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全球頭號災難發生在中國 99%中國人不知道

——杜君立: 河南板橋水庫浩劫,全球頭號災難

美國Discovery(發現)節目編排了名為《世界歷史上人為技術錯誤造成的災害TOP10》的專題節目。包括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事件、印度博帕爾化工廠泄毒事件等。當報導從第十名倒著報到第一名,人們無法置信地發現:世界歷史上最慘絕人寰的人為災難,居然發生在中國!

三門峽水庫一直是陝豫的矛盾,1960年代,三門峽水庫修建使數十萬陝西民眾被迫背井離鄉移民不毛之地西海固,數十年間,三門峽多次倒灌渭河,使渭南地區遭受無妄之災。最近的一次是2002年三門峽洪水,陝西損失20億,河南靠洪水發電賺了2個億。在政治挂帥的中國,專家是沒有發言權的,更何況有良知的專家是那麼鳳毛麟角,千人諾諾,不如一士諤諤。歷史會記住黃萬里。

板橋水庫大壩被洪水沖壩後的慘境。

本文記述的事件發生於1975年,地點在中國中部河南省駐馬店地區。在一次猝然降臨的特大暴雨中,包括板橋水庫、石漫灘水庫在內的兩座大型水庫、兩座中型水庫、數十座小型水庫、兩個滯洪區在短短數小時間相繼垮壩潰決。至於死亡人數,官方公布的數據是2.6萬,一說超過8.5萬,民間普遍認為超過10萬。在中國,數據永遠是虛假的,只要那數據關乎真相。

全國政協委員喬培新、孫越崎、林華、千家駒、王興讓、雷天覺、徐馳和陸欽侃在文章中揭露,板橋慘案死亡人數達23萬人,作家鄭義也曾就此作過調查。

1994年,水利部長江委員會主任魏廷錚在國際水利會議上被問及758水庫潰壩事件時說,具體死亡人數不記得,但是不會超過一萬人。他的理由是,如果水庫潰壩事件的死亡人數超過萬人,國際新聞界必然會有報導。一年後,1995年2月,亞洲人權觀察發表了關於板橋水庫和石漫灘水庫失事的報導,第一次引起世人震驚。

由一場特大暴雨而引發整整一個水庫群的大規模潰決──無論是垮壩水庫的數目,還是蒙難者的人數,它都遠在全球同類事件之上,這一天災與人禍緊緊絞纏的慘烈歷史,不能不令文明時代的人類銘心刻骨引為借鑒。

723和諧號災難之後,中國官方第一反應不是救人,而是迅速掩埋列車,這種下意識的愚蠢思維其實是權力一貫的作法,傲慢地想繼續依靠暴力來刪除真相,或者壟斷真相的唯一解釋權。“多少往事堪重數”,在一個互聯網時代,2000多年皇權之下的愚民,第一次恢復了正常的眼光和智慧,當人們不再那麼愚昧時,官方的拙劣伎倆必然會土崩瓦解,歷史也必然將露出它的真面目。就如同723和諧號慘案中,中國官方在丟人現眼之後,最終在國際國內壓力下,又把剛埋掉的火車頭挖了出來。

1975年8月8日零時,一場大暴雨導致板橋水庫崩潰,隨即如多米諾骨牌一般,引發了豫南地區石漫灘水庫、宿鴨湖水庫等60座水庫接連潰壩,釀成了人類歷史上最為慘重的潰壩災難。炮製了中國第一個人民公社,將牛皮吹破天的偌大遂平縣,變成了末日的遂平湖。30多個縣市1000多萬人被淹,直接經濟損失達百億。死亡數字至今不明,官方公布的數據是2.6萬,一說超過8.5萬;民間說法從10萬、24萬到40萬莫衷一是。比較得到認同的說法是超過30萬。不僅死難人數,且75-8之悲狀亦超過一年後的唐山大地震。如果說後者更像天災,那麼前者就更像人禍。無數村莊在午夜的瞬間就被數十米高的洪水蕩平淹沒。無數人在睡夢中赤條條就被洪水衝出數百里,從河南漂到安徽。就連火車都被衝出十幾里,京廣大動脈被沖毀100多公里,月余南北斷絕。數不清的溺死者隔日即腐爛,黑壓壓的蒼蠅壓斷了洪水中僅存的大樹,人間地獄亦不過如此。

