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版紅樓夢贊助人靠低保及親友資助維持生計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87版紅樓夢贊助人靠低保及親友資助維持生計

幾十年前,陳增友曾拿出巨資幫助缺乏資金的87版《紅樓夢》順利拍攝播出。如今,他癱瘓在床靠低保和親友資助維持生計。

陳增友(資料圖)

5月27日報道幾十年前,他曾拿出巨資幫助缺乏資金的87版《紅樓夢》順利拍攝播出。如今,他癱瘓在床靠低保和親友資助維持生計。他是陳增友。這個人的名字,大眾並不知曉。但是,看過老版《紅樓夢》的觀眾,可能都依稀記得,在每集的片尾上總會出現“本片承山東濰坊康樂公司通力合作”的字幕,在廣告植入、廣告贊助還遠遠沒有普及的上世紀80年代,這家濰坊康樂公司到底是什麼來頭?翻閱媒體報道,可以查詢到,這家康樂公司的總經理陳增友曾在上世紀80年代籌資百萬給當時因為資金緊張而無法繼續拍攝的《紅樓夢》劇組,這部經典才得以和觀眾見面,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人。

得知當年資助過《紅樓夢》拍攝的陳增友癱瘓在床以後,成都商報記者趕赴淮坊,終於在當地一個老舊小區找到了陳增友。和歐陽奮強、陳曉旭、鄧婕等演員通過一部《紅樓夢》成為影視界的大腕不同,這位當年《紅樓夢》的資助者卻中風癱瘓十多年了,如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全靠妻子照顧。而成都商報記者還了解到,陳增友和妻子已經在3年前簽了遺體捐贈協議,希望自己去世後,將遺體用於醫學研究。

近況

癱瘓在床全靠妻子照顧

陳增友的家在濰坊倉南路一個老舊院落內,房屋不大,被妻子湯閑兵收拾得乾乾淨淨,屋內沒有衣櫃,所有衣服都掛在牆壁的掛鉤上。陳增友躺在床上,鼻子上插著鼻飼管,過不了幾分鐘,嘴裡就含糊不清地發出“啊啊”的聲音。有誰能想到,這個躺在床上72歲的老人,曾在上世紀80年代出資百萬給因為資金斷檔而無法繼續拍攝下去的《紅樓夢》劇組,而那時,普通工人一個月工資不過二三十元。

聽到丈夫的召喚,妻子湯閑兵馬上就走過來,幫著他翻身。每隔大概10分鐘,湯閑兵就會幫丈夫翻身,有時還會拿來濕毛巾,給陳增友出汗的背部擦拭。

湯閑兵和陳增友相差20多歲,今年40多歲的湯閑兵看起來比同齡人老得多。她回憶,大概2001年時,丈夫突發腦出血中風,之後陸續出現身體右側癱瘓的情況,言語也不清楚,而那個時候,兩人結婚不到3年。更糟的是,去年陳增友病情加重,差一點就離世,幸運的是經過搶救,命是撿了回來,不過整個身體都已經癱瘓。

如今,湯閑兵和陳增友靠低保和親戚朋友的資助維持生計,兩年前,湯閑兵借錢在濰坊開了一家服裝店,生意忙起來,陳增友沒人照顧,在開了一年多的店後,湯閑兵只好關門,專心在家照顧丈夫。

義舉

曾經籌資支持《紅樓夢》拍攝

看過老版《紅樓夢》的人,可能依稀記得,在每集的片尾處,總會出現“本片承山東濰坊康樂公司通力合作”的字幕,而陳增友就是康樂公司的總經理。

在上世紀80年代,陳增友可謂濰坊甚至山東商界的弄潮兒,他上世紀80年代初從部隊轉業後到了政府,當了一名機關幹部,之後辭職下海經商。說到過去的輝煌,之前一直無法說話的陳增友突然來了精神,他用微弱,斷斷續續的聲音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他的第一桶金來自於賣蘋果,他在山東到處收購蘋果,再一火車一火車拉到廣東等沿海地區去賣,之後,他用賺來的錢在濰坊開了康樂公司,“當時什麼都賣,電視機.洗衣機、冰箱……我們公司全國都出名。”

陳增友說,自己在部隊時就喜歡文學,四大名著翻了個遍,1984年時,聽說中央電視台開拍《紅樓夢》時,他甚至高興得一晚上都沒睡著覺。兩年後,正在北京出差的陳增友聽朋友說,《紅樓夢》因為資金緊張,可能拍不下去了。陳增友告訴成都商報記者,《紅樓夢》大家都喜歡看,他不希望這部大家都期待的電視劇夭折,所以萌生了出資讓電視劇繼續拍攝的念頭。

