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對《炎黃春秋》發出8字批示 毛前秘書李銳披露 圖

——漠視習近平的批示 《炎黃春秋》遭搶劫如同文革 杜導正宣布玉碎

18日,《炎黃春秋》雜誌社執行主編吳偉發出了雜誌社社長、法人代表杜導正簽名的“停刊聲明”。毛澤東前秘書李銳曾透露,對於雜誌變更主管部門引起的紛爭,習近平曾有八個字批示“不要封殺、做好引導”。即使有習仲勛父子的題詞和批示,但似乎並沒有改變雜誌社備受打壓的命運。杜導正此前接受採訪時表示,研究院接管時強佔財產,如同文革再現。

即使有習仲勛父子的題詞和批示,但似乎並沒有改變《炎黃春秋》雜誌社備受打壓的命運。(網路圖片)

杜導正宣布“停刊聲明”

據法廣報道,7月18日,雜誌社執行主編吳偉發出了雜誌社社長、法人代表杜導正簽名的“停刊聲明”。

根據這份聲明,杜導正宣布,7月12日,中國藝術研究院違法單方面撕毀該院與《炎黃春秋》雜誌社簽署的《中國藝術研究院與炎黃春秋雜誌社協議書》,宣布改組我社領導機構,嚴重侵犯了憲法第35條賦予公民的出版自由,違反了協議書中明確約定的我社人士、發稿和財務的“自主權”。

7月15日,中國藝術研究院派員強行進入雜誌社,竊取和修改了《炎黃春秋》官方網站的密碼,導致“我刊喪失了基本的編輯出版條件”。

鑒於此,經過炎黃春秋雜誌社社委會討論並一致決定,自即日起(昨日,即7月17日)停刊,此後任何人以《炎黃春秋》名義發行的出版物,均與“本社”無關。

習近平:“不要封殺、做好引導”

此前,炎黃春秋雜誌社方面曾表達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信念”,將通過法律訴訟做最後一搏,隨時做好停刊準備。”

《炎黃春秋》雜誌社顧問、中共元老李銳的友人對法廣透露,李銳曾在多個場合“不無得意”地透露,此前《炎黃春秋》變更主管部門引起紛爭,中共老人上書後,習近平曾有八個字批示“不要封殺、做好引導”。

而此前,中共元老習仲勛題贈的“炎黃春秋、辦得不錯”的題詞,被炎黃春秋的編輯曾戲稱為“丹書鐵券”。

公開搶劫如同文革

即使有習仲勛父子的題詞和批示,但似乎並沒有改變雜誌社備受打壓的命運。

法廣17日報道,做了15年社長的杜導正在接受香港電子傳媒訪問時透露,研究院接管《炎黃春秋》,什麼交接程序也沒有,事前不讓知曉,到時就發出通知,“這是命令。那裡得這樣搞呀!特別是派人強迫佔領你的辦公室,而且佔領我們的財務室,而且今天發展到把他的行李(搬來),就住在那裡”。他語帶控訴地質問,面對他們這等老幹部和老黨員,黨內怎“么可以下毒手、下狠手,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

現年93歲的杜導正,曾經歷文化大革命,在中國改革開放及“六四風波”後創辦《炎黃春秋》,對雜誌儼如被接管,表現激動,形容情況一如文革:“財務我們都是獨立的,手裡邊800萬總是有的吧,這個錢都困著,一下子變成它的人了、它的錢了。這是什麼?這是公開的搶劫吧!我就想到文化大革命,和文化大革命一模一樣,你這個單位、你這個頭,他宣布你是走資派、反動的,我就奪了你的權了。”他預言,這就會“天下大亂”。

《炎黃春秋》在1991年創辦,主要刊載中外歷史的記述及評論,屬中共黨內自由派言論刊物。

《炎黃春秋》揭露江澤民提拔貪官屢遭劉雲山整肅

《炎黃春秋》儘管是體制內的一份雜誌,公認的除了編輯保持相對較高獨立性之外,刊發了大量解密中共真實歷史和反思中共錯誤的文章。因為“敢言”《炎黃春秋》屢受江派劉雲山打壓,揭露江澤民提拔、庇護貪官的文章遭撤稿。

《炎黃春秋》雜誌2015年第1期刊發了原總後營房部原部長張金昌少將署名文章《我認識的貪官王守業》。張金昌文章指控曾擔任現任軍方總政治部副主任賈廷安上將,是因貪腐落馬的原海軍副司令王守業的後台,並且在其升遷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張金昌稱,“一次與退下來的總後領導交談時,當面問過:"當時我向你多次彙報過王守業道德敗壞、品質惡劣的問題,為什麼他還能當部長?"他說:"你不知道,當時×辦打了電話的。"我說:"不就是×××秘書打的電話嗎?"這位總後領導說,“他的電話當然是代表×辦的。

