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體育 > 正文

奧運賽場"藥味十足" 德教練怒斥整個體制腐敗透頂

興奮劑問題在本屆奧運會上也引起關注。現在活躍在本屆里約奧運會的運動員當中,有多少是“不幹凈”的選手呢?據稱,舉重運動員是重災區,不過,中國女子游泳運動員陳欣怡亦被查出服用興奮劑。

里約第二中心體育館裡舉重比賽正在激烈進行。可以肯定地說,現在產生的名次絕不是最終名次,因為,參賽運動員中被發現服用興奮劑只是一個時間問題。因此,也就沒有人能夠肯定地說,今天里約的舉重金牌獲得者四年之後還能不能以奧運冠軍自居。至遲到2020年東京奧運開幕前,里約奧運的事後興奮劑檢測結果將予以公布,屆時真相也就大白於天下了。來自德國凱姆尼茨市的前U23歐洲舉重亞軍馬科斯·朗(Max Lang)說:"舉重運動目前完全被污染了。"他認為,八名俄羅斯舉重運動員被取消里約奧運參賽資格,只是冰山一角,根本不解決問題。馬科斯·朗說:"如果有誰認為,里約奧運因此變乾淨了,那絕對是個幻覺。"

倫敦奧運銀牌得主興奮劑複查中落馬

除了八名俄羅斯運動員,本次被禁止參加里約奧運的舉重運動員還包括在興奮劑問題上屢教不改的保加利亞和亞塞拜然選手。事實上,白俄羅斯,哈薩克,亞美尼亞和土耳其選手也應當被本次里約奧運排除在外。國際舉重聯合會曾做出禁止上述國家參賽的決定,因為上述國家在北京和倫敦奧運的賽後興奮劑抽查中,都至少被查出三名服藥選手。然而,禁止一個選手參賽的前題條件是,國際奧委會必須在里約奧運會前完成針對該運動員的禁賽審理工作。問題就出在國際奧委會未能及時完成相關的審核程序。德國舉重協會主席克里斯蒂安·鮑姆加藤(Christian Baumgartner)對這一審核模式提出強烈批評:"國際奧委會的時間安排簡直令人匪夷所思。"德國舉重隊教練奧利文·卡魯索(Oliver Caruso)說,"這些國家不僅偷走了德國選手的參奧資格,甚至也可能偷走了他們獲得獎牌的機會。"卡魯索的結論很簡單:"奧運體制生病了,整個體制已經腐敗透頂。"

在各方懷疑的眼光下,哈薩克選手尼亞特·拉齊莫夫(Nijat Rachimov)周三獲得了77公斤級舉重冠軍,同時還打破了世界紀錄。拉齊莫夫2013年葯檢呈陽性,因而被競賽兩年。復出後,短短時間內競技能力有如此大得提升,不禁讓人大跌眼鏡。銅牌獲得者埃及選手馬穆德(Mohamed Mahmoud)直言:"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是不可能取得這麼大進步的。"北京和倫敦奧運的興奮劑複查仍在進行當中。奧運期間是不可能發現全部興奮劑案例的,因為鑽研興奮劑的犯罪分子們總是能走在檢測技術的前面。

迄今為止,已有31名舉重選手被發現服用興奮劑。俄羅斯共有七人名列榜首,緊跟其後的是哈薩克六人,白俄羅斯和亞塞拜然各四人,其中哈薩克選手中共有四名服用了興奮劑的奧運獎牌獲得者。已成為該國民族英雄的伊爾金(Ilja Iljin)曾先後在北京和倫敦獲得金牌,遺憾的是兩次他都服用了興奮劑!曾獲得過歐洲舉重冠軍的尤爾根·什皮斯(Jürgen Spiess)前往里約奧運前發出呼籲:"一旦被發現一次服用興奮劑,就應當永遠被禁賽。"

里約奧運的葯檢中心

最為令人震驚的是,倫敦奧運上獲得獎牌的21名女舉重運動員中,目前已有10人被發現服藥。當時75公斤舉重比賽中登上領獎台的三名選手,現在全部被取消獲獎資格。她們分別是金牌得主哈薩克選手帕德貝多娃,銀牌得主俄羅斯選手薩博羅提娜以及銅牌選手白俄羅斯人庫勒沙。當初的第四名西班牙女選手瓦蘭丁現在被追認為金牌得主。

整個興奮劑複查程序結束後,奧委會可能會通過郵寄方式向瓦蘭丁補發2012年的奧運金牌。但是,現場登上領獎台時那種鮮花、掌聲、升國旗奏國歌的特殊感受,卻是沒有人能夠補發給她的。金牌效益可能帶給她的商業利益這裡暫且不提。德國舉重協會主席鮑姆加藤說:"我不知道,這能不能算作給運動員恢復了應得的榮譽。"瓦蘭丁這次再度代表西班牙出征里約奧運,但願這一次她能實現她的金牌夢。前提條件是,沒有騙子偷走她的夢想。

中國一女子游泳運動員被查出服興奮劑

據報道,中國女子游泳運動員陳欣怡在8月7日里約奧組委實施的賽內興奮劑檢查中被查出A瓶氫氯噻嗪陽性。陳欣怡目前已向國際奧委會提交了B瓶檢測和召開聽證會的申請。

中國游泳協會負責人表示,堅決反對使用興奮劑,將主動配合國際體育仲裁法庭開展調查,並尊重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最終決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