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中國孤兒在美國很困惑 希望找到親生父母

2015年10月29日,中國停止計劃生育政策。一位美國媽媽寫信給我,說她的養女問她,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結束了,她的中國媽媽是否在尋找她。這個時候,我已經回到中國,我也很想知道,她的中國媽媽是不是在尋找她。在中國,重男輕女,上千年的中國文化傳統,使得大量的女嬰被遺棄。圖為2014年12月,佛羅里達州,13歲的潔麗·安娜·維格里夫在自己的房間里。她的房間裝飾著包含有很多中國或亞洲元素的飾品,美國媽媽至今保留著她的中文名字“潔麗”(Jieli音)。攝影:韓萌/圖蟲網“今鏡頭”獎

1991年,中國開始允許美國家庭收養中國兒童。據美國國務院國際收養局的數據顯示,截止到2015年,共有88,298個中國孤兒被美國家庭收養,其中88%是女孩。圖為2015年6月,馬薩諸塞州,Faye躺在沙發上,她一直希望找到親生父母,想知道他們長什麼樣。Faye生於2004年1月,出生後2小時,因呼吸困難等多種病症,被緊急送到江蘇宜興市人民醫院搶救,在搶救過程中親生父母離開她。同年1月29日,Faye被送往宜興市兒童福利院。2004年11月被收養。

2014年4月,當我在美國蒙大拿州學習時,遇到了幾個中國女孩,經過了解,她們是被美國家庭收養的。他們遠渡重洋,來到美國,與和自己完全不一樣的美國父母長大。他們的血緣來自中國,在美國文化中成長,介於兩者之間,他們如何認同自己的身份?帶著無數的問題,我開始了對這個群體故事的拍攝和採訪。圖為2015年1月,馬里蘭州,Beth Green(左)和Hope Green(右)在玩滑板。Beth於2000年被收養於湖北武漢洪湖的一家孤兒院里,當時只有16個月大。Hope於2002年在陝西漢中被收養,當時不到兩歲。2015年夏天,兩個女孩都回到中國,並在她們曾經生活過的孤兒院做志願者。

一年之內,我走訪了美國11個州,選擇了20個家庭,35個孩子,紀錄了非裔、亞裔、猶太家庭、收養一個孩子和多個孩子等等的美國家庭,不同的家庭中的“中國孤兒”的生存狀態。

2015年1月,五個收養中國兒童的家庭舉行生日聚會,女孩們坐在一起聊天。她們都是從中國的不同城市被美國家庭收養,雖然住在美國的不同州,但是,每到節假日,父母們會儘可能安排聚會,讓她們有更多的機會在一起,使得她們有更多的歸屬感。

2015年3月,馬里蘭州,Yihan和媽媽Calabia女士在空手道課前聊天。Yihan被遺棄在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區福利院,當時,全身超過70%燒傷。2008年被收養。Calabia女士一直覺得也許有一天她的孩子們能跟自己的親生父母對話,如果能在中國找到他們的話。

2015年3月,華盛頓DC,上完中文課後,Lily要上中國舞蹈課,班裡大部分都是不會說中文的被收養的中國孩子。Lily出生於2001年1月18日,2002年被Larson(拉爾森)夫婦從廣東省高州市福利院收養。為了能找到Lily感覺更舒服的學校,拉爾森一家三次搬家,從賓夕法尼亞州搬到了華盛頓DC附近,在新的學校里,有更多的亞洲人,教學質量也比之前的好。

2014年12月,佛羅里達州,潔麗和她的姐姐抱在一起躺在沙發上。潔麗11個月時在江蘇省被威戈夫婦收養。威戈家有3個親生孩子,最大的33歲,最小的26歲;之後,又收養到4個中國孩子。潔麗在生活上非常依賴媽媽和兩個美國姐姐,每天早晨都要麻煩她們給自己梳頭、打理衣物,送去學校。

2015年2月,收養家庭的聚會上,Abby Benton(艾比)(左)和Taylor Stacy(泰勒)擠在沙發上聽即將啟程的到中國的“尋根之旅”的說明,這是她們在美國長大後,第一次回到中國。即將面臨的一切對她們來說都是新鮮的。有孩子強調:“如果你們去衛生間,一定要自己帶衛生紙,中國的衛生間並不會準備衛生紙。”

2015年7月,佛吉尼亞州,Sarah的美國父母每晚睡前都堅持為她清理傷口。媽媽Teresa Bosch說,目前最困難的是讓Sarah入睡,因為傷口又疼又癢。Sarah Bosch(鄧悅悅)生於2010年6月,2012年3月被遺棄在杭州市兒童福利院門口,當時她的全身燒傷面積超過70%。2012年6月,Sarah被收養。“她特別信任我們,溫和、平靜,似乎能明白,我們是她的生命的轉折點”,媽媽Teresa回憶到當時在杭州福利院見到她時。

2015年3月,馬里蘭州,Lily正在和養父Bruce Larson一起玩耍。Bruce說比起父女他們更像朋友,但他像天下所有父母一樣關照女兒的安全和健康。他希望Lily能生活得幸福有意義,並且能夠去追求自己的夢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鵝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