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喬石在趙紫陽和李鵬回憶錄中判若兩人?

媒體對於喬石的評價除了其在法制建設上的功績之外,更多集中在喬石1989年六四期間的態度和立場,有媒體稱其支持鎮壓學生。趙紫陽的回憶錄《改革歷程》中記載,喬石對於鎮壓持中立態度;即便在李鵬的回憶錄《六四日記:關鍵時刻》,也沒有寫喬石支持鎮壓,只是例行公事地列出喬參加會議並發言。

中共人大前委員長,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喬石因病醫治無效,於6月14日7時08分在北京逝世,終年91歲。喬石是中共黨內任要職最多的官員,在中共黨內以“作風開明、思想解放”著稱。媒體對於喬石的評價除了其在法制建設上的功績之外,一些媒體集中在喬石1989年六四期間的態度和立場,這些媒體稱其最大問題是支持鎮壓學生,根據是李鵬的回憶錄。而李鵬的回憶錄《六四日記:關鍵時刻》,並沒有寫喬石支持鎮壓,只是例行公事地列出喬參加會議並發言。而據趙紫陽的回憶錄《改革歷程》中記載,喬石對於鎮壓持中立態度。

喬石在趙紫陽和李鵬回憶錄中真是判若兩人嗎?

以下為兩個回憶錄中有關喬石對於鎮壓的態度部分,究竟孰是孰非,讀者可以從中辨明真假。

趙紫陽(中)和李鵬、喬石、胡啟立、姚依林,在十三大後會見500多位中外記者

趙紫陽《改革歷程》中對喬石的描寫

趙紫陽在書中數次提到喬石,稱其在“六四”事件中態度中立,雖然趙未對喬發表評論,但從趙的回憶中可以看出喬的“中立態度”。以下是趙紫陽回憶錄中談到喬石的部分段落:

“我只記得一件事,4月19日夜李鵬突然給我打電話,質問我:學生現在正在沖新華門,怎麼還不採取措施?我當時回答他:喬石在第一線負責,有各種預案,他會應急處理。隨後我就把李鵬打電話的事告訴了喬石。實際上,到了20日清晨,聚集在新華門的大部分學生已經散去,少數人沒走的由公安清了場,強令他們上了車,送回學校去了。這就是我出訪朝鮮以前,學潮的情況以及當時常委的方針。

5月4日亞行講話以後,楊尚昆又告訴我他同各常委談話的結果。胡啟立、喬石贊成新的方針,李鵬、姚依林反對。

5月17日,最後鄧拍板說:事態的發展更加證明“四·二六”社論定性的正確。學潮所以一直不能平息,問題出在黨內,出在趙的“五四”亞銀講話上。現在不能再退了,否則不可收拾。決定調軍隊進京,實行戒嚴。並且指定由李鵬、楊尚昆、喬石組成三人小組,負責實施。

在這裡我想說一下,鄧召開的這次決定戒嚴、對學生鎮壓的會上,外電傳說常委開會是三票對兩票,其實根本沒有什麼三票二票的問題。參加會議的就那麼幾個人,作為常委來講,那天到的常委是二比二一個中立。我和胡啟立主張修改社論,姚依林、李鵬堅決反對,喬石中立,沒有明確表態。根本沒有三比二的問題。

17日在鄧家討論決定戒嚴,雖指定由李鵬、楊尚昆、喬石三人負責指揮,但鄧還是講了一句,說趙還是總書記。但開會後幾天的情況,實際上把我完全排斥在一邊了。

5月21日,喬石來我處談了這些情況。他說,不少人已經感到有點騎虎難下了。如果不是鄧一再督促,並且決定調更多的軍隊來京,這場大悲劇也許可以避免。軍隊進不來,戒嚴令不起作用,成百萬學生、市民、工人、機關幹部涌在街上,涌在天安門廣場。這樣下去,首都確有陷入癱瘓的危險。”

《李鵬六四日記》中對喬石的描寫

與趙紫陽的回憶錄相比,李鵬日記雖然多次提到喬石,但只是例行公事地列出喬參加會議並發言,沒有提到喬的“中立”態度。以下是李鵬日記有關喬石部分的摘錄:

