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木然:網路「五毛黨」彰顯公權之恥

現在權力僱傭了一大批網路水軍,被人們戲稱五毛黨。這些網路水軍的存在,並沒有給公權力帶來公信力,反而使公權力威信喪失殆盡。公權力搬起網路水軍這塊石頭,本來是想砸向公共事件、群體性事件、公知事件,卻不幸地砸了自己的腳,不但砸了自己的腳,而且還傷著自己的臟器,傷得不輕。

不但如此,在網路水軍存在的同時,公權力還製造了好多機器帖,通過特殊的軟體發布,這些帖子可以稱為機器人帖。這些機器帖內容獃滯呆板,它們不看網友發的具體內容,只要有相關的重要人物,機器帖就會跟進。比如,只要在騰訊微博里發一個習近平總書記,而不論網民在習近平總書記後面談論的是批評還是表揚的內容,馬上就會有諸如習近平總書記領導人民實現中國夢之類所謂正能量的內容。再比如,內蒙古政協副主席趙黎平殺人案,只要網友寫了這幾個字,只要一個機器帖子跟上,就會有一大批機器人帖子跟進,這些帖子無非是公案破案及時,依法治國好,破案大得民心之類的內容。

網路水軍和機器人帖嚴重地誤導了輿論,破壞了網路輿情健康正常地發展,嚴重地破壞了真實的民意,這樣做,使得人們不得不想到,當時袁世凱上台之前的情況,有人為了讓他上台當皇帝,專門為他做了一份報紙,使袁世凱誤以為全國的百姓都希望他當皇帝。現在網路水軍和機器人帖這麼做,也會讓執政者誤以為天下太平,國泰民安。公權力這種鴕鳥式的政治手段有百害而無一利,無視網路輿情涌動,無視網路輿論撬動政治體制改革的真實力量,只會讓自己處於蘇聯解體前夜的邊緣。

網路水軍和機器人帖配合公權力向網路上亮劍,以為通過這種方式,網路就會風平浪靜,人們就敢說真話,不敢發牢騷,不敢向公權力挑戰,不敢向公權力示威,不敢在網上亂動,不敢在網下亂說。卻不知,公權力對網路的力量認識太晚,實際上,網路啟蒙在有網路的那一天就開始了,網路啟蒙已經有了近二十年的時間,這二十多年的時間裡,人們的價值觀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這種變化,靠公權力的亮劍式壓制只能起到鎮痛劑的作用,卻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人們的觀念變了,世界就會變,中國就會變。

在網路啟蒙的過程中,微博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而微博的啟蒙已經進行了十年。現在公權力向微博亮劍,一部分人,尤其是公權力打擊的大V已經進入了微信,微信啟蒙也已經開始,相信還會持續好長一段時間。微信啟蒙的能量不亞於微博。更為重要的是,微信不但發揮了啟蒙的作用,而且發揮了共同體的作用,成為抗拒公權力濫用的自由主義剃刀。如果說公權力可以通過網路水軍和機器人帖對微博輿論進行公開構陷和破壞的話,那麼公權力對微信輿論卻難以做到這一點,只能在後台對微信輿論進行監控,網路水軍和機警人帖在微信里難以發揮作用。

公共權力,意在公共兩個字,只有在公共上才能行使權力,只有在公共問題上行使權力,權力的行使才具有正當性、合理性、合法性和合道德性。人們批評公共權力的目的,就是讓公共權力回到公共權力的軌道,防止公共權力化公為私,化公為既得利益集團,化公為權貴集團,化共為政治精英集團。網路的輿論是自發地產生地,這種自發產生的輿論,並不要求公共權力必然通過輿論而制定政策,也不需要根據民意而制定政策,但是民意可以驗證一項公共政策成敗與否。

如果公權力濫用與腐敗,且濫用與腐敗又通過網路水軍和機器人帖去驗證權力的正當性、合理性、合法性和合道德性,只會適得其反。如果既得利益集團和權貴集團通過僱用網路水軍和利用機器人帖的方式綁架輿論,證明其既得利益集團和權貴集團制定的政策的正確性,那麼公權力就如同建立在沙灘上的大廈,隨時都會有倒塌的可能性與現實性。與其如此,還不如順應民意,準確觀察輿情,讓輿論發揮良好的監督作用,這樣公權力才不至於突然翻車,也不至於掉進托克維爾所說的法國大革命的陷阱當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