成都商報記者在陳增友收藏的一本1987年出版的雜誌《藝術天地》中的一篇文章中看到,文中稱,陳增友多次到《紅樓夢》拍攝地閑逛,剛好碰到了賈母的扮演者李婷和賈璉扮演者高洪亮,陳增友對兩人說明來意,在兩人引薦下,這才見到了導演王扶林和製片主任任大惠等人,一番交談後,陳增友承諾出資500萬給劇組完成拍攝,並很快找來資金,將這筆巨款交給劇組。在《紅樓夢》開播前,劇組還邀請陳增友趕到北京觀看。

今後

夫妻兩人都打算捐贈遺體

然而,陳增友的公司並未延續輝煌。湯閑兵回憶,進入上世紀90年代後,陳增友將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社會事務及慈善事業上,沒空全身心地打理自己的產業,企業經營每況愈下,最終倒閉。公司倒閉後,兩人也做過一些小生意,但在陳增友中風病倒後,兩人的經濟越來越困難,治病也花去不少積蓄,之前在濰坊的農村租了一個小房子,三年前才搬到這裡,每個月租金四百多元。

上世紀90年代中期,湯閑兵和陳增友在北京相識相愛,在湯閑兵看來,陳增友是一個實在人,為人善良熱情。講到這裡,湯閑兵彷彿又回到了那個自己還年輕的年代,她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兩人1999年結婚時,陳增友的公司已經倒閉,他也沒什麼錢,兩人僅僅扯了一張結婚證。

在陳增友得病後,全靠湯閑兵十年如一日的照顧。湯閑兵告訴成都商報記者,陳增友得病後,不少人都勸她離婚,甚至陳增友的家人都來勸說過,但湯閑兵並沒理會。在採訪最後,湯閑兵告訴成都商報記者,早在2012年,她就和陳增友簽了遺體捐贈的協議,兩人去世後,會把遺體捐贈給醫學機構,“死了還可以做一些貢獻,對吧”。

疑問一

陳增友是否資助了500萬?

導演王扶林:他應該是出了250萬

陳增友和湯閑兵反覆強調,當年向劇組資助了500萬。在陳增友收藏的1987年出版的《藝術天地》雜誌中的一篇文章,也寫的是500萬。在陳增友收藏的另一份1987年6月17日出版的《解放軍報》一篇報道中,也寫明陳增友籌資500萬給《紅樓夢》劇組。

昨日,成都商報記者聯繫上87版《紅樓夢》導演王扶林,他證實,當年《紅樓夢》在拍攝時,確實陷入了經濟危機,早在投拍前,廣播事業局財務司批的預算連28集都不夠,更何況最終拍成了36集。當製片主任一籌莫展的時候,從濰坊來了個下海的企業家,這個企業家就是陳增友。陳增友到處打聽才找到他們,一下子就投了數百萬,對於具體的金額,王扶林想了想,“他應該是出了250萬。”

對於陳增友所說的當年贊助了500萬,王扶林告訴成都商報記者,《紅樓夢》的拍攝總共花了680萬,而國家最早給了350萬,“總共就600多萬,他不可能給了500萬,對吧?”王扶林稱,這筆錢在當年真是雪中送炭啊,“太好了,當時我們都圍著他轉啊,把他當財神爺了!”二十多年過去了,回憶起此事,王扶林還像小孩子一樣開心,“沒有這筆錢的話,造什麼榮國府,搭什麼寧榮街,不可能。元妃省親,秦可卿出殯那麼大的場面,這都不可能實現。現在想起來我還是非常感謝他的。”正是為了感謝陳增友,在老版《紅樓夢》每集的片尾,出現了“本片承山東濰坊康樂公司通力合作”的字幕。

疑問二

陳增友到底有沒有從中獲利?

導演不知情:應該是一種無償的贊助

陳增友稱,自己籌資500萬,當時和製片方簽訂的協議是分紅形式,電視劇賣了錢,就按照利潤的50%分紅。“說是分紅,但就算是無償贊助了。”湯閑兵稱,那個時候電視劇也沒有分紅的說法,在幾年前,陳增友把自己當年簽訂的協議交給律師,試圖聯繫劇組,但此事最終不了了之,後來律師也失去了聯繫,當年簽訂的協議也隨著律師一起消失,“沒有就沒有了吧,總算我還是做了一件好事,我看得開。”陳增友說到這裡,臉上泛起了一絲微笑。

對於陳增友這筆巨額資助是無償還是分紅形式,王扶林認為,當時陳增友主要是和製片主任聯繫,他並不太清楚,但在他看來,當時電視台也沒有分紅的說法,應該就是一種無償的贊助。關於陳增友中風十多年,如今幾乎一貧如洗的情況,王扶林稱自己並不知情。王扶林稱,戲拍完後,劇組也解散了,當時通訊也不發達,大家也幾乎沒有再聯繫。在他看來,那個時候的陳增友是名熱心的農民企業家,人非常不錯,經常到劇組來看望大家,“希望他儘快痊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華西都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