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十萬人瞻仰胡耀邦取消內幕:李鵬反對

——胡耀邦追悼會「十萬人瞻仰遺容」一項為何被取消?

在李鵬看來,十萬人瞻仰胡耀邦遺容並不是一個好主意,他在日記中寫道:“我思量,這不是一個好主意,讓群眾瞻仰耀邦遺容,勢必在社會上引起更大的混亂,給那些企圖利用耀邦逝世的機會製造混亂的人以可乘之機。耀邦一生忠於黨,忠於人民,顧全大局,若他在天之靈有知,我深信他也不會同意家屬這一要求的。黨中央4月15日發表的治喪公告中已明確宣布,在人民大會堂為耀邦舉行追悼會,並同時向遺體告別。我不得不對李昭同志說:你們的要求,我將報告中央,但是,我認為,為耀邦舉行隆重的追悼會,中央已昭告天下,這體現了黨中央和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對他的哀悼和尊敬。不開追悼會,勢必產生極為不好的影響,恐怕難以改變。”

鄧小平、李鵬、趙紫陽等中共高層參加胡耀邦葬禮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猝然病逝後,中央很快組織成立了由喬石牽頭的治喪辦公室,下設六個組,分別是秘書組、警衛組、總務組、新聞組、外事組、群眾組,從中央機關和北京市有關部門抽調人員參加各組的工作。

4月17日下午,胡耀邦治喪辦公室在中南海召開會議,討論胡耀邦追悼會的具體安排。會議由喬石主持,胡啟立、宋平、溫家寶和有關部門負責人參加。

時任《人民日報》社社長錢李仁參加了會議,下午五點半回到報社傳達。據時任副總編輯陸超祺“日記”記載:

會是喬石主持的,(胡)啟立參加,主要是商量耀邦同志逝世的有關事宜。一是決定21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十萬人的遺體告別儀式;二是22日開四千人的追悼大會;三是群眾性的就地的悼念活動可以適當報道;四是駐外使領館除追悼會那天下半旗外,還要設靈堂,耀邦同志照片掛黑紗,設簽名冊,誰來就簽個名;五是已經有了的專案就不要收縮,如往夫安門廣場送花圈,不得拒絕,等等。

新華社社長郭超人也參加了會議,他回到新華社後立即做了傳達。時任新華社國內部副主任張萬舒的“日記”所記與陸超祺基本一致。不過,張萬舒聽到傳達是,上述五項,是“根據趙紫陽的提議”的。

關於這次會議記錄最詳細的是時任中宣部幹部,臨時被抽調到治喪辦公室“新聞組”的李平,他回憶說:

4月17日晚7點半,曾建徽(新聞組組長—引者)在山西廳召集新華社、廣電部等中央新聞單位負責人開會,傳達了治喪辦公室當天下午在中南海開會確定的有關事項和精神。治喪辦的會議由喬石主持,胡啟立、宋平、溫家寶和有關部門負責人參加,決定耀邦同志的治喪事宜比照葉劍英元帥追悼會的規模舉行,即按照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的規格辦理喪事。同時作出了很好的意向性的決定:允許各地學校、單位、企業的群眾舉行悼念活動,各學校可以設靈堂,團委和學生會等組織都應積极參加;為使群眾感情和情緒正常抒發和分流,計劃於4月20日和21日在人民大會堂組織北京市各界代表和群眾10萬人瞻仰遺容;對群眾性的自發的悼念活動,也可作適當的報道。追悼會定於4月22日上午在人大會堂中央大廳舉行,中央電視台和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作實況轉播。按慣例不邀請外國人參加追悼會,駐外使領館也不專設靈堂,可以懸掛胡耀邦同志的遺像。在香港的新華社分社內可設立靈堂。對外國領導人發來的唁電,如金日成、昂納克、西哈努克等人的唁電,應即時摘發刊登。很多人都感覺,這是現任領導比較開明並似乎具有些許補過性質的表示(李平:《參加胡耀邦追悼會的回憶》,《炎黃春秋》2015年第3期)。

上述當事人的回憶,都提到了胡耀邦治喪日程曾有“在人民大會堂組織北京市各界代表和群眾10萬人瞻仰遺容”一項。時間安排,陸超祺“日記”說是“21日”一天;李平回憶說“4月20日和21日”兩天。到底是一天還是兩天?從下文徵引的李鵬日記看,應該是兩天。

