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朝鮮神秘39號室:世界唯一國營偽造人民幣的機構

除了釋放氫彈德核訛詐外,朝鮮還有另一個秘密的核武器----假幣,而且是高模擬假幣。

金氏政權創下了一件曠世奇聞:由政府組織大批專家學者在秘密地點,由軍隊嚴密保護,專門進行技術攻關,研發製造假人民幣,假美元、假歐元。在其他通道被封的情況下,離得最近的中國,深受朝鮮假鈔危害。

朝鮮政府偽造友好國家貨幣令世人大跌眼鏡。種種跡象表明,實施這一計劃的是金氏最神秘的斂財機構——朝鮮勞動黨39號室。

最模擬假人民幣朝鮮官方造

朝鮮版假人民幣出沒,請注意!

自2011年起,中國境內大連、內蒙古等地公安局先後通過官方網站發布消息稱:近日我轄區發現大量朝鮮版假幣(註:假人民幣)。

公告用統一的文字告誡:朝鮮版假幣不同於台灣版假幣,模擬度高於台灣版假幣,憑肉眼較難辨認,是目前市場上的最新版本,技術含量高,其顏色、手感,聲音、水印、安全線、盲文等和真幣一樣,紋理清晰,有凹凸感,澀性強,一般商業驗鈔機都能通過,用肉眼無法識別,在消費場所pos機器全部能通過(但不包括銀行機器),朝鮮版假幣能存入部分地區銀行ATM機器。

通過這一段文字我們可以看出:

第一、大連沙河口、江蘇通州、海門等地公安局分別稱“我轄區發現大量朝鮮版假幣”說明朝鮮版假人民幣已遍及中國,其危害之大可以窺豹;

第二、各個公安局的公告內容敘述基本一致,時間節點大致相同。說明通告是來自國家層面的統一部署,也暗示國家層面已經意識到了朝鮮版假人民幣事件的嚴重性;

第三、朝鮮版假幣“模擬度高於台灣版假幣”,“一般商業驗鈔機都能通過,用肉眼無法識別,在消費場所pos機器全部能通過”,“能存入部分地區銀行ATM機器”。

台灣版假幣多是地下非法組織所為,在假幣市場中已經屬於頂級了,現在的朝鮮版假幣比台灣版模擬還高,堪稱假幣plus,除非某國舉國針對人民幣進行專門技術攻關,破解製造才能做到。

第四、在各地公安局發布公告的同時,各地媒體均一致性地保持沉默,說明官方並不想聲稱此事,或者是“啞巴吃黃連”無法說出口;也說明了偽造假幣者非同一般。

自己認的老朋友,含淚也要撐下去啊。

這裡科普一下,朝鮮版假幣的特點,說句實話,確實很難識別的(原文見公安局公告):

一是朝鮮版假幣紙張採用高棉紙,使紙張質量達到真鈔的基本要求。高棉紙張特點有韌性聲音清脆,手感醇厚,經久不變形,不易磨損。中國人民銀行發行的人民紙幣全部採用高棉紙;

二是朝鮮版假幣彩色精版印刷。朝鮮版假幣稱引進世界一流設備制原版,運用瑞典“海克斯康”測量機檢測原版,精確度可以達到三個U,上色採用仿行上色工藝,使誤差降到最低,高溫高壓定型使色彩經久不變色,水浸汗浸無損變;

三是朝鮮版假幣加線上磁。朝鮮版假幣加線不同於台灣版本,該版假幣加線採用嵌入分段表露工藝,露出部分用電腦微雕加數字。上磁採用磁性油墨等量上磁,磁粉的量多量少決定了是否能過機器。

與此同時,國際上,朝鮮金氏政權偽造人民幣等貨幣的報道見諸媒體: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部長邁克爾.格林稱,北朝鮮不僅偽造美鈔,而且還偽造人民幣和日元。

美國披露:在其破獲了被稱為“超級筆記本”計劃中,發現北朝鮮在國際市場上購買了印刷人民幣使用的墨水,因此偽造人民幣似乎並不奇怪。

但是,北朝鮮偽造自己友好國家貨幣的做法還是讓美國佬大跌眼鏡。

2012年6月,朝鮮特工李敬愛(46歲,女)假裝“脫北者”混到韓國,被抓獲。據她交代,她曾在被派往中國,“在中國負責將假鈔換成人民幣。”李兌換的假人民幣摺合將近“一百萬美元。”

報道稱,由於美國的金融制裁和貿易夥伴國的銳減,朝鮮的偽鈔“飽和”,中國成為消化朝鮮假幣的巨大市場。

北朝鮮邊防人員利用邊境檢查時,用“調包”的手段,將偽鈔與遊客、商人的真鈔對換,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很多起。中境邊境現在已經成了偽造人民幣、美元交易泛濫的地區,甚至有半公開的“黑市”存在。

