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東莞工人一夫多妻潮 女工爭著掙錢養男友

在他這裡,一切都自然而然,“廠區里女孩子多,離家在外都挺孤單的,我從厚街到長安工作十年了,懂女孩子心思,真的對她們都很好。趙屋街附近的這個大型電子廠擁有2萬名女工,阿義2009年末到東莞,一直沒有正經地工作,卻不出意料地收穫了一個女友。

同李兵一樣的男工並不少見。在記者走訪的一些廠區里,男工同時與幾個女工交往並發生關係被認為是件“正常的事”。在厚街白濠村,間雜林立著眾多的塑膠廠、鞋廠、拉鏈廠,多數工人因為籍貫住在了一起。

四川籍男工小林毫不避諱地對記者說,“我也交三個女朋友,很正常嘛,出來混的,誰不是這樣?”在他和他相熟的四川同鄉之間,這並不是秘密,“幾個哥們都這樣啊,‘一夫多妻’稀鬆平常,這個廠一個(女朋友),那個廠一個(女朋友),年輕漂亮的廠妹多得是,單純又好交,幹嘛不多要幾個?誰要是只有一個女朋友,就太丟人了,會被笑話死的。”

小林的邏輯是,“反正大家都年輕,還能玩幾年,到了差不多的年紀,女孩子都回家結婚了,照樣做良家婦女。”

女工流水線賺錢“養”男友

現實是男人不一定找得到工作,而女工卻不可能不找男朋友。阿義1990年生,外表俊朗。這個年輕人毫不避諱地承認,來東莞就是為了娶個媳婦回家,“你不知道嗎?在我們村子裡娶個媳婦要花3萬的彩禮錢,這裡女孩子多,不要錢。”他沒找錯地方。

趙屋街附近的這個大型電子廠擁有2萬名女工,阿義2009年末到東莞,一直沒有正經地工作,卻不出意料地收穫了一個女友。提到女友,阿義樂滋滋地翻出錢夾里大頭貼給記者看,女孩就是電子廠女工,河南人。雖然生活開銷由女友負擔,但阿義仍打算不久就帶女友回老家結婚。這樣的事例並不罕見。在東莞長安某電子廠工作的小琴,也曾以微薄的工資“養”過一個男友。小琴是重慶萬州人,1984年生,2008年過年前廠區舞會上,沉默寡言的小琴結識了在超市工作的前男友,開始了沒有底線的付出。

超市的收入要比工廠低得多,小琴月入2000多元,十分節儉,對男友卻十分大方,“只要看到他錢包里的錢少於200塊,就會馬上塞幾百塊錢進去,自己捨不得吃捨不得穿,卻帶男友去肯德基和真功夫。

只要他喜歡吃,都馬上買給他。”小琴說,那時她是期待嫁給這個男友的,但男方卻還和其他的女孩子有來往,小琴只能不停地花錢,加倍地對他好。

午後,是大批女工們回到工廠上班的時間,換上工作服、戴上帽子手套和口罩,進入生產線。該大型電子廠人事經理王某說,廠里的女工中有一半在廠外租房,多數都是已婚或同居,不少女工的確“養”著一個男友,這並不是一個貶義詞。

那尷尬逼仄的性生活

晚上沒法過(性生活),只能白天嘍。讓另外一對出去轉轉,吃個飯逛個超市,剩下的兩個就可以解決了。厚街鎮橋頭村一個不足20平米的出租屋裡,掛起一塊碎花布簾。在帘子的兩側,蝸居著兩對20歲出頭的年輕工廠情侶。

星期天,美蘭和男朋友一早醒來,簡單梳洗了一下,對帘子另一頭的情侶說,“我們出去轉轉,大概中午回來。”想想又補了一句,“兩個小時以內不會回來。”在合租的一年時間裡,兩對情侶就是靠這種默契解決性生活。

美蘭和男朋友在厚街橋頭一間工廠打工,收入不多,每月300元的房租都是壓力。他們倆把原本單間的出租屋划出一半的空間,與另一對情侶合住。

美蘭的男朋友說,“晚上沒法過(性生活),只能白天嘍。讓另外一對出去轉轉,吃個飯逛個超市,剩下的兩個就可以解決了。”