雖然《炎黃春秋》刊發版本已經隱去名字,但熟悉軍方事務的讀者不難看出,以“XXX”代替的,正是江澤民秘書的賈廷安上將,點名拔擢王守業“X”辦則正是“江辦”。

張金昌稱,王在被"雙規"後,有人動用大人物的關係給中央領導去電:“王守業的問題主要是生活作風問題,他也快到年齡了,放他一馬,讓他提前退休算了。”據說,中央為了“顧全大局”,幾天後就將王放了出來。

王在全軍會議上公開稱“沒有問題,他們弄錯了,我這不是擺平了嘛”,似乎激怒了對立面。此後,經時任軍委主席胡錦濤親自批示,王守業再次被"雙規"並被捕,此後被判無期徒刑。

據張金昌的說法,王被捕後,交代了與他同案的40多人,“奇怪的是,沒有一個受到追究或查處,反而得到了重用提拔,現在都在軍、師兩級領導崗位上任職”。

不過,原來放在《炎黃》網站“文章精萃”欄目的這篇文章被撤銷,“本期目錄”亦不見“我認識的貪官王守業”。有香港媒體向《炎黃》總編輯楊繼繩證實,已經撤稿,“是上面要求的”,但不願多談。

《炎黃春秋》2014-2015兩年見諸公眾的整肅就有5次:

2015年7月,《炎黃春秋》主編楊繼繩被迫離職。

2015年4月,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向《炎黃春秋》雜誌社發出《警示通知書》,責令立即糾正違規行為。

2015年3月,《炎黃春秋》23年來每年召開的新春聯誼會,先是“被改期”,後來又“被取消”

2014年11月,《炎黃春秋》總編輯、兩位輪執主編和網路主編四人同時被迫辭職;

2014年9月,《炎黃春秋》雜誌社被變更主管主辦單位;

據香港雜誌《爭鳴》2015年5月號題為“劉雲山評《炎黃春秋》”的文章披露,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在中宣部會議上稱:“《炎黃春秋》這本雜誌的干擾性是其他申請未獲批准就拿《炎黃春秋》作依據,指不公、缺理據、欺小怕硬。《炎黃春秋》玩擦邊球,玩得不少,出軌就會叫收。”

田紀雲在《炎黃春秋》發文,暗批江澤民勿干朝政

2010年6月,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副總理的田紀雲,在《炎黃春秋》雜誌上撰文談從政體會中,呼籲高級領導幹部要激流勇退,不要戀權戀位。而領導幹部退休,關鍵是要"休"。千萬不可再利用各種關係干預"朝政",對現在的領導人指指點點。

田紀雲在《我從政的幾點體會》一文中指出,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多次說過,部長干到65歲,中央領導干到70歲就可以了,"現在人才輩出,不愁後繼乏人。要明白,到了眼睛睜不開了,嘴巴合不攏了,腰也直不起了,頭腦也不清醒了,還賴在台上,是不討人喜歡的。"文章又說,"革命就像接力賽跑一樣,一人跑一棒,你的一棒跑完了,就坐到一邊休息去吧,不要再對跑下一棒的人指手劃腳。""地球離了誰都照樣轉,而且轉得更好!"

《炎黃春秋》諷刺劉雲山為亂臣賊子

2015年初,《炎黃春秋》遭到江派劉雲山掌控的新聞機構整肅。6月,受到中共社科院極左派刊文攻擊,《炎黃春秋》官方微博隨即轉載多篇文章予以反駁,並諷刺懼怕反思歷史的“亂臣賊子”。

中共軍報官方微博當時全文轉發了軍刊《國防參考》雜誌上署名社科院馬列研究院龔雲的文章,該文稱《炎黃春秋》從2002年後開始變為“集中攻擊共產黨的雜誌”。文章還羅列了《炎黃春秋》“每期內容集中描述中共的錯誤歷史”、“集中暴露了毛澤東的錯誤”等七條所謂“罪狀”。

《炎黃春秋》官方微博隨後轉載多篇文章予以反駁,其7日轉載的一篇短文評論稱,龔云為什麼強調2002年以來?因為2001年習仲勛題詞:炎黃春秋,辦得不錯。所以不敢說2002年之前也攻擊共產黨。但這不也暗示習仲勛題詞是雜誌轉向的原因嗎?

文章認為,“起底”是以投機性的政治尺度,對歷史進行剪裁甚至重塑,有損於學者的節操。“起底”一文也起了某些社科院專家的底:有起底的,有拔釘子的。

不久,《炎黃春秋》官方微博再次發文稱:“夫子作《春秋》,亂臣賊子懼,這是記錄的力量。《炎黃春秋》秉筆直書,以史資治,實事求是,以史為鑒,這也是《炎黃春秋》存在的價值!”

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