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秦偉平:雷洋事件在汶川地震八周年之際延燒

這個國家變得越來越焦慮而敏感,我時常在夢中見到中國突然變成如同汶川地震災後那種幾乎是無政府的管理狀態,原始叢林社會,弱肉強食,一切都是那麼赤裸裸。在混亂之時,各種牛鬼蛇神會走上前台,人性之惡盡情釋放,這種代價無人能夠承受。八年前,魏則西和雷洋這種悲劇還是很少上演,如今,幾乎我們每天都能看到這樣令人難以接受的事情,而我們公眾能夠看到的,只是附上水面的個案,很多人都在深不見底的水中難以呼吸。

幾乎是轉眼之間,汶川512大地震竟然已經過去了整整八周年,數十萬人傷亡,直到今天,我們依然不知道這場災難死亡者的確切數字,對於地震災區的人來說,他們的人生命運被瞬間改變,逝去的人永遠逝去,倖存下來的人依然需要堅強的活下去。這場地震,改變的不僅僅是每一個個體的人生軌跡,這個國家的命運也隨之改變。

這場災難在白天降臨,對於災民來說,簡直是不幸中的萬幸,八年前還沒有微博和微信,社交自媒體遠沒有今天發達,央視幾乎是7*24全天候滾動播放殘酷的受災畫面,全國人民都處於極大悲痛之中,各種慈善捐贈也創造了歷史紀錄,高達近800億人民幣。現在回想起來,雖然遭遇巨大困難,整個國家也算得上是空前團結,雖然也有太多不盡人意之處。

八年前,我在上海,正是意氣風發之時,作為一個有為青年,擁有自己的公司和品牌,也有幾間專賣店,也早就過上了所謂有房有車的生活,汶川地震,數萬人瞬間遇難,悲痛之餘也陷入極大困惑,生命竟是如此脆弱,雖然冒著餘震和爆發瘟疫的風險,我和朋友小劉毅然踏上飛往成都的航班,帶著緊急採購的一些帳篷和食品藥品,小劉的老家在四川閬中,他很擔心和挂念父母親人。

在機場我們加入了一群有組織的志願者隊伍,抵達成都後,直接轉車去了綿陽體育館,那裡是災區最大的受災安置中心之一,需要大量志願者做一些後勤輔助工作。抵達的時候已經是深夜,滿目狼藉。

曾作為職業記者的我,帶上了錄音筆,通過現場接觸不同人試圖了解和記錄有關這場地震的更多真實信息,你可以通過本公眾號播發的是其中一段原始音頻,記錄了一個從當時受災最嚴重的北川縣城逃出來的老人和他剛滿6個月孫子的故事,第一次公開發表,我除了作為志願者每天走訪災民,每天噴射防疫藥水之外,也觀察接觸到現場形形色色的人物,包括當地政府官員,紅十字會人員,各種官方組織的志願團隊,援助醫生,救災軍人及深入第一現場清理屍體的工作人員,坦白說,真想了解得越多,越氣憤,越灰心。

當時,當地災民很多人向我控訴抱怨時任綿陽市委書記譚力嚴重貪腐,就是後來著名的譚笑笑,此君救災嚴重失職事後竟然全身而退升職調往海南,還好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兩年前他最終還是因腐敗被撤職調查,另外,時任總理溫家寶氣得摔電話大罵軍方救援不力,是人民在養著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當時的軍頭郭伯雄如今也已經伏法,整整八年過去了,我在現場所見的地方政府和軍方救援不力,全國人民都要翹首以盼,央視等官方報道所謂全力救援唱讚歌,現在想來,這些主要責任人已經落馬,算也是給這次災難的受害者和在天之靈有一個微薄的慰藉。

記得時任副總理李克強要來綿陽體育館視察,當地官方的工作效率立馬提升十倍,幾乎是連夜搭好帳篷學校,還臨時遷走了數車沒有安置好的災民,為的是博中央領導一個好印象,算政績。當時的我對這種欺上瞞下的行為非常氣憤,在李克強抵達的當天早晨,我和朋友離開了綿陽體育館,拒絕接受這樣走形式走過場的領導視察,當然,陳光標是一個例外,他因為這次汶川地震救援而走紅全國,成了官方力捧的道德標兵。

隨後,我去了都江堰,接受我一個同學的委託,尋找她失聯的親人,幾番打聽周折,終於不負使命完成任務,他們因為房屋受損而搬到臨時帳篷,沒有及時與外界親人報平安。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災區人民的積極樂觀情緒感染了我,他們是最堅強最值得尊敬的人,這一點是很多沒有親臨現場的朋友難以想到的,這種對生活的真摯與熱愛,對生命的執著與不屈,將會產生巨大的力量,引領他們的未來,這一點,對於未來可能處於巨大困境中的國人來說,尤為重要。

這八年,想必很多人很多事都發生了巨大改變,我個人因為這次四川災區之行,親眼見到災後亂象,開始更加密切關注這個國家和社會,關注每一起社會公共事件,曾今以為,做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多納稅,多提供就業機會,就可以很好的回報國家和社會,但事實上,我們能做的和我們可以做的,還有很多很多。八年過去了,國家在改變,我們也一直在成長。

不知道當時見過的那些災民現在情況如何,也不知道何年何月可以再回去災區看看,這個國家變得越來越焦慮而敏感,我時常在夢中見到中國突然變成如同汶川地震災後那種幾乎是無政府的管理狀態,原始叢林社會,弱肉強食,一切都是那麼赤裸裸。在混亂之時,各種牛鬼蛇神會走上前台,人性之惡盡情釋放,這種代價無人能夠承受。

八年前,魏則西和雷洋這種悲劇還是很少上演,如今,幾乎我們每天都能看到這樣令人難以接受的事情,而我們公眾能夠看到的,只是附上水面的個案,很多人都在深不見底的水中難以呼吸。

八年前,中國經濟還正處於上升期,公眾對於未來可預期的生活依然充滿期待和感激,當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中國火速祭出四萬億救市,展現大國責任和風采,如今美國已然恢復元氣,歐盟卻深陷債務危機和難民困擾,中國經濟增長的最大引擎出口已經是多年負增長,政府主導的投資已近飽和,多年發展累計的各種社會矛盾瀕臨爆發點,貧富差距的天壤之別,城市房價的無限上漲,醫療和教育費用讓人捉襟見肘,很多人,特別是年輕人,幾乎看不到未來和希望,當社會公平和正義遲到缺席之時,各種憤怒的情緒幾乎只缺一根火柴。

很多人都在懷念八年前的時光,希望和信心是一種非常寶貴的東西,對於國家和個人都是如此。特別是最近這幾年,我們的生活都發生了很多變化,不知道公眾的情緒或者信心是否與汶川那次紅十字會救援有關,身邊不少朋友選擇了移民,空氣質量變差,食品藥品安全引發公眾擔憂也是不爭的事實,這個國家似乎也走到了十字路口,很難想像,下一個八年,中國會發生何種翻天巨變,真心希望,我們距離真正的中國夢越來越近。

思緒有點亂,朋友們莫怪。

【作者為旅美學者,脫口秀《平論》主持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