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高耀潔:三反、五反運動中,自殺出現高峰

951年---1952年毛澤東為了鞏固他們的政權,發動三反、五反運動,清除異已,以殺害工商業界富裕人士為重點。三反運動是五反運動的前奏。那時朝鮮戰爭打的很激烈,發動三反、五反運動可以撈到一大筆錢財,暫解經濟花費之急,又可清除異已,這是一舉兩得的好事。在三反、五反運動中、全國出現自殺者較多,成了1949年以來、自殺又出現一個高峰。

一,三反運動

三反是指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主要是在中共黨、政、軍機官內開展。與一般沒有權利的小職員、工人、學生無關,所以這些人提意見比較識極、寫大字報處處可見,當時我校的意見多是對學校領導及後勤部門。對學生食堂的意見較多。

1學生的生活:飯、菜質量太差,菜里看不到油、米湯碗里可以看到月亮的影子。學生的伙食費吃不夠標準,主管伙食的人員有貪污之嫌,校領導官僚主義,從不過問,這類意見最多、最廣,很多大字報重複的寫、反覆的寫,真正關注事實者不多。時過60多年了,我只記得大概情況。

2,學校各級領導人多吃多佔:校領導在大食堂請客吃飯······對各年級的待迂不公平,內科班說重視外科,外科班又回敬內科班,教材問題,實習分配問題、多不勝數······

自1951年11月開始的至1052年2月告—段落,不疼不癢草草收兵、運動作用不大,沒解決現存的問題,許多人對此莫名其妙,有人說:”搞這樣的運動有啥作用,還不如守在田野嚇鳥的草人。”

那時我班開始進入醫院臨床見習,對當時那些大字報、沒有時間看,開小組會時,輔導員讓大家提意見,我也只是應付幾句話。當時我班同學特別討厭輔導員董麗英,也不喜歡醫院代管我們的輔導員楊瑞甫,不知那個同學編了個順口溜:

人間地獄真是苦,醫院有倆母老虎。

一個叫董麗英,一個叫楊瑞甫。

這兩個女人張口馬列主義,閉口毛澤東思想,經常打學生的小報告,密告誰誰誰思想落後······.我班羅敬軒、劉秀嶺因思想落後,開除學籍,從此很多同學變成了半啞巴。言多必失,安下心來,學好業務,來日做一個好大夫,多救治一些病人,這是我們的目標。

三反運動對我本人來說,在逍遙中渡過,所以對一切事件記的不多,回憶中只記得埋頭讀書。

二,五反運動

五反,是指反對行賄受賄、反對偷稅漏稅、反對盜騙國家資財、反對偷工減料、反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主要對工商業者,制裁他們在為國家訂貨中的違法行為。打老虎,逼死不少商業戶、資本家。這段運動是中國商家的血淚史。

就以五反而言,搜羅一筐資產階級”五毒“的罪行材料還不容易嗎?那時的報紙上,天天是連篇累贅的報道,揭露資產階級的罪惡,至於真偽如何,事後是誰也不敢沒有去核實了。

自1952年1月開始搞五反運動,半年後草草收兵,沒有科學與事實的依據,不要實踐檢驗,以“革命”理念代替國家發展的需求,“無往而不勝”的虛幻心理極度膨脹的情況下,不斷製造虛幻的“敵情”和虛幻的“經濟目標”,在遭遇民意與自然規律阻遏以及經濟規律抵抗之後,仍不以為然、一味蠻幹。

從最根本的、最高的層次來說,認為工商業的世界觀是金錢萬能,以為錢是一切事業之母,有了錢,一切困難都能戰勝,為了有錢才需有權。這種狹隘的階級觀念就是我們在上世紀50---60年代的悲劇成因。當一個階層普遍受到精神與肉體的折磨,普遍感到對前途絕望,更感到生活毫無尊嚴時,“自殺”實際是他們的一種絕對的最後抗議。當時“自殺”成了一種普通行為。

有文獻報導:一位研究“三反”和“五反”運動的學者,曾在文章中這樣描述過當時的情景:自2月中旬起,各地即噩耗頻傳。僅上海一處,自殺、中風、與發神經病者,即不下萬人。醫院是最忙碌的單位,內科、外科搶救自殺者的工作量最大、接診中風、神經病人成了急診大夫們最大的任務。