這種默契持續得並不久,美蘭已經無法忍受,“這種合租繼續下去我會瘋掉的!”事實上,為了讓工廠情侶不再尷尬,2005年開始就有東莞企業開設“夫妻房”宿舍,時至今日,更多的企業紛紛以“夫妻房”為籌碼,緩解民工荒。陳波夫婦幾個月前就住進這樣的一間宿舍。

“我們也曾在廠外租房住過幾個月,一個月400元,二人世界當然舒服,不過一到交租就覺得心疼,後來還是搬回工廠。”“所謂‘夫妻房’,也就是一個小單間,只幾平米大,以前是一間大宿舍分割出來的,有些房間頂是空的,這邊說話隔壁房都能聽見。

就是這樣一個簡易的方格間,為陳波夫婦提供了一個不需要付費的私人空間。由於房間完全不隔音,夫妻生活只有處處小心,擔心隔壁聽見。“時間長了也就不覺得那麼尷尬了,別太大動作、太過頻繁就行。”然而,陳波老夫婦仍然幸運,與在莞務工的夫妻數量相比,東莞企業設置的“夫妻房”數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寮(liáo)步鎮某廠區的李麗在東莞完成了一次痛苦的成人禮。三年前,18歲的李麗離開河南老家,跟隨姑姐來到東莞,進入寮步該工廠務工。不久,單純的李麗燃起了對愛情的憧憬,然而等待她的卻是一次次的絕望。

2007年至2009年間,不足一年半的時間裡,李麗戀愛三次,失戀三次,三次懷孕,三次流產。2007年春,剛剛工作不久,李麗就與同廠務工的一個20歲男工陷入熱戀。

像所有的女孩子一樣,李麗愛情充滿了對花哨時裝一樣的好奇,並在廠區附近的出租房裡,完成了她認為是愛的過程。這個時候,她甚至不知道與男性發生關係需要採取避孕措施。

不久後,李麗與男友分手,同一時間,她懷孕了。“他給我200元,一個姐妹帶我去一家小診所做了(人工流產),花了60多(元),很痛。這時我恨死這個男的了。” 這是李麗人生中第一戀愛,失戀的痛苦令她無暇思考悲劇的原因。在感情低落期,同廠一個質量管理組長對李麗表現出無微不至的關懷。並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使李麗再次失戀和懷孕。

挫敗的感情像麻藥一樣麻醉了她,數月後,在一個酒醉後蹦迪的夜晚,絕望的李麗與一名迪廳結識的男子發生關係,並不幸地經歷又一次懷孕和流產。

“李麗”們的遭遇令東莞市南城區某婦產醫院的副主任醫師秦文麗感嘆,“這些女孩子讓人心痛!”在秦文麗曾接診的病人中,有30%以上是工廠女工,“有一些女孩子要做人流手術,白天上班不敢請假,要夜裡來做。

更有相當一部分女孩,懷孕4個月才來醫院,這種情況需要做引產,對身體傷害很大。”針對女工性知識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有性生活的女工中,有超過10%受訪女工表示從不採取避孕措施。

據廣東省婦女維權站的信息顯示,女工未婚同居,孕後遭到拋棄佔據相當高的比例,維權站站長劉秀連認為,年輕的女工單純而缺乏自我保護意識,“她們大多率性而為,對現實缺乏考慮。”

在東莞這個製造中心,男女比例嚴重失調,東莞工人一夫多妻現象很普遍,雖然有點誇大成分,但產生了很多問題,女工的權益無法保障,缺乏自我保護意識,在無奈的現實面前,這樣的故事或許仍將發生,解決的唯一辦法就是招聘大量男工,緩和用工荒。

“東莞工人一夫多妻”:東莞最近火了,在央視報道色情業問題後,近日曝出東莞工人一夫多妻的現象。東莞號稱世界製造中心,這裡男女比例嚴重失調,東莞工人一夫多妻現象很普遍。儘管東莞工人一夫多妻早已被發現,但現實仍很無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南方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