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郝柏村:解讀蔣介石日記,我們要「一國良制」

擔任過蔣介石生前侍衛長、中華民國前國防部長、行政院長、國民黨副主席等要職的郝柏村,以近百歲高齡著書立說,詳盡解讀蔣介石日記。繼2011年出版近500頁的中共內戰部份後,2013年再推出近1500頁的八年抗戰部份。帶著這部分上下冊,重達2.6公斤的著作,郝柏村來到香港,要告訴我們一個真實的蔣介石。

郝柏村(右)追隨蔣介石的照片(資料圖)

擔任過蔣介石生前侍衛長、中華民國前國防部長、行政院長、國民黨副主席等要職的郝柏村,以近百歲高齡著書立說,詳盡解讀蔣介石日記。繼2011年出版近500頁的中共內戰部份後,2013年再推出近1500頁的八年抗戰部份。帶著這部分上下冊,重達2.6公斤的著作,郝柏村來到香港,要告訴我們一個真實的蔣介石。

抗戰歷史之於郝柏村

走進郝柏村位於尖沙咀的酒店房間,只見他正坐在落地窗邊,慈祥地凝視寧靜的維港,天是藍的,水是藍的,不知道他當時的心情是什麼顏色?1919年出生的郝柏村,在台灣居住超過半個世紀,依舊沒改濃重的江蘇鄉音。這個年紀,難免有點重聽,左耳聽力比右耳好些。沒想到他說的第一句話是:“你聲音大點啊。”

蔣介石或許是世界史上罕有的政要,終生都有寫日記的習慣。蔣介石對日記非常慎重,當年每寫好一本,親手用牛皮紙包好,交給郝柏村轉交給保管者。不過,郝柏村就做夢也沒想到,數十年後有機會能看到日記的內容。蔣介石日記內容之詳實,令人嘆為觀止。郝柏村的解讀,僅僅涉及內戰和抗戰的軍事、外交部份。

郝柏村幾乎到過大陸的每個省,也參觀過大陸的抗日紀念館,發現大陸對抗戰的解讀“離譜太多”。比如說蔣介石命令張學良對日軍“不抵抗”,根本子虛烏有。作為親身參加過抗戰的人,郝柏村覺得自己有任務寫這部書。他也很樂見這本書能夠在大陸出版,甚至直言可以不要版稅,但是前提是不可以刪改。

在最近的一次健康檢查中,郝柏村做腦部掃描時,發現頭裡有金屬反應。他這才想起,當年剛從軍校畢業,在廣州打了個人抗戰首仗負傷,小彈片留在腦袋裡,幾十年了都不知道。抗戰的歷史,就像這枚彈片,是郝柏村身體的一部份。

郝柏村眼中的蔣介石,是個非常自律的人。受蔣介石感染,郝柏村也寫了幾十年的日記,自己的生活也很規律。神采奕奕,身子骨挺拔的他,笑稱自己沒有特別的養生之道,吃飯不講究,但每天都做運動,打高爾夫18洞全部走路,游泳45分鐘。也每天堅持閱讀、寫作,平均花兩小時解讀蔣介石日記。

蔣介石怎樣一個人

回想往事,郝柏村說他曾經親眼見過,八十多歲的蔣介石拍桌子罵大學教授,但他自己或許是唯一沒被蔣介石罵過的人。郝柏村做蔣介石侍衛長六個年頭,後來被蔣介石調去做軍團司令。委任令發布了,新的侍衛長也公布了,照例郝柏村應立即上任。可是蔣介石跟郝柏村說:“你再待一待。”彷彿相處了五六年,突然要分開,又有點捨不得。蔣說:“你再陪我到高雄去一趟,軍團的事情,你跟原來的那個司令,跟他商量著辦好了。”於是,郝柏村多留了差不多一個月。

有次,人稱“孔二小姐”的孔令俊叫郝柏村去喝酒。孔二小姐好酒,郝柏村不好意思推辭只得去了。本想喝完一杯趕緊走,結果孔二小姐一杯接一杯地倒,把郝柏村灌醉了。第二天,郝柏村只好跟蔣介石扯謊,說自己感冒不能上班。第三天見到蔣介石,蔣開口就問:“你完全好了嗎?”郝柏村說:“好了,好了。”

郝柏村說,一般人看到的蔣介石都是很嚴肅的,但他覺得蔣其實很仁慈。蔣介石看到販賣雞、豬的商人,把雞的腿綁起來,把豬層層迭起來運輸,也不能接受,專門去跟商人說,雖然這些雞、豬最後要宰,但運輸過程中不可以這樣虐待。

郝柏村還強調:“對政敵來說,他(蔣介石)沒有殺過一個人,馮玉祥、閻錫山、唐生智、李宗仁、白崇禧……都同他打過,但是以後他都沒有(報復)。打完了,只要表面上聽他的,就算了,不是心狠手辣的。”

這幾年蔣介石日記逐漸成為一門顯學,研究者愈來愈多,郝柏村希望所有都要客觀。如今解讀蔣介石日記,蔣介石有什麼說得不對的地方,郝柏村也會在書中指出。他笑說:“當年蔣公在世的時候我不敢,現在沒關係了。”郝柏村也自信,他對蔣介石日記的解讀,是目前為止最客觀的。

我們要“一國良制”

郝柏村介紹,蔣介石日記中也有關於香港的內容。他說,1943年,蔣介石代表中國戰區參加開羅會議。會議上,決定把台灣、澎湖、東北都還給中國。當時中方提出,要把香港也歸還中國。但是時任英國首相丘吉爾放話,開羅會議只討論戰敗國的問題,英國是戰勝國,所以香港的問題就沒有談下去。但是,香港屬於中國戰區,所以日本投降後,中國戰區的受降都要蔣介石派人去。英國人近水樓台,要接受日本投降。蔣介石說這不可以,中國戰區的受降是要他負責。最後雙方妥協,實際上由英國派出,名義上則由蔣介石派人受降,爭個面子。郝柏村說,蔣介石當時認為,香港回到中國是時間問題,沒必要為此開罪英國。

身在香港,在世界上率先實行“一國兩制”的地區,郝柏村說他個人是不能接受“一國兩制”的。他說:“世界上沒有一個民族國家是兩種制度的。”他強調在海峽兩岸關係上,一個中國沒有問題,和平統一沒有問題,但台灣不能接受“一國兩制”。他認為香港現在是試行“一國兩制”:“我希望試行的結果是兩制變成一制。”然後,他反問道:“我問你,一制會照共產黨的辦法來嗎?不會,是不是?所以兩制變成一制,是大陸用香港的制度啊。大陸用香港的制度,同台灣差不多啦,不需要一國兩制,所以我們要‘一國良制’。”郝柏村笑道:“大陸會變,我是很樂觀,但時間起碼要再等50年。”

郝柏村希望,今天中華民族的年輕人都能夠了解抗戰真相,因為抗戰“是中華民族復興的源頭,沒有八年抗戰,中華民族不會復興,不平等條約不會取消,失土不會收復,國際地位不會是現在這樣”,甚至也不可能有今天的香港。

或許,郝柏村解讀蔣介石日記最大的貢獻,還不僅僅是客觀,而是作為參加過抗戰、接近過蔣介石、曾經身為國民黨政要等等,這些身份集於一身,再難找出第二個更適合的人來解讀蔣介石日記了。而他願意這麼做,也實在是歷史之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許驥博客:原來醬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