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女排主教練郎平, 一個「叛徒」的自我救贖之路

在某種意義上,郎平確實是個「叛徒」,但她不是「祖國的叛徒」,而是「舉國體制的叛徒」:從30年前自覺擺脫體制的窒息,努力成為一個獨立而強大的個人,到今天再次執教中國女排,並努力帶領女排從僵化的舊體制中突圍,郎平給我們展示了一種超越體制的強大力量。這正是郎平的魅力所在,也是郎平對於中國體壇的意義所在。

郎平在比賽中指導中國女排隊員(網路圖片)

里約奧運的1/4決賽,中國女排面對實力強勁的東道主巴西,在賽前不被看好,比賽中首局脆敗、第二局又大比分落後的局面下,打出了一場驚心動魄的逆天之戰,最終以3:2淘汰巴西,殺入四強。半決賽將對陣實力較弱的荷蘭。雖然後邊還有苦主美國隊等著,能否再奪冠軍還屬未知之數,但中國女排的驚艷表現已經征服了全世界。

你可以為這場勝利找出一百個理由,但我只想說,最重要的理由是郎平!

很早就想寫寫郎平。國內的體育名人很多,但基本都是舉國體制的產物,真正讓我欣賞的實在太少。鄧亞萍是典型的體制寵物,從她的運動生涯,到她的思維方式和說話做人都帶著刻板的體制烙印,使她一走出體育圈就貽笑大方。劉翔則是體制的玩偶,雖然貴為世界冠軍、曾經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但他一直活在別人的安排、別人的期待中,最後也因兩屆奧運會上的尷尬表演,被國人勢利而無情的口水淹沒。姚明和李娜有幸跳出了體制,分別在NBA賽場和單飛後的職業網球中開闢了自己的天地,他倆算是活得比較正常一點。而新一代的人氣明星如孫楊、寧澤濤等人,從成名那天起就在體制中掙扎纏鬥,至今前途未卜。

只有郎平,雖然也成名於體制,但成名之後卻主動擺脫了體制,踏上了一條自我救贖的奮鬥之路。在經歷千辛萬苦,自己長成一棵大樹之後,郎平又回歸中國女排,以她獨特的個性魅力,給中國體壇帶來了令人欣喜的體制性突破。

1986年,奪得女排大滿貫後的郎平,帶著一身的傷病退役。此前,中國女排的功勛元老如孫晉芳、張蓉芳等退役後都是弄個省體委副主任噹噹,封了副廳級的官。按慣例,有關部門也給郎平安排了北京體委副主任的職位,沒想到郎平對做官毫無興趣。

八十年代中國女排冠軍隊全體合影(網路圖片)

郎平後來在自傳中坦承,自己不願做官,完全是因為受了刺激。

事情大概是這樣的:在郴州排球基地集訓時,基地主任有天突然叫郎平一起上北京向國家經委要錢,說是領隊安排的,因為郎平是名人,到北京說話有份量。錢是以建設基地之名要的,但錢要回來後,卻沒馬上用於基地建設,因此被人告了上去。體委查下來,要郎平寫檢查,還嚴厲斥責她“當了世界冠軍,就不知天高地厚到處要錢”!這是哪跟哪啊?郎平說是隊里“領導”安排我去的,錢要回來了他們用在什麼地方我哪知道啊?可領隊矢口否認是他讓郎平去的,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這事給單純的郎平造成了極大的心理陰影,憋了一肚子氣的她覺得中共的官場太骯髒,從此發誓決不做官。

80年代退役球員出路很少,做教練要論資排輩還輪不上她,又自絕於體制安排的官位,郎平決定自謀出路。

1987年,郎平自費到美國留學,在新墨西哥州大學邊讀書邊當校排球隊助教,沒有工資,只免學費。這個曾經叱吒排壇的世界冠軍,從教最初級的學生,甚至夏令營玩排球的小孩,一切從零開始。為了省錢,她上學時的午餐都是自製的三明治,一個星期的午餐費只花五、六美元。期間她甚至還應聘到義大利甲A俱樂部去打職業聯賽,帶著傷也堅持上場,只是為了使自己能經濟上自立。

在出國後的22年中,除了1995-1999經恩師袁偉民力邀,回國做了幾年中國女排主教練(純屬“奉獻”,在國外俱樂部執教年薪至少十幾萬美元,而中國女排主教練當時的月薪是335元,加上各種補貼,年收入約6000元人民幣),郎平一直在美國、義大利、日本甚至土耳其做排球教練,從一開始的大學業餘隊,到後來的職業隊,乃至美國國家隊,她硬是靠自己的實力和能力,在國際排壇打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成了炙手可熱的國際知名教頭。