遭到滅頂之災的遂平民間於災後試圖立碑紀念,未果。從某種意義上說,75.8浩劫最大的不幸並不是那場水災,而是災後當局動用一切手段封殺真相,費盡心機對這場人造災難的隱瞞和掩蓋。36年之後,除非親歷者,大多數中國人都不知道,在人類災難史上,我們有過多少世界之最。在很多時候,人是一種短視而愚蠢的動物。好大喜功見利忘義見風使舵使一切危險都被人們視而不見和選擇性的遺忘。在好萊塢的電影中,中國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諾亞方舟;現實中,中國人造出來的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水庫。它是一座豐碑還是一座墓碑,沒有人能預見到。沒有了黃萬里的中國,每個人頭上都懸著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但我們看不見,不是不願抬頭,就是抬不起頭。

2005年5月28日,美國《Discovery》欄目編排了一期名為《世界歷史上人為技術錯誤造成的災害TOP10》的專題節目。隨著鏡頭的緩慢展開,一場場人為導致的災難慘痛地展現在觀眾面前。它們包括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事件、印度博怕爾化工廠泄毒事件等。當報導逆向排名至TOP.1,觀眾們無法置信地發現:世界歷史上最慘絕人寰的人為災難,居然發生在中國!

據《Discovery》節目報導:1975年8月,河南板橋水庫因暴雨發生垮壩,9縣1鎮東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範圍內一片汪洋。現場打撈起屍體10萬多具,後期因缺糧、感染、瘟疫又致14萬人死亡。24萬餘的死亡人數直逼次年發生的唐山大地震!板橋水庫大壩位於河南駐馬店地區、三門峽水庫大壩之西南,是大躍進時代粗製濫造的產物,因工程質量粗劣、日常疏於維護,至災害發生時,17個泄洪閘只有五座能正常開啟。

1975年8月初,一場颱風引發了當地歷史上罕見的特大暴雨。河南泌陽縣境內汝河上游的板橋水庫水位暴漲,水庫管理人員在沒有得到上級命令的情況下,不敢大量排水泄洪,而外地區石漫灘水庫的大量洪水急驟流入板橋水庫,加快了板橋水庫水位暴漲的速度。

8月7日19時30分,駐守在板橋水庫的34450部隊向上級部門發出特特急電稱:”板橋水庫水位急遽上升,情況十分危急,水面離壩頂只有1.3米,再下300毫米雨量水庫就有垮壩危險!”在該急電未被回應的情況下,7個小時後的8日零時20分,水庫管理局第二次向上級部門發出特特急電,請求動用飛機炸掉副溢洪道,確保大壩安全。這兩封急電均如泥牛入海,沒有半點回應。40分鐘後,高漲的洪水漫壩而過。水庫管理局第三次向上級部門發出特特告急電,並緊急開啟尚能移動的五扇閘門,但此時水庫已經開始決口。

8日凌晨,洪水像脫韁的野馬,衝出板橋水庫的決口,以每秒6米的速度鋪天蓋地向下游衝去。僅僅6個小時,板橋水庫就向下游傾泄7.01億立方米洪水。至遂平縣境內時,水面寬10公里,水頭高3-7米。昔日人歡馬叫的遂平縣城,頃刻之間一片汪洋。沉睡在夢鄉中的人們,在渾然不覺中變成沉溺水底的冤魂。洪水呼嘯著向下游奔去,所到之處,水庫垮壩,堤塘決口。決口的洪水與上游來水合二為一,匯合成更大更猛的洪水一路狂奔,鋪天蓋地地淹沒了下游的城鎮和鄉村。

