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魚蛋革命:港人在衝突困惑中迎猴年

而港人近年政治參與和維護言論、集會等權利意識高漲,但民眾訴求卻不能通過正常途徑充分表達。回歸迄今,港人自認未享受到充分好處,已失去真正自主權等,無異面臨政治、經濟和社會的多重困境齊發。2016猴年才開張,就發生流血衝突,不是好兆頭,它可能成香港今後連續社會動蕩的鮮紅註腳。

2016猴年大年初一,香港旺角爆發警民衝突,80多名員警、多名記者受傷,24名涉入衝突民眾被捕。被外媒稱為“魚蛋革命”的公民抗命事件,起因於警隊因應食環署要求驅離新年夜市無牌賣魚丸(港人稱“魚蛋”)等熟食的小販,與前來聲援的本土派社運人士和民眾發生暴力衝突。示威群眾堵塞馬路,使用木板、磚頭、雜物襲擊警察和記者,並縱火燃燒東西;警方則動用胡椒噴劑與警棍驅散人群,員警並兩次向天鳴槍示警,釀成近年最嚴重衝突。直至9日早上人群才散去,騷亂落幕,留下滿目瘡痍的市街。猴年伊始,港人在寒風凜凜中迎來極不確定的新年。

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將事件定調為“暴亂”,指參與者為“暴徒”,矢言將把暴徒繩之以法。而“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則反駁,他們沒有襲擊警員,示威目的是保護特色夜市,不是騷亂,展示力量是要讓政府知道,若堅持高壓管治,只會“逼狗入窮巷”。

看來衝突各說各話,也並非孤立的警民糾紛,背後潛藏著制度與結構性深層原因。有媒體甚至將示威比喻為香港版“二二八事件”,雖過度誇大,但動機和影響卻有幾分神似。69年前,台灣因查緝私菸而引發震驚海內外、改寫台灣歷史的那個事件。

本屬警察執法的行動,被“本土民主前線”、“學民思潮”和一些社運人士通過臉書(Facebook)等召集民眾至旺角,以捍衛夜市、聲援小販為名,遂行對抗政府的衝突。與之前相對溫和的社運領袖如“佔中三子”戴耀庭、朱耀明和陳建明相比,主導這次活動的新生代社運人物政治定位上更偏激、對現行制度更反感、在政治角力中更缺少妥協意識,對香港是警訊。

香港回歸中國迄今近19年,但香港不但未“中國化”,反而因中國崛起,香港逐漸邊緣化,滋生對大陸和陸客的“仇恨”和對立情緒,把大陸人稱為“侵略者”。部分港人眼裡,香港成了大陸官員洗錢的樂園,淪為大陸人的購物中心,奶粉被搶購、水貨客泛濫,嚴重影響到港人生活。

香港近年經濟低迷、百業凋敝、民生困頓、官富民貧及安老、房屋、教育、醫療等問題惡化,都和大陸急速發展,政策無暇顧及香港有關。香港年輕人生活艱難,中下階層民眾面臨看病難、就業難和住房難等困境;香港昔日經濟和國際金融櫥窗地位,早已被上海和其他大陸城市取代,港府難提有效對策改善。因此,大陸人被部分港人視為搶佔資源、侵略其本土和蠶食其價值的罪魁禍首;而港府治理低效和無能,長期漠視病因,更加劇香港社會的分化對立。

此外,北京近來對香港自由控制力度加大,如香港警察“大陸公安化”,銅鑼灣書店員工連環失蹤等,使港人對龐大的國家機器感到恐懼,擔憂人身安全無以保障,漸對“一國兩制”失去信心。

譬如:港府不搞全民退休保障,但卻爭取通過高鐵追加撥款的提案;大量水貨客湧來,導致周末要上巴士都困難,商場里適應本地需求的產品越來越少。因為特首屬北京任命,港人反對沒有效果。港大校委會任命,也鬧到學生圍堵校方人士;大陸國安部門到香港跨境拘捕綁架書商,打壓言論自由,港府“只能尊重”,對市民愛莫能助,都加劇激進人士的挫折感和憤怒,民眾的不滿和情緒,就透過街頭運動宣洩。

旺角警民暴力衝突,似預示著香港經濟、政治和社會的“凜冽寒冬”到來。愈反中、反大陸,陸客可能對港更敬而遠之,經濟低迷尤其體現在旅遊方面。業界人士稱,年初以來,每日只有100多個大陸旅遊團訪港,比去年同期380個團減少近七成。

而隨著廣東自貿區、保稅店和跨境電商試點店開業,港貨的價格優勢消失,很多辦年貨的大陸客今年轉戰前海、蛇口、橫琴等地免稅店,給香港旅遊和零售業雪上加霜,今年頭兩個月整體售額料將下跌半成以上。加上香港外圍環境形勢也不妙,大陸經濟下行,金融市場風高浪急,美國進入加息周期,港元匯率備受衝擊,香港猴年經濟的寒冬堪稱“嚴酷之至”,難有回暖之機。

而港人近年政治參與和維護言論、集會等權利意識高漲,但民眾訴求卻不能通過正常途徑充分表達。回歸迄今,港人自認未享受到充分好處,已失去真正自主權等,無異面臨政治、經濟和社會的多重困境齊發。2016猴年才開張,就發生流血衝突,不是好兆頭,它可能成香港今後連續社會動蕩的鮮紅註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