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賈也:中國股市裡的聖賭徒聖鬥士

眾里尋你千百度,驀然回首你卻在朋友圈裡,像是打了雞血一般,生生不息,刷屏不已,每每都有陽春白雪之論。想不到,你竟然將你的投機行為與「國家安全」、「國家戰略」等高調大詞捆綁在一起,到處散布著你所謂的陰謀論調。你熱血沸騰地說:我們國家到了最危險的時刻,外有八國聯軍組成的「國際空軍集團」,內有頑固派組成的「股市反黨集團」,他們裡應外合,遙相呼應,妄想做空 中國股市 ,打擊中國經濟,阻擋中國和平崛起進程,破壞中國全國建設小康社會的大好局面,扼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其心何其毒也!

 

哥們,這年頭若沒了你,中國經濟那該多無聊。有了你,神一般的存在,經濟如同股市一般,波瀾起伏,心驚肉跳。

我說中國擴內需,重實體,要夯實經濟基礎,讓民眾享受改革成果,你卻說麻蛋,你懂個屁經濟,還是我給你算算數字,我手頭炒了套一百方的房子,一萬一方就是一百萬,二萬一方就是二百萬,三萬一方就是三百萬……發展是硬道理,票面是真王道。我說不談弗里德曼,談熊彼特也行,你說麻逼這些都是洋古董不接地氣,接著嘴裡爆出GP、LP、PE、VC、HF、FOF、IPO等字元,都些投資學ABC,說跟我談投資的實戰問題。

哥們,我知道你跟我根本不是一路,我歲月靜好,安然若素,看著你那精打細算的樣子,到處在撿漏的架式,真的很有資深投機家的神韻。

前幾個年頭,哥們,總是不厭其煩地來問我,“你炒房嗎?”我說,“我沒錢炒,更何況房子是居住功能,並不是商品功能。”你說我圖樣圖森破了,“炒房是國家需要,知道嗎?這是國家的一次造富運動——我是順應潮流,回應國家政策,所以,我富了。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你註定窮逼一枚。”哥們你這三觀之正,我竟無以言對。

前幾個月份,哥們,你又來常常光顧來問我,“你炒股嗎?”我又說,“我沒錢炒,更何況玩股票這虛擬經濟,還不如去開工廠搞實體,實業強國才是硬道理。”你又說我圖樣圖森破了,“炒股是國家需要,國家想將樓市模式複製到股市去,國家又開始新一輪的造富運動了——我是順應潮流,響應國家政策,所以我目前資產翻番。機不可失,時不再來,而你註定窮逼一枚。”哥們你這三觀之正,我又一次無言以對。

哥們,你跑到我面前,來秀你的成功,來宣誓你的存在,我不會羨慕嫉妒恨的,畢竟我不至於衣食無著。這年頭髮財的人多如牛毛,要是我跟馬雲或王健林一平均,就更用不著寂寞空虛冷了。我只是看著你每每示以標誌性的笑得合不攏嘴的尊容,看著你計算著自己資產掐蘭花指的架式,或多或少產生了些生理厭惡。

你是成功,滿口跑火車,言必稱國家需要,行必秉國家意志,或許真的滿足國家經濟全球第二的國家面子的需要。你正能量滿滿,無比符合國家標準,一點都沒有辜負這個時代。為此,國家應該感謝你,給你頒發優秀居民的紅色錦旗,感謝你在樓市、股市裡做出托盤的莫大貢獻,共和國的經濟泡沫里的有你一份功勞!

去年,你告訴我,正在制訂宏偉的移民計劃,再攢多少多少資金就可以到移居海外,自己去不成,至少可以供子女去留學定居。想必,你偉大的移民計劃也屬於你認為的國家需要的一部分吧!

