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石濤:私募一哥徐翔被抓 鎖定上海幫太子黨?

周末的時候英超冠軍萊斯特城隊已經在家鄉主場領取了英超冠軍的獎盃,該隊的獲勝可以說是出人意表的令人驚喜,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萊斯特城市長Peter Soulsby手舉球隊橫幅(Matthew Lewis/GettyImages)

我看了介紹,說萊斯特城隊用了四年的時間從英冠聯冠軍到了英超冠軍,而去年這個球隊還在拚命保級,今年卻奪冠了,你看他們的比賽成績很少輸球,令人驚嘆到底發生了什麼,因為根據人們積累的經驗和常識,已經超出了一般人的理解和想像,這樣的事情發生是不可能的,但是卻真實的發生了。

但有的朋友說,你別看球隊今年獲勝,明年還不知道怎樣呢。想想整個球隊才值8千萬美金,教練是義大利人,我看到頒獎儀式上人們用教父的形象給他做了一個大條幅,而且直接給他起名叫做教父。他今年的工資才150萬英鎊。他獲得的獎金才拿500萬英鎊。但你看看C羅拿多少錢?曼聯隊的那些球星拿多少錢?切爾西隊的一個人拿多少錢?搞不好一個賽季就是一千萬,或800萬。如果整個球隊只值8千萬,那麼球員的薪金是相當卑微的,也許每一個球員也就是1百萬左右,也許還有幾十萬美金的。但隨著球隊的這一次成功,他們的身價肯定會暴漲,暴漲的程度會超過和俱樂部簽署合同違約金的錢數,所以如果這些球員都被人撬走了,那麼明年這個球隊怎麼樣就很難說了。也就是說,球隊的成功也可能帶來的是明年的失敗和分崩離析。

人往往是這樣,當你要得到驚喜的時候,換來的也可能是無奈。今天你看到的成功者,可能站在失敗的邊緣,今天是冠軍,也許明天就會因為今天的成功而崩潰,然而他今天確實成功了。這就是人中相生相剋的道理,如果你看破了生命的內涵,你就會看透一些事情,成功也無可喜,失敗也無可悲。

美國之音的報導《法辦私募一哥劍指上海太子黨》中說:〝號稱中國〞私募一哥〝的澤熙投資公司總經理徐翔因操縱證券市場等罪名而被逮捕,同時被捕的還有其他多名證券業大佬。其實,徐翔的落馬,早已被外界所預見。早在今年三月底,紐約時報就連續多日發表長篇報道,講述徐翔大起大落的經歷,讓人一窺中國金融行業的黑暗內幕和中國政治的不可預測性。〞

私募一哥徐翔被捕(NTDTV)

私募一哥可是非常有錢的,就是玩錢的,玩也是替太子黨玩的,也是一個打工的。有人不會玩錢,但他能讓會玩錢的替他打工,所以你抓打工的沒有用,砍死老闆才是關鍵。

裡面也提到了中共政治的不可預測性,主要原因也是今天你是爺,是姑奶奶,明天也許連孫子都不如,扭臉就砍死你。你看看周永康,他曾經領導監督全國人民的道德、思想和精神文明,今天周永康頭上有所有的罪名,有400個女人等等,就是說他有400個女人的同時也在教育全國人民的道德品質,從某種程度來講,周永康是不是很冤?他被抓了,但共產黨還在。沒有黨他哪能那麼的輝煌?哪有機會去找400個女人?同時還得監督著13億人的道德,那叫精神文明。

轉型問題學者程曉農表示,〝徐翔的命運實可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首先,他作為炒股高手,在股市上打滾20年,因〝私募一哥〞成名全國,也栽在上面,他在寧波十年期間獲利20億,2009年底設立私募基金後6年內又撈了20億,但是一旦被捕,他的基金就一垮到底。〞

這就像我開頭講的球隊一樣,從不成功走向成功,但成功卻成為了球隊四分五裂的基礎。徐翔也是一樣,但太子黨何嘗不是呢?徐翔自己操盤的時候,問題不大,但他為太子黨操盤的時候問題就來了,盤子太大就把他壓成肉餅了。

