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郎咸平:南海的複雜真相

如何解決南海爭端?朋友們的主張比政府鮮明:用武力奪回被日本、越南、菲律賓等國侵佔的我國島嶼。他們對政府目前的態度極不滿意,認為和當年的滿清政府一樣,軟弱且賣國。

我首先明確兩點:一是國內民眾所看到的信息全部是被政府過濾過的,並不一定完全符合實際情況;二是南海(包括釣魚島)的問題遠比他們知道的要複雜。這就導致了政府的“言論強硬”和“行動軟弱”的反差。當老百姓並不了解全面情況又被政府挑起強烈的民族情緒時,政府挨罵完全是咎由自取。

當前中國南海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三個方面:一是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承認南中國海是中國的領海;二是世界上唯一有關海洋的國際法《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沒有任何條款支持中國對南海的所有權(九段線),相反有利於南海周邊國家對南海200海里專屬經濟區的確認;三是中國至今沒有實際控制和管轄南海,使領海之說成為一句空話。

◇關於我國對南海主權歷史依據的不足之處

談到中國對南海的主權歷史,我說,雖然中國斷言中國對南海的邊界是在清朝確立的,但是清朝從來沒有對南海劃定過邊界。中國現在依據的九段線是1947年民國政府劃定的。清朝時期沒有劃定邊界,談何確定邊界?而越南也拿出17世紀的地圖證明對西沙、南沙擁有主權。這就在國際上造成一個印象,中國的領土要求早在幾個世紀前就存在爭議,而且中國過去對這些島嶼並不擁有獨家和連續的管轄權,並不像中國講的“中國的主權無可爭辯”。

對中國認定的邊界線即1947年劃定的“九段線”(也被稱作“U形線”),我指出有三點不足之處:

1、“九段線”在地圖上是一個斷斷續續的連線,經度是多少,緯度是多少,說得清嘛?哪國劃定邊境時採用斷續線?按相關國際公約和通用準則的定義,國境線必須是連續的,而且能確定經緯度,這就排除了“九段線”成為國際上認可的國境線的可能性,只被看作為是一條歷史上的“主張線”,表明中國政府主張把該線內的島嶼和海域劃入中國領土。這也決定了“九段線”很難在國際爭端中成為強有力的歷史和法律依據,何況其他國家也拿出了他們歷史上的“主張線”。另外我們心平氣和地來看這“九段線”,幾乎是貼著鄰國的海岸邊上畫的,離中國大陸很遠,又是單方面劃的,有關國家對此有爭議毫不奇怪。

2、不管有多少國家歷史上涉及到南海的主權,二戰期間都因列強的介入而被中斷。二戰時期南海有關島嶼曾被日本佔領,後來又被美國佔領。1943年12月1日,中、美、英三國在開羅發表的《開羅宣言》明確規定“日本國把像滿洲、台灣、澎湖列島那樣從清國人手中盜取的所有地域歸還中國;把日本從它用武力或貪慾所攫取的所有土地上驅逐出去。”卻沒有明確中國對南海的主權以及把南海諸島歸還中國,使南海主權處於模糊的狀態,也使中國失去了南海主權正式被國際承認的機會。

3、國際上認可的歷史依據除了“主張線”外,最重要的就是實際“佔有”和“控制”。這種實際佔有並不一定有駐軍,但起碼有你國民的定居以及該島具備“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標準。不能說你的漁民打漁來過這個島,這個島就是你的。因為哪個國家漁民來的次數多,本來就是一筆糊塗賬,誰能說得清?當前爭議的焦點在南海的南沙群島及海域。局外國家往往更傾向於哪個國家距南沙群島近,哪個國家漁民來的次數會多。談到“佔有”,在南沙群島中,目前屬於中國控制的只有9個,其中中國大陸佔8個,台灣佔1個,而被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和汶萊所佔的卻多達45個。

民國政府1946年曾派軍艦到過太平島,將日人所命名的所謂“長島”改名“太平島”,“重立”碑石,宣示主權。同時菲律賓也對南沙島嶼有所主張,中菲外交為此有過交鋒。1950年台灣方面撤走軍隊,放棄“實際佔有”,結果被菲律賓趁機大做文章,意圖把太平島作為無人島而據為己有。欣慰的是1956年台灣方面再次派軍隊駐紮在南沙最大的島嶼太平島上至今,遺憾的是未能制止南沙其它島嶼被他國佔領。