二、

6月以來,股市的綠化率超高,哥們,你卻開始少來搭理我了,沒有見到你的笑臉,我挺挂念的。眾里尋你千百度,驀然回首你卻在朋友圈裡,像是打了雞血一般,生生不息,刷屏不已,每每都有陽春白雪之論。想不到,你竟然將你的投機行為與“國家安全”、“國家戰略”等高調大詞捆綁在一起,到處散布著你所謂的陰謀論調。你熱血沸騰地說:我們國家到了最危險的時刻,外有八國聯軍組成的“國際空軍集團”,內有頑固派組成的“股市反黨集團”,他們裡應外合,遙相呼應,妄想做空中國股市,打擊中國經濟,阻擋中國和平崛起進程,破壞中國全國建設小康社會的大好局面,扼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其心何其毒也!中國現在面臨一場偉大的人民戰爭,這是一場不見硝煙的世紀之戰,這是一場中國輸不起反帝救市的戰爭!國家利益高於一切,是該我們一起唱國歌了,為國接盤,需要我們強勢進入了,誰不去接盤誰就是民族罪人,這個時候,國家需要你們眾志成城,滿倉滿槓桿為國護盤,即使被套,也要決不能動搖,要相信國家相信黨……

哥們,你慷慨陳辭,如此悲壯豪邁,讓我不明覺厲之餘,深感自己沒心沒肺,沒國沒黨,竟然一直沒有入市,處於隔岸觀火的狀態。

在我看來,你何止是一個資深投機家,簡直是一個資深演說家!是你一語點破天機,原來擋你財路的是國外敵對勢力,阻止國家造富運動的也是國外敵對勢力。如此看來,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一直未死!想必,你宏偉的移民計劃也是曲線救國的表現,要深入到敵人的心臟去,開展敵後根據地建設,比如到洛杉磯的社區里成立一個支部。

哥們,你能意淫到這副神魂顛倒的程度,試問那得打多少雞血,那得吃多少葯?把自己的投機行為如此神聖化,實在讓我對你另眼相看。你的形象頓時拔高了許多,直入雲宵,試與比天高,根本令我無法直視。

哥們,我可能想得太多了,萬一你真的“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跑到陽台上縱身一躍,那也算是為國捐軀的義舉了,是不是在殯儀館裡給你加蓋國旗,享受國葬待遇,蓋棺定論發布悼詞,定性為偉大的中國聖賭徒,久經考驗的正能量者?

你明明一副噬血逐利的投機做派,不惜高利貸高槓桿來炒股,典型的人心不足蛇吞象,卻一直在裝逼的道路上,漸漸模糊了牛逼和裝逼的界限,簡直是某個群體的靈魂附體,你儼然不是在為自己炒股,而是戴了“三個表”在炒股:為人民炒股,為國家炒股,為時代炒股……你神聖得如同義和團和紅衛兵的戰士們。現在,估計哥們你已經殺紅了眼,非要找幾個洋鬼子來練練手,搞幾段手撕鬼子的義舉看來是不行了。

可是,哥們,我實在搞不明白:你到底是愛錢呢,還是愛國?口口聲聲說自己投機是在賭國運。明明是個賭徒,卻能將股市漲跌和國運扯上關係,這顯然是一種常人無法企及的覺悟高度,莫非你擁有了戰無不勝的宇宙思想了?

為了賭國運,哪有你這般任性?竟滿倉起講故事的垃圾股、沒業績的虧損股、爆炒過的次新股、逆天漲的神創股……這些爛屁股的“後庭花”,在你的精心澆灌之下,綻放得艷如夏花,好讓你們在睡之前,美滋滋地數著爛屁股入睡,數著數著,即使是滿屁股的屎,在你夢裡都成了黃金滿地,實現一夜暴富的中國夢。

既然你如此的神聖,不妨稱你為“聖賭徒”吧!

三、

哥們,我回過頭來一想,覺得你是真有夢想的人,一直和國家站在一起,無比符合國家制定的居民標準。原來你才是站對隊的人——國家需要你們這些聖賭徒!

國家實體經濟如此低迷,未見得國家去救企業;農產品價格被腰斬,也未見得國家去救農民……見死不救,讓他們早死早投胎。然而,房價一跌,樓市就像連著國家的痛經一般,事關國家房事,性福之所在,於是,拚命地加大艾萬可劑量,出台一系列救市政策,想多操一天是一天!上個月來,股市不穩了,屁股決定腦袋,事關國家“雞的屁”,顏面之所在,於是,連夜加大艾萬可的劑量,籌資金、出政策、制定戰略,打出各種組合拳,明目張胆地違背市場規律,就是為你們這幫聖賭徒為打氣鼓勁。國家一直希望你們這幫聖賭徒來捧場!