郎平執教美國隊(網路圖片)

2009年郎平離開美國女排主教練的崗位後,剛剛宣布自己準備退休,許家印即以極大的誠意,完全的授權,外加年薪500萬,力邀郎平回國組建中國第一個真正的職業俱樂部恆大女排。2012年,中國女排在倫敦奧運遭遇滑鐵盧陷入低谷,次年新任的排管中心官員再次盯上了郎平,比三顧茅廬還要虔誠,主管官員多次南下廣州力邀郎平執掌中國女排帥印。

2013年中國女排主教練是公開競聘,但直到競聘當天的凌晨,郎平還沒鬆口。從郎平當時再三推辭,遲遲不應的心態看,郎平對執教中國女排充滿疑慮。聯想到1999年她堅決辭職那一幕,不難想見,她對中國體壇的體制性弊端應有切膚之痛。在國外執教這麼多年,對比十分明顯。在舊的體制框架下,處處都是掣肘,郎平有心無力,知道自己很難突破。

但在最後時刻,郎平還是鬆了口。事後她自己透露,是排管中心官員的承諾最終說服了她,這個承諾包括對女排選人用人的絕對話語權、搭建複合型教練團隊、打造女排大國家隊模式、甚至改變國內職業聯賽規則等等與現有體制和傳統模式差異極大的一整套新思路、新做法,排管中心全盤接受,並全力提供人財物方面的支持。這些承諾等於給了郎平突破體制的尚方寶劍。也正是這一點,使郎平在中國女排獲得了國內教練無法獲得的操作空間。

郎平上任後,大刀闊斧地改組女排隊伍,只留下惠若琪、魏秋月、曾春蕾少數幾個老隊員,而朱婷、袁心玥、張常寧等一批95前後的年輕隊員被破格提拔,像最年輕也是個子最高的袁心玥,從國少隊連跳三級,直接進入國家隊,這在以前很難想像。對新人,郎平悉心培養,又大膽使用,使這批新秀迅速成長為國家女排的絕對主力。

複合教練組也迅速到位,包括各省抽調的多位技術專項教練及從美國聘請的專業隊醫、康復師、體能教練等等,郎平領銜的教練組及專業支持人員超過15人。帶著幾個陪打和一個隊醫就去征戰大賽的窘境已成過去。

舉國體制下對運動員一直是半軍事化管理,個人活動的空間很小。幾年前,有人給女排送東西,還只能隔著柵欄給,因為女排隊員禁止走出公寓大門;現在還有不少運動隊,晚上9點以後還要收繳手機、ipad等電子產品。

郎平則借鑒美式思維,不讓隊員在嚴格的訓練比賽氛圍下太過壓抑自己,對女排的管理充滿人情味。郎平平時鼓勵隊員展示個性,朋友圈中的女排隊員經常靚麗出鏡;在國外比賽後,允許隊員們去逛街購物,整個球隊氣氛輕鬆融洽……這種改變,觀眾從賽場上也能感受到,每到緊要關頭,隊員們能迅速調整和調動起來,就像剛剛結束的對巴西這場1/4決賽,這種精神面貌的不同常常會決定比賽的走向。

正是憑藉全方位的突破,郎平在短短兩年多時間內,就把中國女排從亞錦賽第四這樣前所未有的谷底,帶到了2014年世錦賽亞軍、2015年世界盃冠軍的巔峰。

去年再獲世界盃冠軍後,有媒體評論說,郎平之所以能夠帶領中國女排再創輝煌,除了她的執教能力和人格魅力,關鍵在於對舊體制的突破,而這一模式在目前的中國體壇很難複製,因為郎平的獨一無二,也因為眾多的體制性障礙,國內教練無法逾越。但郎平在女排的體制性突破,依然給中國競技體育陳舊模式的改變帶來了許多富有啟迪性的示範。

2008年,當郎平率領美國女排在北京奧運上戰勝中國隊時,許多小粉紅惡毒地咒罵郎平是“祖國的叛徒”。對這些咒罵,郎平十分無奈,她說“我是一名職業教練,執教美國隊只是一份職業,並不是為了擊敗中國”。她至今也沒入美國籍,她解釋說:“我要是入了美國籍,怕是要被他們罵死!”

在某種意義上,郎平確實是個“叛徒”,但她不是“祖國的叛徒”,而是“舉國體制的叛徒”:從30年前自覺擺脫體制的窒息,努力成為一個獨立而強大的個人,到今天再次執教中國女排,並努力帶領女排從僵化的舊體制中突圍,郎平給我們展示了一種超越體制的強大力量。這正是郎平的魅力所在,也是郎平對於中國體壇的意義所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