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李健唱的貝加爾湖裡 沉睡著25萬冰冷屍體

一股冷空氣襲來,氣溫驟然降到零下70度。只在一瞬間,逃亡的人們好像被施了某種魔法,連同周圍的空氣一起被凝固了。

李健的一首《貝加爾湖畔》,讓貝加爾湖不再陌生。

這座世界上年代最久遠的新月形湖泊坐落在俄羅斯西伯利亞南部,最大透明度可達40.5米——透過湖水觀察水面之下40.5米內的生物就像是透過空氣一樣清楚,被譽為“西伯利亞的明眸”。

不過,就在它那清澈動人的湖水深處,隱藏著深不可測的黑暗。貝加爾湖最深處達1637米,平均深度也有730米,而中國最高樓、目前正在建設中的“上海塔”高632米。在那幽暗極寒的水下,靜靜地躺著25萬具冰冷的屍體。

事情發生在距今約100年前。

1917年俄歷2月(公曆3月),俄國二月革命爆發,羅曼諾夫王朝被推翻,彼得格勒工人和士兵建立了新的政權——工兵代表蘇維埃。同時,資產階級得到孟什維克和社會革命黨人的支持,成立俄國臨時政府,形成了兩個政權並存的局面。

不過,臨時政府在後來的十月革命里被推翻,布爾什維克取得政權,並與德意志帝國及其盟國奧匈帝國簽訂《布列斯特條約》和約,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戰。

1918年11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英國、法國、日本、波蘭、美國等國因不滿俄國單方面退出對德意志帝國的戰爭,以及沙皇俄國債務等問題,對俄國革命進行了武裝干涉。而原俄羅斯帝國境內持完全不同政治主張的各派勢力——包括支持沙皇的保皇黨、軍國主義者、自由民主分子和溫和社會主義者也聯合起來對抗布爾什維克,組織起數量龐大、所佔地域極其廣闊的白軍與紅軍對抗。

但是,白軍最終不敵紅軍,1919年11月,其位於西伯利亞西部的據點鄂木斯克陷落。為了保存實力,白軍試圖撤退到紅軍難以追及的西伯利亞中部。據統計,當時踏上逃亡之路的軍民總人數達125萬人。其中白軍約50萬人,包括婦女和兒童在內的沙俄時代的貴族、僧侶等75萬人。他們帶著復辟沙皇的最後資金——羅曼諾夫王朝留下的500噸金銀財寶,用馬車拉著糧食,開始了逃亡之旅。

這是一次橫貫8000公里的漫長遷徙。時值11月,西伯利亞大雪紛飛,氣溫在零下20度左右。僅一夜之間就有接近20萬人被凍死。

三個月後,這支125萬人的隊伍減少到了25萬人。糧食和燃料已經耗盡,馬匹也逐次倒下。最後,他們不得不放棄那500噸黃金,並堅持到了2000公里外的伊爾庫茨克。橫亘在他們眼前的,是已經冰封的的貝爾加湖。

湖面像鏡子一樣透明,在夕陽的映襯下發出幽藍的光,顯得格外美麗動人。湖面寬80公里,並不是不可逾越的距離。

白軍的先頭部隊估計,冰的厚度達到了3米,應該沒有問題。即使有什麼不測也沒有第二條路可以選,畢竟後有追兵。

一行25萬人踏上了冰面。藍幽幽的光好像在為他們指路,順著那光一路往前,就是生的希望。不過,極寒的西伯利亞平原,寒流像壞脾氣的孩子一樣肆虐,大雪裹著一股冷空氣襲來,周圍的氣溫驟然降到了零下70度。

失去意識只是一瞬間的事。在廣闊的湖面上,逃亡的人們好像被施了某種魔法,連同周圍的空氣一起被凝固了。還剩下一些意識的,試圖挪動腳步,但腳黏在冰面上,拔斷了也拔不起來。

空氣中只剩下暴風雪肆虐的聲音,聽不見一點人們的哀嚎。也許是聲音被凍住了,也許一切發生得太快,他們甚至來不及呼救,就被活活凍死了。

幾個月後,春天終於來到了西伯利亞。貝加爾湖上傳來了冰川裂縫的聲音,世界上蓄水量最大的淡水湖泊又恢復了往日的生機。

隨著冰雪消融,25萬具屍體被湖水吞沒,永遠地沉入了1637米的水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界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