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專訪奢侈品中國代工廠:幾萬的包只賺2瓶礦泉水的錢

今兒這麼冷,趴在家裡,先來個憶當年:想當年啊,奢侈品業大爆發的時候,中國奢侈品代工廠曾經也如日中天,但眼下,當國內勞工成本上漲、奢侈品業低迷的情境下,像東莞興昂鞋業這樣在業內擁有超大影響力和規模的奢侈品代工廠也難以為繼,不久前宣佈於今年2月正式關閉,它長年為Prada、ROCKPORT等世界知名品牌代工。

“公司客戶訂單嚴重萎縮,後續經營難以繼續,不得不做出結束全部生產和實施經濟裁員的決定。”在公告中,東莞興昂鞋業表示。其實吧,雖然奢侈品售價高昂,但一直以來為其代工的工廠們卻是利潤微薄。在行業景氣時依靠大規模走量的它們尚能生存,但如今奢侈品業在國內不景氣、銷售價格下降,傳遞給下游代工廠的壓力可想而知,品牌訂單減少、人工成本高企這些自然都導致它們步履維艱。

來,我們帶大家一起探究下奢侈品牌與代工廠之間的一些神秘話題:奢侈品代工廠與品牌商之間如何利潤分成?代工廠能否擺脫受制於人的被動局面?“產地效應”又玩著怎樣的遊戲……(註:文中所提代工企業及負責人均為化名)

利潤薄如紙

“動輒幾千、上萬的包卻僅僅賺了兩瓶礦泉水的錢,利潤薄得就像一張紙。”東莞慧達手袋廠行政總監張潔達這麼說。

這家企業代工的客戶包括COACH、PRADA、ARMANI、BURBERRY等一眾知名的奢侈大牌,年產160萬-170萬個奢侈品包包,其中代工COACH品牌的產量在全球代工廠中都名列前十,是國內十大代工企業之一。

張潔達稱,做奢侈品代工的毛利不會超過10個點,代工企業維持運作下去主要靠走量。例如,一個售價3000元的COACH包,工廠賣給香港貿易公司120元,成本佔100元,其中45元為材料成本、20元為人工成本、35元為水電租金等成本,最後一個包只能賺20元。這還是較好的情況,如果有時成本控制不好,一個包經常只能賺區區5元人民幣,也就是兩瓶礦泉水的錢。

“這幾年生意更難做,不僅利潤微薄,世界經濟的持續震蕩使企業受到嚴重衝擊。我們產品百分之百出口到香港,然後75%到美國,25%到歐洲。在兩三年以前生意出現困難,當時美國市場一直不景氣,美國消費者都降低了消費檔次,影響了銷量,儘管歐洲市場好一些,但也多是遊客帶動消費。再加上國內招工難,人手少,每個月少接6000個包的訂單,因人手不足又常出現交貨期晚,只能空運,成本又提高了。”

在廣州市番禺區一家手袋廠的總經理石達貴看來,能夠保持10%的毛利已是企業控制成本、管理到位的最好結果,如果稍有不慎,10%的毛利肯定是保不住的。

石達貴分析說,一個奢侈品牌包包,廠家以20-30美元結單賣出,市場的最終售價每個手袋會高達400-500美元,這其中,貿易公司起到監管作用,大概拿走10%-20%的利潤,除掉20多個點的稅收後,品牌商分得40%-50%的利潤。品牌商靠品牌名字賺大錢,而且沒有固定比例,品牌名氣越大,利潤比例就越高,但實際上成本甚至不到百分之十。

在盛產羊絨羊毛製品的內蒙古也坐落著很多大大小小的加工廠,其中最大的一家就為英國Burberry代工多年,全年日夜生產,工人三班倒,為其已代工幾百萬條圍巾。但這些最後市場上售價幾千元的圍巾,代工廠只能分得幾元錢的利潤。

得聽品牌商的話

在走訪了一些奢侈品代工企業後,它們往往都有一些明顯的共性,企業主往往低調謹慎、謹言慎行,或婉拒採訪,或強烈要求隱去真實姓名,這一明顯的特點主要是因其在產業鏈中的地位決定。