朝鮮人民是不能上網的,但不代表他們不會利用高科技。隨便用百度一搜就可以搜到帶有聯繫方式的朝鮮版假幣信息。

39號室:最神秘的斂財機構

金正日時期朝鮮勞動黨組織結構圖

勞動黨39號室,正式名稱為朝鮮勞動黨財政會計處,由金正日在1974年成立並管理,因位置在朝鮮勞動黨3號樓9號室而得名。

39號室為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書記局所屬。該機構是指揮制毒販毒、偽造美元、人民幣、偽造香煙藥品等非法活動的直屬朝鮮最高領導人的機關。

蘇聯解體後,朝鮮國內製造業崩潰陷入嚴重經濟危機,於是二胖金正日便開始動了歪腦筋。

39號室成立之初是作為朝鮮的外匯管理機構而存在的,對外號稱大聖總局,下轄各種企業、公司、銀行、礦山120餘個。據稱:所有與中國做生意的朝鮮企業還必須將部分利潤——通常超過50%——交給政府的金融機構“39辦公室”作為“忠誠捐款”。

隨著歷史的風雲際會,39號室一方面成為了金氏統治者鞏固自身權力,為他私人提供各種支持的機構,另一方面,由於正常貿易的中斷,39號室已經慢慢變成了一個經營著龐大地下走私網路的機構。

軍火走私是39號室業務中最基礎也是最龐大的部分,大約佔到朝鮮外匯收入的30%-40%。

在金日成時代,朝鮮靠著把從蘇聯那裡以“同志的價格”拿到的軍火再次出售給第三世界國家,賺了不少錢(比如在兩伊戰爭期間給雙方賣導彈)。

到了金正日時期,由於冷戰的結束,大規模的軍火交易已經不能明目張胆的進行了,但是畢竟還是有國家比朝鮮更慘,比如非洲一些國家、敘利亞、伊朗、古巴等等。

由於前蘇聯的解體,俄羅斯和烏克蘭由經濟危機陷入技術危機,很多前蘇聯武器的“客戶”轉而向朝鮮購買和維修蘇式武器。根據美國的調查,光是非法武器走私這一項,朝鮮一年的收入為5億美元。

當然如果只有這點能耐,那39號就不是什麼傳奇了。就是在冷戰這麼劍拔弩張的時代,在39號室的主導下,朝鮮居然在中間人的幫助下獲得了美國生產的八十多架直升機!

在本次事件中,西德的中間商人扮演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他們通過遍布全世界的網路,層層偽裝,逃過了這麼多政府的監視,最後還是美國間諜衛星發現了已經停在朝鮮停機坪上的直升機,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最終扣押了還沒有運往朝鮮的十幾架飛機。

由於韓國軍隊也裝備了同一型號的飛機,這使得朝鮮有了滲透作戰,渾水摸魚的資本,給韓國的安全帶來了極大的威脅。為此事,美韓一度發生了嚴重的外交分歧。

走私毒品的行為在朝鮮政權可謂歷史悠久,但是這些零星的事件都可以看成是個人行為,一些權力在手的外交官用了自己的一點小聰明,賺了點小錢。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之後,朝鮮國內的經濟面臨崩潰,金正日發現毒品買賣可以迅速的彌補財政的虧空,遂開始了在全國各地推廣罌粟的種植,並利用39號室控制的龐大外貿網路從事販運走私活動。

金正日命令朝鮮每個集體農場都要撥出12英畝的土地用於種植罌粟,每個勞改營都要有相應的勞動力從事種植罌粟,這一全國性正式產業,被命名為“白桔梗事業”。那些品質較好的就被政府收走用於製造高級毒品,然後走私出國;那些品質較差的就被朝鮮邊民、漁民偷賣給中國、俄羅斯邊境地區的人。

據悉,朝鮮一年的毒品走私貿易額也能接近5億美元,這些毒品通過中國東北和朝鮮駐外的各個機構向全世界流散,危害巨大。

由於創匯能力的下降,從金正日時代起就鼓勵更大規模的挖掘金礦,但是由於缺乏正常的貿易渠道以及利益最大化的需要,走私黃金成為他們不二的選擇。

朝鮮駐孟加拉國使館是走私黃金最猖獗的朝鮮外交部門之一,一是因為印度是黃金消費的大國,而且孟印兩國的邊境管理又不是特別嚴格,所以這一地區的黃金走私為朝鮮帶來了巨大的外匯收入。

實物走私費時費力令金家十分頭疼,朝鮮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大量印製假美元、人民幣。據調查,朝鮮技術手段之精密,特別是一家叫做平壤商標印刷廠的工廠,其製作出來的假鈔是無法靠肉眼識別的,老美把這些錢叫做“super note”。

另據一位曾經在39號室工作過的脫北者說,朝鮮光在2007年就購入了可以印刷摺合20億美元各種假幣的紙。這些錢通過39號室的各個工廠和公司、朝鮮駐外機構直接和間接的流向了國際市場。

除了偽鈔、輸出毒品外,39號室負責製造的假藥也已經大舉進入中國。

最典型的就是北朝鮮製造的假冒偉哥,在吉林等地區已經大量查獲。

此外,朝鮮軍方和國家安全單位深深介入到假煙生意中,假煙年產量達410億支。

收入用途:金氏私人消費、核試驗

39號室每年從事犯罪活動收入達10億美元左右,怎麼花呢?