李平接著說:

據悉,提出組織群眾瞻仰遺容的設想,出自時任總書記趙紫陽。中辦副主任楊德中、徐瑞新等領導在4月17日上午即徵詢總務組、群眾組的意見,都認為可行,隨即擬定了初步計劃,在下午由喬石主持的治喪辦公室會上確認了這個方案。

而據“李鵬日記”記載,這一“設想”是趙紫陽順應胡耀邦家屬的意見做出的安排。《李鵬日記》1989年“4月18日”條云:

晚上,我和朱琳到胡耀邦同志家裡。在小靈堂向耀邦同志表示深切悼念。回憶往事,歷歷在目,悲痛之情,難以言表。我不禁熱淚泣下,向耀邦同志遺像深深地鞠躬以致哀悼。

耀邦夫人李昭對我說:希望把耀邦的骨灰撒在共青城。這是他五十年代擔任青年團中央書記時期,親自倡導、親子培植,在鄱陽湖畔建設的一座農墾城市。他對這片土地和這個城市有著深厚的感情。李昭又代表家屬提出,希望把耀邦同志的遺體公開開放兩天,供人民群眾瞻仰。李昭同志甚至提出只要公開瞻仰遺容,也可以不開追悼會。她要我把家屬意見向中央轉達。

概括地說,關於胡耀邦的治喪事宜,李昭向中央提出的要求有兩項:第一,將耀邦安葬在江西共青城;第二,胡耀邦遺體開放兩天,公開瞻仰遺容。

從“李昭同志甚至提出只要公開瞻仰遺容,也可以不開追悼會”一語看,“公開瞻仰遺容”一項,是李昭及家屬非常堅持的意見。或許,趙紫陽認為沒有理由不滿足家屬的要求,因此,在17日下午的會議上,治喪辦公室將其列入治喪事宜中的一項。

而在李鵬看來,“這不是一個好主意”,他在日記中接著寫道:

我思量,這不是一個好主意,讓群眾瞻仰耀邦遺容,勢必在社會上引起更大的混亂,給那些企圖利用耀邦逝世的機會製造混亂的人以可乘之機。耀邦一生忠於黨,忠於人民,顧全大局,若他在天之靈有知,我深信他也不會同意家屬這一要求的。黨中央4月15日發表的治喪公告中已明確宣布,在人民大會堂為耀邦舉行追悼會,並同時向遺體告別。我不得不對李昭同志說:你們的要求,我將報告中央,但是,我認為,為耀邦舉行隆重的追悼會,中央已昭告天下,這體現了黨中央和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對他的哀悼和尊敬。不開追悼會,勢必產生極為不好的影響,恐怕難以改變。

其實,在17日下午的會議傳達後不久,就已經有人與李鵬一樣認為“這不是一個好主意”,“公開瞻仰遺容”一項就被取消了。

17日晚上9點,陸超祺接到錢李仁的電話:情況變了——21日10萬人向胡耀邦遺體告別的儀式取消了。張萬舒得到的消息晚半小時:晚上9點半,郭超人又向他傳達“21日十萬人向遺體告別儀式取消了”的決定。李平接到的傳達也是晚上9點:

17日晚9點,忽然傳達了時任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的電話通知,下午確定的可安民心的舉措一風吹,除4月22日上午較大規模的追悼會之外,其他一切活動都不搞了,對群眾自發的悼念活動也不報道了。即實際上改變為完全的低調處理了。這當然是最高決策層即高於喬石、胡啟立等現任常委的人作出的決定。我們這些普通工作人員都不理解為什麼要作出如此違背人民群眾意願的決定

4月18日下午三點,陸超祺參加胡耀邦治喪辦公室召集的會議。會上,有人提出,要是昨天決定的21日10萬人向耀邦遺體告別儀式不搞了,傳出去的話,群眾可能有意見。喬石否認有這個決定,說不能把治喪辦公室個別人的設想傳出去……。

4月19日,李鵬接到正式電話通知:“上午,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同志給我來電話,說李昭同志已向治喪辦明確表示,耀邦同志的治喪事宜,一切聽從中央安排。這就是說,她撤回了昨晚對我講的要求公開瞻仰耀邦遺容的建議,同意開追悼會。這說明,李昭同志還是顧全大局,深明大義的人。”

至此,追悼會“十萬人瞻仰遺容”一項宣告取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徐慶全微信公眾號八十年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