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紅樓夢》中的各種諧音隱義,曹雪芹下了好大一盤棋!

《紅樓夢》中人物眾多,形形色色,層層疊疊,關係複雜。曹雪芹對於塑造這些人物傾注了大量心血,就連起名也頗費了一番心思,緊扣書的主題,與內容協調一致,也與人物形象和情節發展相協調。曹雪芹起名很注意人物的性格化,用字奇,字面廣,有的用的是鳥名,有的是花名,有的是寶珠玉器的名字,豐富多彩,富貴高雅。許多人物的名或字,或幾個人的名字合起來,都是大有深意的。有的暗示了人物的命運,有的則是對情節發展的某種隱喻,有的概括了人物性格的某些特點,有的是對人物行事為人的絕妙諷刺,有的是人物故事的某種暗示等等。

曹雪芹是採用由遠至近來觸及和展開四大家族故事的,首先寫了甄士隱、賈雨村、冷子興等,從而交代了本書是〝真事隱,假語存〞,並以此提醒讀者注意。

四大家族的故事一開始是通過甄士隱賈雨村冷子興劉姥姥由遠及近,從外到里去講述的,不管賈家還是江南的甄家,這四個人講述的故事都是〝真(甄)假(賈)難(《廣韻》:冷,難,音相近,可相通。)(冷)留(劉)〞,意味著四大家族一敗塗地的悲慘下場。

書中的主要人物是寶玉、黛玉、寶釵和妙玉,他們之間關係的複雜也反映在了名字中。〝釵〞與〝黛〞都是封建社會大家閨秀的代稱,寶玉的名字拆開,分別給了兩個少女,組成了〝寶釵〞和〝黛玉〞,由此可見他們三人的關係非同一般,其間的糾葛也必定是緊密和變幻莫測,以致有了寶玉鍾情於黛玉,卻與寶釵聯了姻的結局。妙玉也由一個〝玉〞字與寶玉相連,二人情投意合,性格上也具有許多相似之處,是寶玉的一面鏡子。

對其他重要人物,作者主要使用了諧音來定名,這是大量的,並且〝諧〞得非常巧妙,足見作者的苦心妙思和駕馭文字的能力。

甄士隱,賈雨村:真事隱,假語存(假語村言)。

賈寶玉:〝假寶玉〞,具有反叛精神的〝真頑石〞。

妙玉:〝廟〞中之玉,表明了她的身份,原是出家人。

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四姐妹:諧音〝原應嘆息〞,嘆息她們短暫的青春年華。春天本來就很短暫,更何況分成了四個階段,每個階段就更短了。也有人認為是〝原因探析〞,探析封建社會衰敗、滅亡的原因。

王熙鳳:鳳為雄性神鳥,喻意鳳姐像個才幹卓越、犀利鋒快的男人。也諧音〝枉是鳳〞,雖然才幹出眾,也免不了香消玉殞,一領草席裹屍丟曠野,女兒差點被賣的下場。

花襲人:花的姿色俱佳且香氣迷人,卻在背後給你溫柔的一刀。也喻示了襲人是〝戲〞子(蔣玉函)的〝人〞。

秦可卿:親可情,濫情,可和任何親近的人發生姦情。但是仔細考察,事情可能並不這樣簡單,似乎裡邊還有其他隱情。

晴雯:晴天的雲霞,只是〝彩雲易散〞;也有說就是〝情文〞。

賈政:假正,愚腐,假正經,滿嘴仁義道德的偽君子。

賈赦:假設,是說他在賈俯是個擺設,不被賈母看好。

賈蓉:蓉者,〝容〞也,〝容〞到了其妻與其父通姦、勾引小叔地步。

賈瑞,字天祥:瑞者,天欲賜福之喜兆也,但是前面加了個〝賈(假)〞字,意思就全反了,所以書中賈瑞第一個死了,接著群芳一個個香消玉隕,可見這是個假的喜兆,故稱之為賈瑞。蔡元培認為賈瑞就是〝假文天祥〞,因為賈瑞正好字天祥,而文天祥剛好字宋瑞,所以蔡元培認為這個人物是用來譏諷那些投降滿清的明朝人,暗指他們沒骨氣。