◇關於我國對南海主權法律依據的不足之處

在討論中,我問堅持通過戰爭解決爭議的朋友:“你們知道有個《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嗎?知道《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有關規定嗎?”他們都搖搖頭。我說:“南海爭端的激烈化,與該公約的頒布有關;中國政府對南海主權的擁有也因為該公約的通過而複雜化。

就《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對我南海主權的不利因素,我主要講了以下幾點:

1、《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對中國“九段線”主張形成最嚴重的衝擊。該公約在1970年代籌備討論協商,1982年聯合國通過,1996年中國正式批准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根據公約,陸地和佔據島嶼的領海基線以外12海里是領海;而領海之外200海里之內屬於該國“經濟專屬區”,地位介於領海和公海之間,沿海國家對其“經濟專屬區”和大陸架有管轄權,但要保障外國船隻無害通過。而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家佔領的許多島嶼都在他們兩百海里“經濟專屬區”內,這樣一來,這些島嶼的歸屬就和中國的“九段線”發生了衝突。而他們在法理上因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而佔了上風。這些國家已經在國際範圍公開宣稱中國的“九段線”是違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對此我們的辯解卻顯得蒼白無力。

2、我們即使佔據了南海全部島嶼,也難把整個海域全部劃為自己的領海。1958年《領海與毗連區公約》和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最基本的理論依據原則就是沿海國對海洋的領土主張必須以陸地主權為基礎,並以領海基線為起始線向外延伸12海里劃定本國的領海。因此,即使南海諸島本身的主權不存任何爭議,其產生的“海洋國土”也最多只能是這些島嶼周邊半徑12海里的一個圓,絕不可能如“九段線”那樣包括整個南海海域。而且這些島嶼必須具備“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標準。我們從小學地理,中國最南端是曾母暗沙,曾母暗沙既然是“暗沙”,意味著終年在水下,最淺處水深為17.5米,有水下珊瑚沙洲之稱。先輩們把那裡當作我國領土最南端,是需要強大的想像力。按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那些在潮水之間出出沒沒,難以支持長期居民生產生活的珊瑚礁盤(例如我國在南海建立的高腳屋),作為“海洋國土”的主張基礎很難站住腳。

3、自相矛盾導致被動局面。《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沒有體現中國的特殊主權要求,和我們對南海的歷史性主權宣稱(九段線)有著解釋上的衝突,弔詭的是中國卻是首簽國,自己打自己的嘴巴。這也是越南等國一直把國際法拿出來做文章的原因。我們的專家現在出來解釋:“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1971年才恢復聯合國席位,1978年才對外開放,因此在整個海洋法公約的討論過程中,參與意識不強,國際法專家也不多,因此導致該公約並沒有體現中國的特殊主權要求。”

這樣的鬼話也能說的出口!堂堂一個國家在國際法的簽署上如此輕率?簽署時沒有意識到,現在後悔了,這恰恰暴露了你本身就對自己的南海主權意識不清,才出現了自己打自己嘴巴的尷尬處境。美國就沒有承認及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原因是一不承認12海里的領海劃分(美國一直堅持3海里領海),二是不承認沿海國家對200海里經濟專屬區有管轄權。

我向朋友們介紹說,不管你們持什麼觀點,都有必要了解中國政府在南海問題上的尷尬處境:一是聯合國及國際法庭的介入對我國不利;二是國際輿論一面倒;三是周邊國家的空前團結及美國的介入使南海問題國際化、複雜化。中國政府自1949年以來第一次陷入無任何朋友支持的孤立處境。

1)按《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所有締約國必須在2009年5月13日前提交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劃界案給聯合國劃界委員會接受審議,供委員會審議劃界。對那些佔據南海諸島的國家來說,這給他們提供了一個取得國際“承認”的機會。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越南、菲律賓等國都提出了領海基線法案,惟中國沒有向聯合國提交有關的劃界案。說實話,中國也無法向聯合國提交有關南海的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劃界案,因為中國大陸架怎麼延伸也延不到南海的曾母暗沙。儘管中共外交部就此問題向聯合國秘書長和聯合國大陸架界限委員會施加壓力,但聯合國是否會屈服中國的壓力就很難講了。一旦聯合國批准這些國家的劃界案,中國將更加被動。