據後來統計,整個駐馬店地區96%的面積受災,許多地方一片汪洋,平均水深3-7米,300多萬人口被圍困在洪水中。直至此時,上級才決定炸開劉埠口小洪河左堤、洪口(大洪河和分洪道之間的口地)圈堤及河上阻水堤壩分洪,同時指示要確保該地區亞洲最大的人工平原湖宿鴨湖的安全——但為時已晚!幾天之內,河南省駐馬店等地區、1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計60多個水庫相繼發生垮壩潰決,近60億立方米的洪水肆意橫流,9縣1鎮東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範圍內一片汪洋。1015萬人受災,倒塌房屋524萬間,沖走耕畜30萬頭,洪水直接致10多萬群眾死亡,隨後又有14萬餘災民因次生災害而喪生。縱貫中國南北的京廣線被沖毀102公里,中斷行車16天,影響運輸46天,直接經濟損失近百億元,成為世界最大最慘烈的水庫垮壩慘劇。

1975年8月8日,這是一個無數中原人民失親喪友、泣血含淚,理應被記入史冊以示警戒的日子,然而當局秉承一貫”報喜不報憂”的原則,用蘸滿黑心話與災民血的筆,將這一天輕鬆地從人們的視線於其歷史中抹去了。奇怪之處在於,在新聞脈絡已經成型的1975年,很多60年代、70年代生人對於這場災害完全不知曉。甚至事隔三十年後,很多中國人對於此次事故仍然一無所知。及至《Discovery》當期節目播出後,不少網友還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在論壇發帖求證:”板橋水庫事件是真實的嗎?是不是國外媒體的惡意杜撰?“其他網友的回復證實了該事件的真實性:”我便是此次事故的倖存者。那真是一場不堪回首的噩夢!”

為什麼中國人都知道唐山大地震

卻沒人知道1975年8月河南駐馬店的洪水?

那麼多人關心唐山大地震、四川地震、日本地震,卻沒有人知道河南駐馬店1975年8月8號的大洪水。一夜之間死了24萬啊,

一夜間,幾天內24萬啊,這是一個什麼概念

1975年8月,在河南省駐馬店等地區、1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計60多個水庫相繼發生垮壩潰決,近60億立方米的洪水肆意橫流。1015萬人受災,超過2.6萬人死難,倒塌房屋524萬間,沖走耕畜30萬頭。縱貫中國南北的京廣線被沖毀102公里,中斷行車16天,影響運輸46天,直接經濟損失近百億元,成為世界最大最慘烈的水庫垮壩慘劇。30年後,反觀這次決堤事故,從中折射的問題更值得深思……駐馬店地區的數百萬群眾,就這樣度過長達半個月的時間……洪水退去的地方,到處可見人畜的屍體──屍體在烈日下腐爛,在洪水曾經肆虐過的地方罩起一層可怕的霧,一位曾經參加救災的軍人後來回憶,在漯河至信陽的公路兩旁,沿途所有的大樹樹枝,都被黑壓壓的蒼蠅壓彎了。8月13日──

新蔡、平輿東部水仍上漲,全區200萬人在水中。

汝南:10萬人被淹(指尚飄浮在水中),已救4萬,還有6萬人困在樹上,要求急救;全縣20萬人臉腫腿腫,拉肚子,無葯。

新蔡:30萬人尚在堤上、房上、筏上,20個公社全被水圍住,許多群眾5晝夜沒有飯吃。

上蔡:60萬人尚被水包圍。華陂公社劉連玉大隊4000人已把樹葉吃光;黃鋪公社張橋大隊水閘上有300人6天7夜沒有吃飯,仍在吃死豬死畜。

1975年“河南垮壩24萬人死亡”被列為全球科技災害第一名。

2005年5月28日discovery中“10 top technological catastrophe in the world”節目,在世界歷史上“人為技術錯誤造成的災害”的名次,居於印度博怕爾化工廠泄毒事件和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事件之上,而列第一的,是在我們中國:1975年河南駐馬店板橋水庫垮壩,打撈到的屍體10萬多具,後續因缺糧、感染、傳染引起的死亡14萬,共24萬多人死亡,與次年的最大自然災害唐山大地震死人數相仿,比埃及阿斯旺水庫垮壩還更禍害人,而我們國人從不知情。

幾天之內,全地區有大小26座水庫相繼崩堤垮壩,9縣1鎮東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範圍內一片汪洋。400多萬群眾被洪水圍困,10多萬群眾死亡,30多萬頭大牲畜漂沒,300多萬間房屋倒塌,直接經濟損失34.97億元,相當於建專區以來十幾年財政收入的總和。