自殺方式,以跳樓、投江、觸電、弔頸者為最多,毒烈藥品,尤其是安眠藥片,早已禁止發售,故欲求安卧而死,亦不可得。法國公園與兆豐花園樓叢中,經常弔死者3---5人不等,馬路之上,常見有人自高樓跳下死亡,跳黃浦江死者更多。有人說中國在三反、五反運動中死亡人數在25萬以上,從官方查不到具體的死者數字。當地棺材店一掃而空,中共為節約木料,以“反浪費”為名,禁止添制棺木,遂大開火葬場,而亦時發出爆滿。

自殺者的遺書有一個普遍特點,為了死後不給家庭找麻煩,總是痛罵自己一頓,然後再歌頌人民政府的“德政”。

三,我參加五反運動

1952年過年過去了,河南大學開學。剛開始上課,河南政府通知停課三個月,學生全部投入五反運動,參加各地五反工作宣傳隊,提高學生們的思想覺悟。當時河南大學是河南省唯一的高等學校,有八個系:中文系、史地系、教育系、數學系、生物系、化學系、物理系、財會系。兩個學院,醫學院、農學院。可能有兩千多學生,不分院系全部按個人特長分配,編成十幾個人一個小組,每個小組的學生,有能寫的、會畫的、會唱的、會跳的······作為五反工作宣傳隊,奔赴各地市進行宣傳工作。

我校分在開封城兩個小組,簡稱:開封—組、開封二組。這兩組工作駐地在開封市馬道街口,住房、生活等均由政府供給,工作由政府工作人員指揮。每組有四塊黑版報,三天換一次內容。演齣劇目是—天一組,即隔日演出—次,資料的一切內容全由領導五反工作隊提供,自編自演。

我分在第一組,本組只有四個女生,我班兩個同學、我和路潤芝,物理系有兩位女同學,組長是中文系的張少騫,此人年歲較大,能說、能寫、能唱,還有指揮能力,副組長就是演資本家那位胖子男同學,他忙於演出的角色,很少過問小組的工作,所以我不記得他的姓名、更不知道他的院糸。

每次更換黑版報內容、總是張少騫來設計、同時寫出版面文字的內容,我只能負責版面的畫花、寫詩歌等,我不會寫版書上字、更不會畫人物,我自覺勝任的工作太少了。

話劇是自編自演,內容是批判資本家,出洋相、稿笑話,我在文藝上一點不通,有時候只能站在舞台上充當批鬥”不法資本家”的觀眾,有同學們開玩說:你是未來的大夫,用不著說唱······當時我也很不舒適、無言可對,一笑了之。另外物理系那兩位女同學,她倆只會充當批鬥會上的觀眾,其他啥也不會做,她倆會打掃衛生。男同更覺得她們無用,有人常開玩笑說:今天這工作用不上物理······那時候我們真顯女性的弱勢,但也沒辦法。

幸運的是、路潤芝同學有表演能力,她經常出演資本家的老婆,給”丈夫”出壞主意,如何偷稅漏稅、如何偷工減料······資本家那個男同學體魄較胖,還粘帖個八字鬍,舞台上把他倆人拉出來,跪在台上批鬥,說他們五毒俱全,讓他坦白交待······(她表演藝術不錯);全像真的一樣。

每晚演出2---3個小時,台下觀眾很多,街道擁擠不堪,車輛不能通行,演到關鍵時刻,台下群眾掌聲如雷,說明他們演出很成功。小組同學叫她老闆娘,她不高興,後來沒人再敢叫了。

這個時期對五反運動的其他情況、我們知道的不多,三個月回學校之後、才聽到五反運動中的事情,殘酷手段造成冤案、逼死人等情況,令人不寒而慄。

60年過去了,我對五反運動受害者的情況、不如土地改時的體會得那麼深痛。日月似箭、光陰如飛,當時參加這次運動的同學們、是否還在人世呢?無從得知。他們即便活著也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了,一切的一切、全是歷史啦,我要寫出來留給後人知曉。

2015年5月重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