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鐵騎銀瓶:啃人和被啃,一位美國媽媽在中國的困惑

一位在中國待了三十年的美國媽媽,卻一直對中國的“啃老”問題困惑不解,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老外”的詫異

前幾日我的美國朋友德蕾莎因為探親回美國,專程到了我們家和我們敘舊。她在中國做管理顧問諮詢,自從八十年代開始,便一直住在北京。

德蕾莎領養了一個中國孩子,名叫凱莉,這次一起帶了來,於是我們講到了育兒的問題。她說一次小凱莉起床後折被子,保姆看到後馬上過去搶過來,邊折邊說,“你人小,折騰半天也折不好,我來折,三兩下就好了,乾脆利落!”德蕾莎知道後堅持說不行,“小孩哪怕是花二十分鐘折好,那也是她自己的勞動,再說她也沒什麼事,就讓她花這二十分鐘時間,她完成之後,也會很有成就感,這多好呢?”

在後來的談話中,她說到她的一個北京熟人,兒子要結婚,本來自己有房子,但是覺得父母的房子更好一點,於是讓老兩口把房子讓出來,供他們結婚。在中國生活了幾十年、已經改喝咖啡為喝茶的德蕾莎一聽有這種事情,目瞪口呆:“這開什麼玩笑,這人都是成年人了,有什麼理由讓父母給自己房子?”但這種事情,在中國實在太普遍了,恐怕只有這些“老外”才覺得不對勁。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我把她說的兩件事情聯繫到了一起。小時候,家長給小孩子折被子成習慣了,長大了,幫他們找工作、給他們買房子,又有什麼奇怪的呢?這樣的例子一多,時間一久,大家也就習以為常了。

啃老,你情我願?

曾看過深圳電視台一期主題為“啃老”的節目,觀眾里一邊是老人,一邊是年輕的學生,近似於一邊是“被啃族”,一邊是“啃人族”。奇怪的是,當主持人問起“啃老”這個問題時,兩邊的反應卻出奇一致,被啃的覺得該被啃,而啃人的也覺得理所當然,周瑜黃蓋,願打願挨,剩下中間幾個持異議的嘉賓莫名尷尬。

願打願挨,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就好比教一個人開車,還不如天天開車送他去他要去的地方簡單。許多家長,包括我自己,未必不知讓孩子獨立自強的重要性,卻往往不知道如何去培養這種獨立精神。

德蕾莎告訴我,即便我們疼愛孩子,但教育就得講究原則。在養育孩子的階段,大家常常為了省事,把應該由小孩獨立二十分鐘完成的事情,自己四分鐘完成了,甚至事事為其代勞,表面看來,父母“犧牲”最大,其實有苦勞沒功勞,甚至是一種“不教”之過:因為我們不肯付出時間和精力去培養孩子獨立成長的能力。

幾年前“虎媽”蔡美兒很火,隨後《紐約時報》的專欄作者大衛-布魯克斯公開和她唱起了反調,他的論點很有意思,他認為,“虎媽式”教育實質上是一種溺愛,即用嚴厲的計劃式教育保護著孩子們,不讓她們去從事更有挑戰的活動。

我頗為認同此人的觀點。我們一般只看到美國小孩童年的幸福,卻忽略了他們小時候在品格上的各種錘鍊,比如他們去參加球賽,他們會在這中間學著慶賀贏球,也會學著接受輸掉的比賽,如何對付糟糕的隊友,如何在一個挺差的團隊里,學習做到自己的最佳。

停止溺愛

我們中國家庭的小孩,一般都重視學習,能把數學乘法表銘記於心,能對唐詩宋詞背誦如流,也能把鋼琴彈得呱呱叫……這些事情並不難學,一來,很多是死的東西,二來家長已經把這些東西都外包給了學校和輔導班,自己不需要操多大心了。

然而學校很少會教孩子獨立處事,這是一個異常複雜的教學過程,因為它需要對知識、技能和態度的綜合訓練。這裡沒有標準答案,沒有固定問題,有時候我們甚至連問題到底是什麼都不知道,畢竟大家都在面對不確定的未來。

孩子小時候我們不知道怎麼去教,或者不願意花時間去教,等孩子大了,啃老,你能怪他們嗎?因為他已將索求視作天經地義,對自己的能力缺乏自信。德蕾莎說的其實是一個道理,人年輕的時候,哪怕多花一點時間,自立地把人生經營好,辛苦是辛苦一點,但當一切都是自己親手造就時,那種自豪和自尊,是任何語言都無法形容的。

請不要誤以為這是對我們各自父母的指責和道德品判。我是以一個父親的身份在說這些話,本文的閱讀對象,是現在“在職”的、“孺子可教”的中青年父母。我這麼寫,也是自我反省,上面說的毛病我也有,我有時候也為了省事而代勞。自己作為一個父親,我做得也大有欠缺,問題是即便是我失職,小孩也沒法讓我換內閣,讓我下台。這對他們是何等不公,對於我們自己,又是何等大的責任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網路轉載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