板橋水庫大壩,位於多災貧困的河南駐馬店地區,三門峽水庫大壩之西南,是大躍進的產物,工程質量粗劣,又無正常維護,至災害發生時,17個泄洪閘只有五座能開啟。1975年8月初,一場颱風引發了當地歷史上千年一遇的特大暴雨。河南泌陽縣境內汝河上游的板橋水庫水位暴漲,水庫管理人員在沒有得到上級命令的情況下,不敢大量排水泄洪,而外地區石漫灘水庫的大量洪水急驟流入板橋水庫,加快了板橋水庫水位暴漲的速度。8月7日19時30分,駐守在板橋水庫的34450部隊軍內的通訊設備向上級部門發出特特急電稱:“板橋水庫水位急遽上升,情況十分危急,水面離壩頂只有1.3米,再下300毫米雨量水庫就有垮壩危險!”僅僅7個小時後,8日零時20分,水庫管理局第二次向上級部門發出特特急電,請求用飛機炸掉副溢洪道,確保大壩安全。

可是,同第一封急電一樣,這封電報同樣沒能傳到上級部門領導手中。40分鐘後,高漲的洪水漫壩而過。水庫管理局第三次向上級部門發出特特告急電,並開啟尚能移動的五扇閘門,此時水庫已經開始決口。4時,當地駐軍冒著被雷劈電擊的危險,將步話機天線移上房頂,直接在房頂上與上級有關部門取得聯繫,報告了板橋水庫險情。同時,為及時報告水庫險情,讓下游群眾緊急轉移,在無法與外界溝通的危急情況下,駐軍曾幾次向天空發射紅色信號彈報警。可是,由於事先沒有約定危急時刻的報警信號,下游群眾看到信號彈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8日凌晨,洪水像脫韁的野馬,衝出板橋水庫的決口,以每秒6米的速度奪路狂奔,鋪天蓋地地向下游衝去。僅僅6個小時,板橋水庫就向下游傾泄7.01億立方米洪水。至遂平縣境內時,水面寬10公里,水頭高3—7米。昔日人歡馬叫的遂平縣城,俄頃之間一片汪洋。沉睡在夢鄉中的人們,在渾然不覺中被埋在水底,變成水底的冤魂。

洪水鋪天蓋地向下游奔騰而去。所到之處,水庫垮壩,堤塘決口。決口的洪水與上游來水合二為一,匯合成更大更猛的洪水一路狂奔,劈頭蓋腦地淹沒了廣大的城鎮和鄉村。據後來統計,整個駐馬店地區96%的面積受災,許多地方一片汪洋,平均水深3—7米,300多萬人口被圍困在洪水中。

此時上級才決定炸開劉埠口小洪河左堤、洪□(大洪河和分洪道之間的□地)圈堤及河上阻水堤壩分洪,同時指示要確保該地區亞洲最大的人工平原湖宿鴨湖的安全。但已經晚了。幾天之內,全地區有大小26座水庫相繼崩堤垮壩,9縣1鎮東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範圍內一片汪洋。400多萬群眾被洪水圍困,10多萬群眾死傷,30多萬頭大牲畜漂沒,300多萬間房屋倒塌,隨後又有14萬多的災民無以生計走向黃泉。

當時的報道:暴雨到來的數日內,白天如同黑夜;暴雨如矢,雨後山間遍地死雀;從屋內端出臉盆,眨眼間水滿……

知道當時是什麼情況么?

暴雨6小時降雨853毫米、破當時世界紀錄、雨點大到能把麻雀砸死!

白天太陽暴晒!晚上冰水刺骨!10幾米高的樹上是人的屍體。(想像一下樹上掛的都是人的屍體?一點都不誇張!)

洪水直接沖斷了100多公里的鐵路把鐵軌擰成麻花!

駐馬店的人可以回家問問你父輩、祖父輩!

為什麼中國人都知道唐山大地震、卻沒人知道1975年8月河南駐馬店的洪水?

在世紀十最之十大技術災難中,河南駐馬店的洪水名列第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中國報道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