〝金融業是中國紅二代、官二代們上下其手、發橫財的場所,許多元老的親屬都參與其中。但是,從巴拿馬文件在中國被徹底消音可以看出,反腐敗並不打算觸及元老,更不會按照巴拿馬文件曝光的材料逐一清算。〞

我覺得最後一句話有些簡單化了,巴拿馬文件不被公開並不代表著不會被當成一種工具去打擊其他人,不願意被公開是因為懼怕社會的動蕩。〝恨人有,笑人無〞是中國人普遍的妒忌心理。當很多人知道,中共官員只是讓老百姓愛國,而把錢都自己弄到海外去了。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他們會跟你玩命,這個事就不好辦。所以主政者知道巴拿馬文件會讓社會出現動蕩,一部分人採取報復心理的話,那麼開蘭博基尼的小丫頭,小夥子們都會被打成肉餅。

夏業良還講解了私募基金和公募基金的區別。徐翔是怎麼玩的呢?他的私募基金,無論他買什麼股票,最終都會讓這個股票增值,然後被國家的公募基金買走。私募基金控制在太子黨手裡面,公募基金本來隸屬於國家的,但管理者也是這些太子黨。他們把鈔票印刷機都搬到他們家裡去了,你怎麼抓內鬼?今天抓了徐翔,就等於上各家去搜印刷廠,但抓了徐翔也意味著上面已經知道背後是哪一家的太子黨了。

〝夏業良表示,中國私募基金早已淪為中國太子黨套錢洗錢的主要工具與手段,比如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李長春的女兒李彤、賀國強的兒子賀錦濤、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等太子黨都有自己所掌控的私募基金。〞

那麼目標就很明確了,但夏業良教授認為習近平並不敢抓太子黨,前提就是共產黨的存在。

他認為〝實際上徐翔只不過是太子党進行非法資本擴張與轉移的傑出代理人,他的迅速發跡與太子黨暴斂財富的軌跡緊密聯繫在一起。我並不認同逮捕徐翔說明習近平劍指上海太子黨的說法,因為習近平並沒有全面挑戰和終結太子黨群體的實力與魄力,而只是希望抓出幾個替罪羊,向公眾交代股災的成因與善後措施。〞

所以不把黨廢了,人家就會說你習近平沒有本事,你不敢抓,但你又觸及到了人家印鈔票的工具,所以人家敢殺你。你在明處,人家在暗處。我不認同夏業良教授的一點是,今天是玩命,不是黨內找平衡。所以你現在根本看不到習近平的國策,他只有滿門抄斬,殺那些有資格跟他一起開會,知道他手機號碼的人。

〝陳破空說,徐翔出自平民階層,得意時,是權貴的傀儡;落難時,是權貴的犧牲品。法辦徐翔容易,但能否緊接著法辦上海太子黨,還是未知數。如果習近平和王岐山敢於對上海太子黨開刀,就意味著,將挖動以江澤民和曾慶紅為首的上海幫墻角。這可能是徹底瓦解江派的又一次布局。這段時間,江澤民連續消失於本該亮相的新老領導人名單,自然引發外界聯想:習江兩派權斗,何時能有一個明了的結局?〞

所以一切都是表象,根子上是什麼時候公布江澤民被掛起來。習近平和江澤民之間的惡鬥已經顧不上其他,顧不上國策了。

蘋果日報前兩天登了一篇評論,和上面的文章形成對應,說中共高層恐嚇成癮,焦慮症殃及台灣和香港。台灣和香港受到影響是因為中共上層高官利用台灣和香港和習近平和王岐山形成對壘,自然會讓台灣和香港產生焦慮症,自然會感覺到緊張,對香港的影響最突出,2014年的雨傘運動,就是由劉雲山的610白皮書引起的。

所以,我認為中共上層的惡鬥,殺不殺上海幫太子黨不是習近平和王岐山想不想殺的問題,而是他們沒有別的出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