39號室除了統籌朝鮮的重要外匯貿易和走私活動,其最重要的另一個職能便是滿足金氏家族和朝鮮高層人士的高層次消費需求。

比如出現在金正日葬禮上的豪華賓士轎車,按照聯合國的制裁要求,這些車子是不可能出現在朝鮮的,但是它們偏偏出現了,而且還為數不少——據悉,金正日去世之前曾經一次性向效忠他的朝鮮高級官僚贈送了160輛賓士轎車!

特別在金正恩上台之後,這一需求日漸提升,金正恩和他老婆李雪主的吃喝穿戴更是少有不是從西方走私的貨物。前不久義大利海關曾經截獲了兩艘據說是要被銷售到朝鮮的高級遊艇,不過在朝鮮官媒放出的金正恩視察圖片中還是出現了豪華遊艇的身影,不知從何而來。

根據聯合國的調查報告,金正恩2012年執政的一年當中,總共花費了6.5億美元用於他的私人消費,是其父在位時期的兩倍還多(不到3億美元)。

當然,走私說到底還是一種權力的博弈,是控制與反控制,限制與反限制。既然金氏政權用走私來維持自己,那麼反對他們的人也會用走私來搞垮他們。由於電視電影錄像與互聯網技術的進步(雖然朝鮮還沒有接入互聯網),讓朝鮮人更多的了解外界已經不是什麼難事。

由一些脫北者組成的一個名叫NKSC的組織,每年要向朝鮮走私幾千個裝滿外國電視劇、電影和書籍的U盤和SD儲存卡,就連金正恩想盡辦法要阻止流入朝鮮的美國電影《刺殺金正恩》也僅僅是在聖誕節後的第二天就進入了朝鮮。

39號室非法套取外匯的另一個用途是:用於研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經費,包括獎勵火箭和核實驗的相關單位。前不久金正恩秘密指定額外動用十億美元的“主席基金”,為這次氫彈試驗提供保障和獎金。

也就是說:每一次朝鮮核試驗,都有在中國流通的每一張朝鮮版假人民幣的功勞。

附:39號室下屬機構

大聖總局(大成總局)

大聖銀行(大成銀行,朝鮮勞動黨下屬的對外支付銀行,外表是朝鮮中央銀行的下屬機構,其活動範圍非常廣泛,同東京銀行、三和銀行、足利銀行、德意志銀行進行外匯交易。於2010年被美國財政部制裁)

大聖經濟小組/大聖貿易總會社(大成貿易總公司,為朝鮮礦業開發貿易(KOMID)代理與敘利亞之間的貿易交流機構,於2010年被美國財政部制裁)

金星銀行(Golden Star Bank)——駐奧地利首都維也納,資產規模是1500萬歐元,它主要的業務是兌換和支援投資到歐洲的朝鮮企業的財政,這是對外公布的。但是,根據國際情報研究機構2010年公布的國際情報資料證實,這個銀行實際是負責與中東國家之間的武器交易和管理金正日的秘密資金的業務。

朝鮮光明代表部——駐澳門情報機構,人員包括經濟專業的職員和屬於對外諜報機關的黨中央委員會調查部以及護衛總局、國家安全保衛部等的要員,這些人在海外執行重要的任務。

金正日的國家情報機構也在整體上管理朝鮮光明代表部,預計朝鮮光明代表部在其他國家裡得來的外匯收入通過當地法人社團洗錢後,一部份資金存入瑞士或外國的秘密帳號。據情報系統有關人士表示,光明一詞是金正日的別稱。

朝鮮統一發展銀行——金正日總書記的妹妹金敬姫與其有關,在中國銀行設有8個賬戶

綾羅貿易會社——直轄企業

朝光貿易商社——大聖總局(大成總局)的澳門支店

高麗銀行

高麗商業銀行——在香港HSBC銀行設有賬戶

朝鮮光線銀行——在中國建設銀行設有4個賬戶

江原道文川金剛冶煉所

元平大興水產事業所(受39號室下屬的大興指導局管理)

大成輪胎工廠等所謂的重點工廠以及100多所企業

平壤餐廳——一間由朝鮮經營的跨國連鎖餐廳,盛傳是由39號室所主持的。

金剛指導局——負責金礦、鋅礦的開採

平壤的所有外賓專用賓館和外匯商店

外國船舶公司“KOSA”——2014年在香港被沒收了350萬美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博客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