“時勢造賭徒”,原來聖賭徒才是這個國家最需要的國民!樓市正在你們聖賭徒的配合之下,組成了陣容豪華的炒房團,已炒到高聳入雲的巔峰狀態,上升空間估計只能留給了登月的“嫦娥六號”了。

目前,發展經濟,拉高經濟指標,只有靠股市了。於是乎,我們國家的決策者們也和你們一樣,早已聖賭徒靈魂附體,拚命地製造牛市氣氛,允許個人開20個帳戶,發動CCTV、人民日報、新華社會等喉舌全面轟炸造勢,打著鼓勵人民共用經濟成果的旗號,並冠之以實現“中國夢”的政治需要,說4000點才是A股牛市的開端,拚命地慫恿更多的聖賭徒們來炒股,把廣場上的大媽甚至放暑假的高中生,都拉進這個浩大的國家賭局之中。

理都懂,然並卵,城會玩,日了狗。殊不知,股市卻非那樓市。聖賭徒們接盤樓市,接下來的是不動產,轉手騰挪需要時間緩衝,更重要的確實存在一個剛需市場,總會有被強姦的冤大頭會百般無奈之下來接手。所以,國家救市政策屢試不爽。但接盤股市,接下來的卻是如假包換的虛擬的泡沫,轉手拋售又只在剎那間,只會更投機,更噬血。你們以敢死隊的精神把一個流動性欠缺的神小創炒到130倍市盈率,製造了一個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的超級泡沫。問題是,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再怎麼發揮政府的作用,市場規律該起作用的時候,總會起作用,結果始有今日之股災。

本來這是股市去泡沫化的價值回歸,結果又是你們這些聖賭徒們阻止市場無形之手的調節。你們真是國之妖孽,早已戰無不勝了,房價下跌了,你們義正辭嚴地砸售樓部;股價下跌,可以公然要求國家接盤救市,來製造你們想需要的“牛市”。

勝利永遠屬於你們聖賭徒們!

這回你們又勝利了,我們這個國家,又一次,維穩的心態壓倒了改革的承諾;又一次,所謂的民意挾持了政策;又一次,政府發揮了決定性作用;又一次,我們為了短暫的歡愉而放棄了原則和價值觀;又一次,權力匍伏在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的腳下。我們一起奔向天堂,我們全都走向另一個方向……

四、

中國自古至今,從來都不乏聖賭徒們,有拉起造反旗幟,卻等待國家招安的宋江,有揣摩聖意的義和團和紅衛兵的好戰士……充滿噬血逐利的險惡用心,卻每每冠之以為國為民的堂皇藉口。

如今之中國,更是給予聖賭徒們好的土壤、好的時代。除經濟領域聖賭徒在戰鬥著之外,在政治領域中,又有多少聖賭徒在戰鬥,他們“滿口馬列,滿腹盜娼”,以為人民服務之名,行損以利己之實,製造出來的貪腐業績,於煌煌二十五史也是曠古絕今的。

特別在輿論場之中,他們更不惜將國家作為賭局,將賭術發揮到了淋漓盡致的程度。他們不乏年長者,屬於專家學者型,有留學背景者,如張維為、李世默之輩,極力鼓吹中國模式,否定政治改革;有國產精英者,如孔慶東、張宏良之流,極力鼓吹毛左思想,一心想夢迴文革。江山輩有人才,青年才俊更是青出於藍勝於藍。有留學背景的海龜者,如左嶠、雷希穎之流,以愛國之名行個人炒作之實;無留學背景的土鱉派,如帶魚粥、千芳花之輩,中華田園犬的夢想就是升格為二郎神腳下的哮天犬。

這些聖賭徒們,利慾薰心,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總假想成自己是被國家需要的,並努力偽裝在為國家戰鬥!其實,這些聖賭徒其實都一個共同的名稱,那就叫聖鬥士。

不過,動畫片里的聖鬥士叫星矢,現在中國的聖鬥士都姓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