獲得新身份。公開報道中,多數外逃人員選擇將香港作為中轉站,從香港離境後再輾轉其他國家。像程維高之子程慕陽,就是從香港轉道去往加拿大。

“在紐西蘭,如果通過了移民申請,只要沒有人舉報,移民局不會去查他。”李旭明對南方周末記者解釋:“因為西方國家對程序比較看重,除非再走一遍司法程序,才有可能取消掉在逃官員的移民身份。”

原中國銀行黑龍江省分行河松街支行主任高山,在2004年外逃加拿大時,為了儘可能不被發現,讓他的妻子作為主申請人移民。“高山的名字是真的,但有些經歷他沒有寫進去,這也是中國移民的常態。”加拿大《環球華報》總編輯黃運榮對南方周末記者解釋,“移民顧問也會教他們不該寫的不要寫,所以他們的經歷並沒有完整備案。”

“加拿大地廣人稀,如果外逃貪官行事低調,在一個小鎮上安穩地過上一輩子也未必有人會發現。”黃運榮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如果不是2006年10月高山與他人發生一場車禍,他也不會意外被曝光。

即便如此,中共公安部門又花了六年時間,才迫使高山主動回國投案自首。

最愛逃往美國和加拿大

為什麼外逃人員喜歡將美國和加拿大作為藏身地?

這主要源於國際法的規定:除非兩國簽署引渡條約,一個國家並不負有必須為他國引渡罪犯的義務。截止到2014年6月,中國跟38個國家簽署雙邊引渡條約,但主要集中在亞洲及發展中國家,美國、加拿大等官員外逃重災區均不在其列。

從2004年至今,美國僅向中國遣返過兩名貪官,分別是原中國銀行開平支行行長余振東和原黑龍江體改委主任宋士合。兩名外逃人員之所以能被成功遣返,並非因貪污問題,而是兩人非法進入美國境內,涉嫌簽證欺詐。例如余振東就是被美國政府以簽證欺詐、洗錢、非法入境等罪名起訴。

加拿大與中國至今也沒有簽署引渡條約,“只是簽了打擊經濟罪犯的合作協議,”上述溫哥華政界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加拿大幫中國如果追回贓款,加拿大也可以拿一點,中國也可以退回一點。”

西方國家與中國的法律體系不同,很多加拿大本地人對中國的司法制度存在疑惑。“前段時間溫哥華有個官司,一個來自中國的騙子,在國內犯過多起民事和刑事案件,並且坐過牢。”黃運榮舉例說,“這個中國騙子在加拿大繼續行騙結果被抓,法庭竟然覺得他在中國的記錄不能作準。因為他們覺得中國的法律不公正,反而應該保護他。”

“總體來看,紐西蘭還是比較支持中國的。澳大利亞和紐西蘭雖然有不少中國外逃貪官,但這兩國和加拿大不一樣,加拿大跟得美國太緊。”紐西蘭華人李旭明說,過去中國與紐西蘭在追逃方面合作有兩大制約因素,一是兩國合作機構不對等,紐西蘭是多黨制國家,其司法部不太好與中紀委對接;二是中國可能會對貪官判處死刑,而紐西蘭和澳大利亞沒有死刑,讓他們在遣返中國逃犯時會面對國內不小壓力。

2014年底,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紐西蘭和澳大利亞時,提到了司法合作問題,這讓中國與大洋洲兩國在引渡外逃貪官上已不再有障礙。一位澳大利亞華人社團領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中國公布100人的在逃人員名單後,中方跟澳大利亞互動密切,“有消息說,近期會有中國官員赴澳大利亞探討此事。”

為了阻止更多來自中國的貪官移民,紐西蘭在移民申請審查中,對“品行調查”要求愈發嚴格。“過去品行調查很容易過,有時候移民局自己看看資料,兩三周就過了。”李旭明從一名移民局高官處獲悉,“現在的品行調查交給了第三方的一個調查公司。有的品行調查要耗時長達一年,包括無犯罪證明、以前的經歷、是否曾被起訴、存不存在追逃等情況,都要一一核實。”

當得知中國外逃涉案人員有大批藏匿紐西蘭時,就連一直持排華立場的紐西蘭國會議員、優先黨黨魁溫斯頓·皮特爾斯也看不下去了。作為曾經的紐西蘭外交部長,他在接受電視採訪時說,“要加強對移民的限制和控制,防止中國的貪腐人員都跑到紐西蘭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南方周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