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蔡慎坤:長沙黨官令「皇軍」汗顏?

(網路圖片)

一個大活人,在自家的房子里被活埋,而主使者作惡者居然是一群當地的父母官,這樣匪夷所思的慘劇發生在一個流行強拆的國家,並不讓人感到意外!意外的是,活埋慘劇被披露後,並未象雷洋案引發輿論關注,但活埋農婦的惡行遠甚於雷洋案,雷洋案還可以解釋為誤抓誤打,活埋農婦找不出任何詭辯的理由。

死者龔雪輝今年60歲,“自古以來”或者說“祖祖輩輩”就居住在長沙市嶽麓區茶子山村,現在,開發商勾結官府要奪走這塊土地,趕走這些村民,拆毀這些房子,房子的主人連自辯抗訴的權利都沒有,更恐怖的是,居然把一個大活人埋在了廢墟中!而當地政府輕慢的態度,看不到他們對生命的絲毫尊重,看不到他們的任何反思,更看不到他們對逝者的哪怕一點點內疚!

如此惡行!分明是光天化日之下的犯罪行徑!是藐視生命是草菅人命!與當年的日本鬼子沒有什麼區別,日本鬼子還可以說是異族是侵略者,而活埋龔雪輝的卻是同胞是父母官!這樣一起令人憤怒的殺戮暴行,在長沙市政府看來,不過是“在房屋拆除過程中由於疏忽大意而致人死亡的責任事故。”如此輕描淡寫的調查結論,對主使者作惡者罰酒三杯也就順理成章了。

2014年4月,因為村裡集體土地被賣,在開發商動工時與村民發生了衝突。一位精壯的年輕男子赤裸上身,拖拽一位在地上掙扎的婦人。婦人滿身是土,坐在地上。這位婦人,就是此次被活埋的龔雪輝。

長沙市政府的通報中稱,茶子山村村民安置房第三期項目啟動以來,由於龔雪輝等人對補償期望值過高,一直未簽約。茶子山村委會按照村民自治程序,於2016年6月3日召開村民代表大會,經63名村民代表表決,達成拆除楊君、楊全(龔雪輝的兩個兒子)等11戶房屋的決議。[按照這個說法,強拆走了村民自治的程序,跟政府沒有什麼關係,屬於村民自相殘殺!]

6月5日,茶子山村委會向觀沙嶺街道辦事處遞交了《關於請求支持強制拆除茶子山村重建地項目龔雪輝戶房屋的報告》,明確將於6月中旬組織人員對楊君、楊全戶房屋進行拆除。而在拆除過程中,由於疏忽大意,工作人員和現場房屋拆除施工組工作人員當時均未發現龔雪輝仍在房屋內。[觀沙嶺街道辦事處只是應茶子山村委會請求,幫助村民強拆,只是疏忽大意,才活埋了60歲的村民龔雪輝。]

長沙市的通報稱,經長沙市委常委會議研究決定,對區委書記周志凱,由省紀委給予其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對嶽麓區區委副書記、區長劉匯,由省監察廳給予其行政記大過處分;對聯點觀沙嶺街道的嶽麓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賀赤興給予黨內警告處分,對主管征地徵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工作的嶽麓區委常委、副區長蔡鋒給予行政記過處分,對觀沙嶺街道集體土地拆遷指揮部指揮長、觀沙嶺街道聯點領導、嶽麓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曾躍平給予行政記大過處分,主管城中村改造的嶽麓區副區長李舜給予行政記過處分。[黨紀替代了法律]

對觀沙嶺街道黨工委書記厲軍,黨工委副書記、辦事處主任陳建新,黨工委副書記、政協聯絡處主任任億文,辦事處副主任潘多,辦事處工作人員朱建群,茶子山村黨支部書記萬智、村委會主任段慶等7人涉嫌瀆職(玩忽職守、濫用職權)犯罪已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並在司法機關結論作出後給予黨紀政紀處分。街道、村其他相關責任人員7人被處以留黨察看、行政撤職處分等黨紀政紀處分。[涉嫌瀆職(玩忽職守、濫用職權)犯罪與打死雷洋的警察一樣。]

對樊梓祥等4名現場工作人員涉嫌過失致人死亡被公安機關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是“過失致人死亡”嗎?分明是“故意殺人”!]

曾幾何時,冷血的拆遷機器把其中的人,變成了“敢於直面淋漓的鮮血”的硬邦邦的機器,他們眼裡只有上級的命令,沒有生命的體溫。可一旦不可挽回的慘劇發生,最終的替罪羊又多是沖在第一線的具體執行者,一層層的指揮者被隔離掉了人性也隔離掉了責任。人們不斷地呼籲向上問責,然而這樣的呼籲一一落空,這樣的慘劇也就接連發生。

野蠻強拆看上去是在加快城市化進程,拉動GDP發展謀求所謂政績,但隱身其後的,是貪腐官員和貪婪開發商牢牢捆綁在一起的巨大利益,也是私有財產得不到尊重和保護的鐵證。無論是早期的“嘉禾事件”,“宜黃自焚事件”、“巧家爆炸事件”、“錢雲會事件”、“烏坎事件”,還是剛剛發生的海口暴打婦孺兒童事件、長沙活埋農婦事件,都是赤裸裸的搶劫和掠奪,在野蠻強拆面前,不知有多少民眾居無定所,不知有多少人傷心絕望?

在輿論和網民鬧哄哄關注南海問題之際,長沙官方不失時機公布了活埋農婦的處理決定,算是巧妙避開了意想不到的民意討伐,然而這種輕描淡寫罰酒三杯的處理方式,只會縱容助長血腥強拆的囂張氣焰,天理何在?天理難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