賈化,字時飛:假話,實非也。

賈鏈:假廉,假臉,是個不知廉恥的荒淫之徒。

賈敬:假靜,他好靜搬到郊外居住,作者諷刺他是假喜清靜。

賈薔:比起那些只知道吃喝玩樂的賈家子弟,賈薔稍微〝強〞點;〝薔薇花〞也是愛情的象徵,賈寶玉從齡官和賈薔的愛情中明白了愛的真意。

薛蟠:〝蟠〞本義是〝曲折、盤繞〞,薛蟠字〝文龍〞,〝蟠龍〞是傳說中八龍里最為兇惡的一個。

嬌杏:僥倖,因回頭多看雨村兩眼後來成為雨村正室,何等僥倖。正是〝偶因一回顧,便為人上人〞。

冷子興:強調一個〝冷〞字,書中把此人安排為〝冷眼人〞,作用非凡,不僅借他之口〝演說榮國府〞,使讀者對後邊展開的情節有所思想準備,而且很早就看出了豪門的破敗之相,可見冷子興的〝冷眼〞夠厲害的。

四春的丫環分別是〝抱琴、司棋、侍書、入畫〞:寓〝琴棋書畫〞四藝,同時也暗喻她們主人的特點、愛好和藝術修養。

四大郡王(東平王、南安王、西寧王、北靜王):比喻〝東南西北,平安寧靜〞,是作者有意為當朝者粉飾太平、歌功頌德的一個假語。

秦鍾:情種,與能兒偷情害死其父,也害死了自己,好一個情種。因其性格品貌很合賈寶玉的喜好,被賈寶玉引為知己。

鴛鴦:一個反喻的名字,鴛鴦鳥本來是成雙成對的,是愛情的吉祥物,但是〝鴛鴦女〞卻不能擁有自己的愛情,被賈赦逼死。

賈環:〝賈環〞即〝壞〞,此人確實夠壞的。

紫鵑:紫是紅過了頭,固有〝紅得發紫〞一說,紅色是曹雪芹喜歡的顏色;杜鵑既是名花,又是善解人意的〝親人鳥〞。綜合上述特徵為〝紫鵑〞,黛玉閨中益友。

孫紹祖:孫臊祖,給祖先丟人。本是靠賈俯的勢力騰達,卻恩將仇報,害死迎春。

夏金桂:下金龜,此名足見曹雪芹對這隻河東獅的鄙視,是她直接害死了香菱。

平兒:瓶兒,擺設。

戴權:〝大〞也讀dai,〝戴權〞即〝大權〞,專管買官賣官。

焦大:驕傲自大,依仗自己救過太爺的命,在新主子面前就驕傲自大,不服管束。

卜世仁:不是人,他親外甥賈芸向他借銀,非但不借,還肆加嘲笑。

甄英蓮:真應憐,本生在官宦人家,卻從小被拐賣,又被金桂害死,一生命運實在坎坷,讓人可憐。

霍啟:禍起,甄士隱的家僕,是他將小香菱走丟,徹底改變了香菱一生的命運。

封肅:又瘋又俗,此人是甄士隱的岳丈,為人奸險小氣,貪慕權貴。

馮淵:逢冤,為了英蓮,被薛蟠活活打死,其冤深似海。

詹光、來升、吳新登、程日興、單聘人:賈府門下的一幫酸腐清客和管事,分別諧音〝沾光〞、〝來升(官)〞、〝無星戥〞,〝乘日興〞、〝善騙人〞。

書中寫的四大家族也是用了諧音,賈、王、史、薛分別是假、亡、死、雪(雪不長久)。就連地名〝青埂峰〞,也可能就是〝情根峰〞。

《紅樓夢》開篇不久,曹雪芹就繞了個彎子虛構了一個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的神話,讓空空道人看到蒙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攜入紅塵多年的〝石兄〞的故事,那故事〝朝代年紀,地輿邦國〞都〝失落無考〞,也〝毫不干涉時世〞。這是雪芹先生為了躲避文字獄故意用〝假語村言(賈雨村)〞把〝真事隱去(甄士隱)〞。

《紅樓夢》諧音地名

青埂峰:情根峰

仁清巷:人情巷

十里街:勢力街

瀟湘館:消香館

梨香院:離鄉怨

蘅蕪院:恨無緣

怡紅院:遺紅怨

風露茶:逢怒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書友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