國際上海洋爭端的和平解決方式除了雙方自願調解方式外,還有一種強制解決方式:一是按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七組成的仲裁法庭進行仲裁,二是將爭端提交國際海洋法庭,三是提交給國際法院進行仲裁。這三種方式雖有強制性成分,但都屬於和平解決方式。中國願意由雙方協商解決,不願意將南海問題提交國際有關部門解決;而東盟恰恰相反。

2)中國已經輸掉了在南海問題上的國際輿論戰。當中國多年前提出“和平崛起”的時候,國際上普遍持懷疑的態度。但除了美國等西方國家外,我們周邊的國家都謹言慎行。但他們知道,一旦中國有足夠強大的海空力量時,有爭議的南中國海問題必將以激化的方式浮出水面。為此有關國家暗地裡做了充分準備,在國際法上下足了功夫,尋求國際上的同情與支持。當中國和越南、菲律賓直接發生海上衝突時,發現國際上對中國是一片譴責;當中國還在做夢採取“雙邊形式”解決南海爭議時,發現有關國家已結成同盟,通過《東盟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宣言》,絕不單獨和中國談判,南中國海早已“多邊化”、“國際化”。直到現在,中國還在自言自語“和平崛起”,但國際上的評論卻是:用“強硬政策”來形容中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態度已經不夠,而是應當用“具有侵略性”了,隨之而來的是該地區有關國家和中國都陷入瘋狂的軍備競賽,火藥味越來越足。

3)美國、俄國、日本、印度等大國開始介入南海衝突。過去這幾個大國都沒有介入南海衝突,不就是幾個不毛小島嘛!不影響他們自由航行。但當中國2010年3月宣稱南海主權是中國的“核心利益”時,國際上炸了鍋。過去,中國只是把台灣、西藏等定位為“核心利益”,現在中國發出新的信號,意味著中國將不惜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來解決海上的主權問題。國際輿論認為中國出爾反爾,沒崛起時是“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崛起後就變成“核心利益”。譏諷中國採取雙重主權態度:在北邊,中國正式與核大國俄國簽署“邊界劃定協議”,承認其歷史上侵略和佔領中國領土的合法性;而在南邊,卻以“核心利益”為由,不惜以武力解決與周邊小國的主權之爭,有“懼大欺小”之嫌。

美國公開介入南海主權爭議,希拉里表示:“美國不支持任何一國的主權要求。”解決南海主權爭議是“美國的國家利益所在”,“美國的國家利益在於航行自由,亞洲公海開放,在南中國海遵守國際法。”全世界三分之一的船運要經過南中國海,美國認為:如果對中國對南海的主權要求聽之任之,那麼就會使北京成為所有途經該海域的國際海上交通的“裁決者”,而這是美國所不能接受的。只有美國參與才能讓東盟國家獲得足夠的信心堅持要求北京遵從國際法。

日本發表強烈抗議,因為南海是日本的經濟命脈通道,一旦被中國控制,會對日本經濟帶來毀滅性影響。東盟10國更是同仇敵愾,7月下旬在東盟峰會上,我國外長遭到與會國代表的圍攻。我國外長尷尬、惱怒,聲稱這是“一場有組織有預謀的對中國的圍攻”。國際媒體紛紛以“四面受敵”、“陷於孤立”等辭彙描繪中國的窘境。東盟除了顯示內部的團結一致外,還決定引進大國來制衡中國,在新加坡和印尼倡導下,東盟10國領導人一致同意,將現行的東盟10+6(東盟+中日韓印澳新)對話機制擴大為10+8(增加美俄)。

到了10月,中國態度又變得緩和,放棄了“核心利益”的提法。中共領導人明白,若美國一旦加入,局勢對我將更加不利。解放軍總參謀長陳炳德對美軍參聯會主席馬倫表示,中國對南海的主張是明確的,一貫的,原則是“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美國不用為南海地區自由航行的問題操心和擔心,南海地區的自由航行不存在任何問題”。

一個大國,頭腦一熱,就來個“核心利益”;碰了釘子,就放棄“核心利益”,兒戲一般。

但美國也不是傻子,心裡很清楚這種保證是不可靠的。一旦南海成了中國領海,一旦中國海軍強大到能與美國抗衡,能不能自由航行就很難說了。因為全世界還沒有一個國家允許外國船隻尤其是軍艦在自己國家的領海里自由航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