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李鵬六四日記:胡耀邦逝世真實內情

胡耀邦是因心臟病突然發作住進北京醫院的。按醫生的要求,胡必須在病床上小便和大便,不能下床,胡對此很不習慣。第八天早晨,胡耀邦開始執意要下床大便,醫生不同意,仍在床上大便,但因用力過猛,造成心臟破裂,搶救無效而死亡。本文摘自《李鵬六四日記》,西點出版社出版。

胡耀邦是改革開放早期平反冤假錯案和真理標準大討論的具體執行者,1987年被指責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而被迫辭職

4月15日

上午,參觀了舉世聞名的日本瀨戶大橋,然後出席岡山縣的倉山市政府為我們舉行的宴會。席間,李肇星向我報告,胡耀邦在今天清晨病逝。我讓外交部向北京何時,胡去世消息得到證實。

我和錢其琛、鄭拓彬等商量,訪日已近尾聲,不必中斷。在答覆記者提問時,我說“感到十分悲痛”。

我雖然不贊成胡支持自由化的做法,但我們之間的工作關係甚為密切。胡是一個品德高尚、守紀律的人,他對幹部年輕化做了不少工作。

我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四任總理,應日本國首相竹下登的邀請,從1989年4月12日開始對日本國進行正式友好訪問。同行的除我的夫人朱琳外,還有錢其琛外長、鄭拓彬外貿部長等重要官員。

今天,我們結束了在東京訪問的日程後,由日中經濟協會最高顧問岡崎加平先生陪同,參觀了舉世聞名的日本瀨戶大橋。岡崎先生是大橋西岸高松縣人,4月16日是他92歲生日。他不顧高齡,熱情陪同我們到外地訪問,誠摯之心實在令人深為感動。

參觀大橋後,我們出席岡山縣知事為我們一行舉行的午宴。席間,外交部新聞司司長李肇星向我報告,說日本新聞社接到北京來的消息,胡耀邦同志已在今天清晨病逝。這個消息來得太突然,實在令人意外,難以相信。

胡耀邦是4月8日因心臟病突然發作住進北京醫院的。那天上午9時,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在中南海懷仁堂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討論《中共中央關於教育問題的決定》稿。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兼國家教委主任李鐵映作決定稿的說明。大約10時左右,李鐵映的說明尚未結束,耀邦突然臉色蒼白,呼吸不勻,雙手發抖。耀邦很吃力地站起來,對趙紫陽說,我很不舒服,請允許我退席。趙紫陽當即點頭,說“你回去吧”。耀邦離開座位,慢步向門廳走去,突然一下倒在地上。大家都知道耀邦有心臟病,這很可能是心絞痛的表現。當時,參加會議的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同志從隨身帶的保健盒中拿出兩粒硝酸甘油,由在場的工作人員給他服了。

這時,中央保健處的牛福康處長和醫生們已趕到,初步判斷是心肌梗塞癥狀,病情十分危急。隨後,北京最著名的幾位心臟病科專家:協和醫院的方圻,阜外醫院的陶壽琪、陳新正和北京醫院的錢貽簡均先後趕到。政治局的同志為了不妨礙醫生們的搶救工作,也退出懷仁堂,改到勤政殿去開會。待胡耀邦的病情稍為平靜一點後,於下午2時用救護車把他送到北京醫院。

4月9日上午,我到北京醫院去探望耀邦同志。主治醫生錢貽簡告訴我,耀邦的病情已趨於穩定,但他的心肌壞死面積過大,一種判斷心肌梗塞程度的指標——血液中的肌激酶CPK,正常值在50以下,而耀邦的CPK已高達3,000之多,仍處在危險期。在醫生的允許下,我進入病房探望了耀邦同志,看上去他的精神還不錯。我們交談了十多分鐘。他很誠懇地對我說:“你當總理後辦事穩當,各方面反映不錯。”我勸他要安心治病,一定要與醫生配合好,不會有危險的。他的夫人李昭同志還特地囑託我勸勸耀邦同志,要按醫生的要求,在病床上小便和大便,不要下床。耀邦對此很不習慣,執意要下床大小便。這在心肌梗塞危險期,特別是前七天是絕對不允許的。這話我也向耀邦說了,當時他口頭上也答應了。

事後我得知,事情就出在七天之後。第八天早晨,耀邦開始執意要下床大便,醫生不同意,仍在床上大便,但因用力過猛,造成心臟破裂,搶救無效而死亡。去世時間是8時25分,家屬、醫護、警衛人員都在場。

耀邦同志去世消息是一位隨我訪問日本共同社記者傳來的,我還不大相信。我立即讓外交部新聞司長李肇星打電話到北京核實。十多分鐘後,李肇星來報告,耀邦去世消息得到證實。當他在宴會上公布了這一驚人的消息後,一時間,在宴會廳內中日雙方人士都沉浸在悲痛之中。耀邦當總書記時訪問過日本,平時為中日友好事業做過許多事,有許多日本朋友,知名度比較高。我當即和錢其琛、鄭拓彬以及朱琳等同志商量,是否要中止對日訪問,立即回國?大家都認為,明天是我訪日的最後一天,還是有始有終為好,不必因耀邦去世而中斷訪問。宴會結束後,一出大廳,我被一大群中外記者包圍,記者問我對胡耀邦去世有何感受,有何評論。我極力壓制著內心的憂傷,說了一句話:“感到非常悲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李鵬六四日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