張潔達直言:“說白了,品牌商就是生產商的‘米飯班主’,他們下單,我們才有活做,企業才有出路。雖然想擺脫,但這麼大規模的企業,員工如何解散安置也是個大難題,一旦做上代工,真有點欲罷不能的感覺。”慧達手袋廠原址設在東莞的一個鎮,後來就是因為廠房面積環境達不到奢侈品牌商的要求,才到旁邊的鎮重新設廠。

也有一些奢侈品代工廠表示,奢侈品牌會指定零配件的供應商,但是一旦供應不及時造成交貨期延遲,責任就全在廠家。品牌商按每批代工產品的數量配發五金配件,而一旦有一套五金配件丟失,代工企業必須到當地公安機關報案登記後,品牌商才同意補發給生產商。“這主要是因為奢侈品品牌商對國內代工企業不信賴,防範代工企業利用配件製造假冒高仿奢侈品。”張潔達說。

但流出市面的“大牌原單”有時也難以做到100%的杜絕。比如像上述的Burberry圍巾,因為訂單的數量很大,根據訂單的不同要求(精仿、粗紡等)會有7%-13%的廢品率,這些一般會成為原單、尾貨。一般的品牌會和工廠簽訂48個月(不同品牌不同要求)之後工廠才可以自行處理這些廢品。

但有的品牌監管的就比較嚴,上述Burberry的代工廠也為香家、古馳、H牌(下過一次訂單)做過短期生產,但H牌剩下幾十條的尾單都被品牌全部帶走或自己銷毀。

另外,一線品牌不會為代工廠提供標和包裝盒,即使有也不會多給一個,還有的品牌給的是零時標,出口後就會改換。所以如果看見一些灰色渠道說自己有包裝盒標齊全甚至能開發票的,基本可以斷定99%是A貨。

產地遊戲只為迎合消費者

作為奢侈品消費者,自然追崇奢侈品的“產地效應”,即產品是在哪裡製造生產的,這也是企業打造奢侈品的重要賣點。好多消費者購買奢侈品就是衝著“Made in Italy”或者“Made in France”的標籤。

按照各國的規定,產品在哪個國家完成了最後一個加工步驟最終成為成品,那麼這個國家就是產地國。因此,奢侈品牌商們就會把材料運送到代工國,完成產品加工的大部分步驟後,再將幾乎是成品的“半成品”運回國內如法國,然後將最後一小部分加工步驟在當地完成。這樣生產出來的產品,原產地還是奢侈品牌商所在的國家。

廣東省中山市華美服裝廠曾為一些奢侈品牌做過代工,該廠總經理王文良透露,比如一件英國品牌服裝,在國內完成大部分加工步驟後,就剩下扣子沒釘,拉鏈沒裝,品牌商就要求將這個幾乎是成品的“半成品”運回英國,把扣子釘上、拉鏈裝上,製成成品,再出口到其他國家時,原產地就可以堂而皇之標註為‘英國’。這種“產地遊戲”既符合法律規定,又能很好地迎合消費者的心理,已成為被普遍使用的“潛規則”。

而業內人士介紹,這種“潛規則”不僅使產品標註有了一個很有榮耀感的“產地國”,而且這種“半成品”因為沒有完成最後工序,成本難以核定,因而運回本國的關稅要比運回成品的關稅低得多。此外,一般而言,能夠被奢侈品牌相中的代工企業的工藝水平都相差不大,一般消費者也難以識別。

王文良稱,對於奢侈品牌商而言,產品由他國代工雖然能較理想地降低成本,但其風險則在於質量管控是否到位,一旦出現質量問題則會影響到品牌的整體形象,拉低品牌價值(Prada近兩年在業內的產品質量經常被詬病的原因也可想而知了)。所以,奢侈品牌商對於代工企業的選擇較為苛刻,不在於規模而在於工藝精,且更願意維護固定的合作關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觀察者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