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正原:為什麼有些警察認為暴力執法、草菅人命是「正常的」?

5月18日,山西“女民工非正常死亡案”在太原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被告人王文軍、郭鐵偉、任海波分別被控故意傷害、濫用職權等罪名。在庭審中被告人王文軍認為自己始終在出警,沒有什麼違反法律的地方。他說:“也許我在執法過程中,有語言不是很規範,或者行為不是很文明,但這些情況,在執法過程中有時是難免的。”

看看他是如何“語言不很規範、行為不很文明”的:一個婦女就因為在警察執法中過程中“不配合”,被這個警察摔倒在地,不顧婦女的苦苦哀求,用腳死死的踩住婦女的頭髮,期間仰面朝天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長達半個小時,直至婦女死亡。回到派出所,還對另一被害人極力毆打。

看來,他在潛意思中,是把暴力執法、肆意妄為、草菅人命當作是“正常的”,已經坐在被告席上了,還渾然不覺自己已成“殺人犯”。在中國,這是個別現象嗎?不是,近來被曝光的各種冤、錯案,以及派出所、看守所內的離奇死亡,看來有相當多的警察認為公權力破壞法律、草菅人命是“正常的”。警察的使命是什麼?就是維護法律、保護人民。他們的思維不奇怪嗎?

公權力草菅人命,在歷史上,在國際上不是沒有,比如說納粹迫害猶太人,比如說個別的執法者極端的種族歧視。

在中國,民族問題不是很突出的問題,種族問題幾乎沒有。那為什麼還大面積的存在著公權力無視法律、濫殺無辜的事情?是什麼原因、什麼因素導致著“一部分中國人”迫害、殺害“另一部分中國人”?

馬克思說:“共產主義是個幽靈”。這個幽靈附著在人身後,有的馴化為它的宣傳工具,有的馴化為它的經濟工具,有的馴化為它的“殺手”,按它的話說,叫“專政工具”。

它的“殺手”可以殺害任何質疑它、威脅它的人。不同的歷史時期,殺害不同的人。

開始殺害的是“階級敵人”。

後來是“敵對勢力”。

如今,“階級鬥爭理論”已經成為笑談了,“冷戰”也結束了,它又發明了一個新詞,圈定了另一批人,叫“不穩定因素”,信仰者、上訪者、維權者、獨立知識分子,所有反對它、質疑它的人都被稱為“不穩定因素”。

今天,除了它能控制的寥寥幾人以外,似乎全世界、全中國,處處都是“不穩定因素”,看來“共產主義運動”的大戲,即將落幕。

仍在充當它的“工具”的人,無非有兩種結局。

一個是在越來越大的正義壓力下,在不斷的斷尾求生的過程中,充當它的犧牲品,就像不斷落馬的“貪官”、不斷被“審判”的警察。

另一個是真正的接受人民的審判、正義的審判,作為“惡者”承受最嚴厲的審判結果,給予將來的人們以永遠的警示。

在大戲落幕之前,各種角色是自己的選擇,在人性、良知的終極拷問下,自己的選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