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鵬回憶六四 老江恨磨牙床(圖)



六四血洗天安門廣場,最大受益者江澤民在警衛大樓四樓上,從窗外可以直接看到天安門的動態。

李鵬原計劃在2004年、即六四15周年時出版自己在六四時期1989年4月15日至6月24日的日記。當時定名為《關鍵時刻:李鵬日記》,當時江澤民還擔任軍委主席(幾個月後才被迫下台)。但李鵬日記畢竟寫的是真的高層內幕,所以中央政治局雖然否決公開發表,但容許印刷小量在中共高層內部傳閱。

1989年4月28日的李鵬日記披露:「鄧小平3月下旬會見外賓,就不點名的對趙紫陽處理經濟工作表示不滿。」

4月30日的李鵬日記披露:「聽到一些傳聞,說一九八八年九月開婦女大會時,在大會堂休息室,鄧小平和李先念單獨談話,議論到趙是否應下台的問題。鄧小平說,苦於無人替代,下不了決心。」

5月21日的李鵬日記披露:鄧小平任軍委主席後,只有經鄧下令才能調動軍隊,才能進京。鄧小平傳達他的意思,要等大軍進入北京後,再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這樣可以避免衝擊和干擾,才能開得更有把握。」

等20萬大軍進入北京後,鄧小平才有膽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宣布兩件事:一個是宣布趙紫陽下台,同時上任的新任總書記是八大老指定的江澤民;另一個是決定六四屠城。

1989年6月3日的李鵬日記披露:「小平同志批淮了今晚的清場方案。江澤民同志在警衛大樓四樓上,從窗外可以直接看到天安門的動態。」

6月4日的日記李鵬寫道:「政治局決定加強宣傳小組,由江澤民同志負責,丁關根同志協助,起草一份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告全國人民書》。」

後來,澳亞出版的《李鵬六四日記真相》在港發售,《李鵬六四日記》在洛杉磯的西點出版社出版並在美國銷售。

李鵬公開證明江澤民是六四屠城的現場指揮者與最大受益者。奇怪的是,江在海外豢養了那麼多的媒體和筆杆子,居然沒有反駁和澄清的,倒是把勁兒都使在李鵬的兒子女兒身上,說什麼家族腐敗。這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證明人家李鵬沒說錯!

兩件怪事六四前夕一前一後發生

還有一個蹊蹺的現象,今年六四前夕,有兩件怪事一前一後發生。一件怪事是江氏嫡親網博訊後來成立的「博聞社」散布的李鵬疑死,為六四最大受益者江澤民解套兒。一個是蹊蹺的長江船難。

博聞社5月31日以《六四劊子手李鵬病危幾個月,疑已經死亡》為題,忽悠說:「(博聞社獨家)本社剛剛得到的消息,北京有一位與『六四』事件相關的前中共領導人去世,據傳為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李鵬。」

現在最時髦的媒體用詞就是「據傳」,因為這個詞一出,博訊、博聞社、香港明鏡集團等江系血債集團的喉舌們就可以完全不負任何責任的撒著歡的造謠了。

最可笑的是這段:「博聞社從其他信源證實,李鵬已經病重住進301醫院幾個月,身體消瘦,期間數次下達病危通知。」李鵬住進醫院幾個月、數次下達病危通知,老江會不知道?!

最水的是最後這段:「去世人士是否為李鵬,如果是李鵬,他在六四26周年到來前死亡,民眾無疑將視為『惡有惡報』。博聞將儘快求證並跟進報道。」

博聞社這個「獨家」太噁心自己了,簡直是抽自己嘴巴,透露自己出這個帖子式的玩意兒,只是為老江解恨罷了。如果博聞社真的相信「惡有惡報」,那這個造謠簍子就不會存在。

另一個蹊蹺事件是長江船難。

6月1日晚9點20分許,重慶東方輪船公司所屬旅遊客船「東方之星」輪在由南京駛往重慶途中,在長江湖北監利段迅速翻沉,事發時客船上共有456人,其中旅客405人,船員46人,導遊5人。所有人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到6月6日清晨,14名生還者中包括不報警、第一時間跑掉的游輪船長、輪機長。

眾多專業人士和網友們從各個角度置疑這次船難是人為製造的,當時在現場的其它航船人員說,那麼多船來回航行,如此大的風浪,所有船都停泊,唯有這條南京到重慶的船繼續前行,並在黑夜裡迅速翻沉,這不符合邏輯。

關心時事的朋友不會忘記,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今年1月4日進去了,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前幾年就無期徒刑了。他們都是江澤民血債幫的幹將,在南京市委和重慶市委里不可能是光桿司令。

去年,為了攪亂習近平的部署,製造社會動亂,江系在嫡系掌控的雲南省的昆明市火車站掄大刀片見人就砍。此次,在六四前夕,江系製造「東方之星」輪慘劇,是為了急救「反人類罪」的江澤民,怕江被審判的進程太過順利。

所以,李克強冒著大雨幾次前往現場,並在現場堅持數天。江系就放消息說習近平要避開六四的風頭,所以讓總理李克強不回京城。假如,李克強不去船難現場呢,江家幫更會炒作的厲害,會挑動死難家屬的情緒,造謠說習李當政,罔顧百姓性命,讓習李怎麼做都里外不是人。其根本目地就是攪局,為逃避審江而攪渾水!

這種所謂的新聞一出,那明白人是決不會上當的。想想看,六四天安門鎮壓學生,與誰有直接關係?與《九評共產黨》系列文章里的中共邪黨有關,與貴州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的邪黨有關,跟因鎮壓上海學潮、扣押時任人大委員長萬里的江澤民有關。

《九評之五》說的非常清楚,中共邪黨與江澤民是一根繩上的螞蚱。誰怕提六四啊?天滅的中共邪黨和因此而成為最大受益者的江澤民。

各位,若你是習近平或李克強,你會把邪黨和江澤民26年前的屎盆子自覺自愿的扣到自己頭上嗎?不會,一想就知道,當然不會。所以,習近平多次下指示,李克強在船難現場堅持數天,都是因為他們真心為人民著想。

至於說,江系製造長江船難的本身,除了證明江澤民的末日已經逼近、一定來臨之外,就沒有別的意義了。△

(人民報首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