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袁斌:廣州區伯為何聲明「再不監督政府了」?

前一陣,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慶安槍擊案上,許多網友都注意到,5月18日,廣州區伯在自己的微博上發了一個聲明。聲明說:“看著90媽媽為我擔心而流淚,想起媽媽因我的監督而被停斷低保,想起妻子也因我的監督而被無奈的離婚,看著其他老人在頤養晚年,帶著孫子游游公園,下棋打牌。區伯也是一位退休老人,也應該頤養天年。為了家人,今天區伯決定向政府認錯!今後再不監督政府了,請放過區伯。”

這個聲明發出後,有人認為區伯“被和諧了”,有人聲言:“區伯不能退卻,強烈支持區伯繼續監督政府!”區伯又“再次聲明”說:“區伯不是被和諧,只是區伯知道監督政府的後果是很嚴重的。為了家人,區伯年齡老了,區伯怕更多的誹謗和莫須有的罪名,以前為了傻傻的監督政府而不能陪伴家人,現在區伯想多些時間陪伴媽媽和孩子孫子。很感謝各位朋友長期以來對區伯的支持和關注!”

看這兩個聲明的意思,區伯顯然已決定放棄監督政府了!然而,我清楚的記得就在不久前,他還曾多次公開表示:“我不怕,我會越戰越勇,繼續監督公車私用,履行一個公民的職責”。

原來那個“我不怕,我會越戰越勇,繼續監督公車私用,履行一個公民的職責”的區伯何以突然聲明“今後再不監督政府了”了?這恐怕是看過他的聲明後所有人腦子裡都會浮出的疑問。儘管區伯在上述聲明裡並沒有明確告訴我們在他做出這個決定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導致他做出這個決定的原因其實是明擺著的,用他自己的話說,那就是“監督政府的後果是很嚴重的”。

怎麼個嚴重法?因為監督政府,區伯的媽媽不但因為擔心兒子而“流淚”,還被“停斷低保”;因為監督政府,區伯的妻子被迫無奈與他離婚;因為監督政府,區伯不但受人誹謗,而且還被構陷了“嫖娼”這類莫須有的罪名;因為監督政府,區伯一會兒“被旅遊”,一會兒被警察騷擾,一會兒又遭官員威脅。這是區伯公開說出來的,也是我們知道的,至於那些他沒有公開說出,或不敢公開說出的“嚴重後果”還有那些,我們就無法得知了。但僅就這些而言,因為監督政府,當事人區伯已經被逼到了不但自己無法正常生活,連自己的家人都跟著受累,也無法正常生活的境地,“後果”還不“嚴重”嗎?我想這樣的“嚴重後果”其實是官方的一種變相警告,警告區伯,也是警告所有同情支持區伯的人:政府絕不會允許任何人監督自己,誰想監督政府絕不會有好下場!

可見,區伯哪裡是真心放棄監督政府了,他分明是在在公權力一再加碼的壓力下為了保護家人才被迫這麼聲明的。換句話說,他的所謂放棄其實是“被放棄”。這不,5月19日,就是區伯聲明“放棄監督政府”後的第二天,他又在微博上吐槽道:“在兩天來,就眼瞪著公車在私用,昨天跟律師在環市路就看見一公務車接送兩小孩放學,如果是以前,區伯肯定馬上監督。但是,區伯現在心已經死了,看著一些公車賊在盜竊著國家資源,區伯只能心疼。看著天空的狂風暴雨,幫助政府的監督,又勢單力薄,更得不到保護的區伯,只能夠望著天,感嘆著一聲嘆息!唉!”

身為“主人”,看著“僕人”公車私用,區伯想監督居然卻不敢再監督,只能仰天嘆息,這是對誰的諷刺?又在打誰的耳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