“4月23日,我請喬石,胡啟立,李鐵映同志一起聽彙報。他們反映學生的意見,集中到一點,就是李鵬總理為什麼拒絕接見天安門廣場的學生代表呈交請願書?據彙報,請願書共有七條要求,中心一條是要為耀邦平反。學生代表稱,治喪辦一位工作人員曾告訴學生,說李鵬總理已答應出來見學生,但等了幾個小時,李鵬也不出來,因而激起群情激奮。

經過核實,事情是這樣的:喬石同志當時在人民大會堂主持治喪事宜,得知學生要遞請願書時,就指示治喪小組派工作人員出去接受學生的請願書。在這個時候,我早已離開人民大會堂,回到中南海辦公室了。治喪辦的工作人員沒有說過,也不可能說李鵬總理答應出來見學生。

彙報會結束後,我和喬石同志商量,以趙紫陽剛走(訪問朝鮮)時說的三條原則為內容,發一篇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並由中央向各地發一電報通知,提出處理當前學潮的三條原則,強調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做好學生工作,維持社會正常秩序,堅決制止一切打砸搶不法行為。

4月29日上午,我和喬石、啟立同志商量,即將來到的“五四”青年節,可能出現更大遊行,中央應採取什麼對策。為此,北京市委提出,由黨和政府出面主動組織群眾大遊行,把主動權拿到黨的手裡。胡啟立提出在天安門廣場召開大規模群眾大會,動員廣大人民起來反對動亂。我和喬石在權衡利弊後,認為這兩個方案都欠妥當,可能引發“群眾斗群眾”。但又提不出更好的辦法,準備再議一次。

5月8日上午,政治局常委聽取治亂小組彙報。喬石講的,他重點敘述了27日遊行前的情況,肯定了“動亂”的事實,也澄清了李鵬不接見跪遞請願書的謠言。趙仍不甘心,說如果李不知道,說明運行機制有問題。

5月11日,今天,喬石同志主持了制止動亂小組的辦公會議,討論並通過了關於戈爾巴喬夫訪問中國大陸期間維持社會秩序的措施,包括堅決維持校園的穩定,依照北京市法規加強對遊行示威的管理,提出要進一步加強新聞輿論的導向作用,宣傳中央的方針。

5月12日11時半,我應邀到趙紫陽處,喬石也去了。趙紫陽提出在戈爾巴喬夫訪問中國大陸期間,如出現學生夾道歡迎,向戈爾巴喬夫進行請願的話,在國內國際上都將產生不利影響。因此,趙紫陽提出,由李鐵映出面與“學生請願對話代表團”對話。我不同意這樣做,因為這實際上等於承認非法學生組織。趙紫陽還是千方百計利用一切機會來達到他在政治局會議上不能達到的目的。在我的堅持下,趙紫陽做出讓步,同意由李鐵映出面與全國學聯和青聯代表對話,要求青年和學生為維護國家尊嚴,自覺維護歡迎戈爾巴喬夫的正常秩序。

5月22日晚上8時至11時,我和喬石、姚依林、楊尚昆在中南海勤政殿,聽取人大常委副委員長中黨組成員的意見,出席的有彭沖、廖漢生、葉飛、倪志福、陳慕華、王漢斌等六位同志。他們反映人大副委員長集中的意見和要求:一、在戒嚴過程中不發生流血,軍隊不進入京城市區;二、由人大常委和學生談判,承認學生是愛國運動;三、請萬里回國,主持人大常委會,聽取國務院關於戒嚴的回報。

在會上,我們心平氣和地向六位同志介紹了發生動亂的過程,小平同志和其他老同志的意見,以及政治局常委的決定,強調只有堅決制止動亂,才能挽救中國的道理。

5月23日,喬石同志參加副委員長會議。有的副委員長十分激動,認為他們提的要求,中央一個也沒有答應。他們強烈要求承認學生是愛國行動。

6月3日整個晚上,我和喬石、尚昆三人都留在中南海游泳池大廳,密切觀察戒嚴部隊和天安門廣場的動態。戒嚴指揮部周依冰和羅幹秘書長等則在人民大會堂,總參謀長遲浩田在西山總指揮所,指揮各路部隊的行動。我們部隊接收到部隊向天安門移動的信息。

6月4日凌晨,羅幹同志從天安門指揮部來到中南海,向我、喬石和楊尚昆報告:留在廣場的2,000餘名大學生,要求戒嚴指揮部放他們一條生路,他們願意和平撤退。我和喬石、尚昆同志考慮到避免事態進一步擴大,避免廣場發生流血衝突,當機立斷,同意廣場學生和平撤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